【南京战疫记】溧水静静绽放的那些梅花

发布时间:2020-02-27

前几日刚下了一场久违的雪,医院西南角那棵红梅树,已经迫不及待绽放出花蕾,开始迎接春天的到来,她们盛开的如此艳丽,给人信心,给人温暖,也映出了一片希望的色彩。

一群纤弱的女子,一旦组成一个出征团队,那个气势,那个阵容,那股英气,从婉约女子成为了一个个铮铮铁汉。

——南京战疫记·第十期

本期执行:溧水114网

01援鄂天使任婷的愿望:溧水,你还欠我一个男朋友!

晚上22点多来到住处,忙着整理用物,下行李、物资,每个人都凌晨很晚才睡。第二天大家就立马到医院参加学习培训,一刻不能马虎!2月10深夜,当任婷和同事们还没有来得及熟悉病房,新病区就开科了,一个多小时就收治了47个病人,从未有过的紧张。

南京市溧水区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主管护师任婷是溧水第3批38名“逆行者”之一,服务于武汉市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17病区,“穿上衣服就进病房了,开始有些不适应,但相信自己是可以的!”工作一定时间后,任婷的防护眼镜里面都是雾水,看药品都必须贴在眼前,病人见这一幕都感动万分,说,感谢你们愿意来支援!

2月12日,值完大夜班的任婷写了一篇日记,记录了病房的工作点滴,在结尾,她说,来武汉青春无悔,就是溧水,你还欠我一个男朋友!希望回去,可以给我发一个。没想到同伴们把日记发到网上,引来无数跟帖点赞。

任婷说原本是内部群聊,只是想让大家放松,活跃气氛。病区里有好几位姐妹都没有男朋友,如果疫情结束大家能找到所爱,人生就完美啦。她说自己喜欢阳刚一点的男孩。“疫情结束,肯定会有好多好男孩冒出来,到时就看缘份啦!”电话那头,任婷爽朗的笑声让人觉得明媚的春天就要来了。

02年夜饭上接到征集令当晚赶回医院做准备

1月24日除夕当天,溧水区中医院EICU负责人、护士长王娟和老公孩子赶回安徽六安老家准备过年,到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准备着晚上的年夜饭。

当一家人饭桌上正聊家常时,王娟的手机发出“叮”的一声,护理管理群里发了一条征集令,请江苏省增派20名检验科医生,50名护士支援湖北开展新冠肺炎的医疗救治工作。

王娟想都没想,立刻第一个报名。看到群里不停更新的报名信息,不禁为自己身处的护理管理团队感到十分骄傲。很快,溧水区中医院护理部根据个人专业和家庭情况,确定了由王娟护士长出征驰援武汉。

放下手机,她抬头看了眼身边的家人,决定年夜饭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晚饭后,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王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的父母、爱人和孩子。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家人沉默了。母亲十分担心,这时,身为老党员的父亲对母亲说“女儿就是学的这个,她不去谁去?”王娟的爱人在南京工作,出差是家常便饭。此番得知妻子即将奔赴疫情重灾区,在询问了防护措施后对她说:“你放心去工作,家里有我,你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平安归来。”

1月26日,大年初二,她携家人从安徽老家赶回医院。回到溧水后,她立刻到医院准备相应的医疗物资,1月27日傍晚,王娟特意换上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给自己加油鼓劲,18点52分,从南京南站乘车奔赴湖北武汉疫情抗击第一线。

疫情面前,勇士先行。这个有着铮铮傲骨的铁娘子,在疫情面前没有恐惧,没有退缩,展示了自己女汉子一般的气质。她是新时代的巾帼英雄,是开在疫情重灾区的一朵傲霜斗雪的红梅,她用她的实际行动谱写了新时代平凡英雄最美的风华。

03“战地”日记:等春来,摘下口罩,我们好好拥抱!

在武汉抗击疫情最前线,战斗着一群白衣天使。在溧水43名出征的医护人员中,王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抗疫“前线”的“战地”经历:

时间过的很快,2020年2月19日,不知不觉已是我来到武汉支援的第23天,这也是我成家以来离家最久的日子。

我本是个爱美的姑娘,即使是31岁的年纪,也爱穿短裙、爱口红、爱捯饬发型。

刚到武汉市,我接受了两天的培训后正式进入临床。我的支援地在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隔离重症ICU,该院有床位3300张,ICU拥有床位60张,分三个病区。目前我从事隔离ICU危重症患者的临床护理工作。

第一次穿上防护服,不到十分钟就觉得缺氧、心慌、头疼,我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你可以,再坚持坚持,习惯了就好,后面还会有很长的时间要这样度过,你一定要坚持!防护服里很热,一个班次下来整个人反复地被汗浸湿,又被体温烘干,好不容易脱掉防护服坐下来,又感觉浑身发冷。

因为要节省防护服,很多医护人员进去上班都是穿着成人纸尿裤,无法喝水,无法上厕所,连女生生理期都是如此。工作强度大,对我们的体力、心理都是十分大的挑战。

2月12日,武汉市新增确诊人数激增一万余人,我所在的中南医院接管了雷神山医院和一家方舱医院,中南医院本院医生大部分调往这两处,我们这些支援医生承担了大部分中南医院的重症工作,很多白班医生也进入了夜班模式。原先正常排班是一人一个班次,白班、小夜、大夜轮值,现在是两班轮值,早晨8点开始到晚上5点,中间会有1个多小时休息吃饭,晚上5点开始是小夜班、大夜班,中途会有半小时休息。

在武汉奋战了二十余天后,经常直面生死的我也时常感叹生命脆弱,下夜班的路上,凌晨的街头,这座城市的灯光显得格外耀眼。想到还有很多很多比我更久没有回家的人,开始想念.....

想念儿子的调皮捣蛋,想念老公的温柔体贴。明天是老公的生日,我告诉儿子:明天是爸爸的生日,要记得提醒爸爸买生日蛋糕,只是不知明早醒来他是否还能记得;想念家人的关怀、挂念,想念爸爸妈妈、公公婆婆,想念一家人在一起的其乐融融;想念中医院的兄弟姐妹;想念朋友之间的互相问候;还想念陪了我十年的汪汪……

然而,只要走进医院,走上战场,就容不得我想那么多。护目镜下我看到了病人的痛苦,隔着手套我感受到了他们对生命的渴望,此刻,我是一名重症护士,是他们生命健康的守护者,我深深地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我希望尽我所能,挽救生命。

前几日病房内一位阿姨被抢救回来后说:“我醒来,看到了你们,你们告诉我,我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我就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完有些喘。我说:“阿姨,你休息一下,是不是有点累,说话有点喘。”阿姨眼泪留下来:“我不累,你们才累,我是激动......”

休息时,看到网上很多方舱医院医护与病人嬉笑欢乐的画面,我无限感慨,这是在重症病房无法体会到的快乐。ICU,每天都在进行着生与死的搏斗,来不及体会健康转科或出院的快乐,也来不及悲伤生命的逝去,我们多么希望ICU的病人也能与我们一起这般嬉笑,这般欢乐.....

我们只是平凡人,但你以性命相托,我必全力以赴!只希望,等春来,摘下口罩,我们好好拥抱!

04铮铮誓言:疫情不除,归期不定!

邵明月:工作了几天,接触病人时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谢谢”,其次就是“护士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每当听到这样的话,除了感动,就是愧疚。愧疚自己的无能,多么希望自己是真的白衣天使,手一挥,所有病人都可康复!

颜孝悦:看过漫天大雪的武汉,看过艳阳高照的武汉。慢慢的已经适应这里的节奏,厚重的装备下已经可以自已调整呼吸,脚步也越来越坚定!

偶尔,大家也会谈起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我想那时我依然是一名普通的护士,回到自已的岗位,回到最可亲可爱的同事和家人身边,回归到我最平凡的生活中去!

刘小丽:敬爱的党组织和院领导,我想对你说,感谢你们为我们准备的一切,你们是我们坚强的后盾!我很荣幸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证明我的存在!我会和同事们团结互助,相互关心,相互提醒!请相信我们,我们会必胜!胜利是我能上交的唯一答卷!加油溧水,加油武汉,加油中国!

张雨微:凌晨三点的武汉我这是第三次感受,下班后的我似乎放松了些许,这几天的消毒班即使在外面清洁区,丝毫不敢懈怠放松。里面的各位老师各位队友在流汗紧张地做着各项操作,而我要做的,是守住这一方净地!为他们做好清洁区的保障工作,紫外线消毒灯各个房间协调消毒,配制消毒水擦拭所有物品表面,即使戴了口罩,这呛人的味道也会直冲脑门,小小的量杯里承载的可不仅仅是一份消毒水,更是一种责任感!看着队友们出来后的“狼狈”样,眼眶里湿润了一次又一次,只好及时为他们把所有东西添置齐全,清洁区的垃圾及时处理。或许我不善于和你们表达,但是我想用我的笔下文字告诉所有人,这场“战争”中,每个小伙伴都是最棒的!

张启兵: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守望相助、勠力同心去迎接任何挑战!我是一名医务人员,是溧水区人民医院的一份子,这是我们的职业责任!今生以你为傲,也为我们的职业为荣!春雷一响惊天地,万物复苏待有时!中国加油!武汉加油!亲爱的老婆,等我回家!

......

让他们43棵梅花在阳光下绽放,在寒风中傲霜吧,因为春天就要到了。只有这样,梅花才更香,也更艳。

本期执行:溧水114网

指导单位:南京市委统战部、南京市委网信办、南京市卫健委

主办单位:南京新媒体人士联谊会、 南京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江苏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