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好朋友·群英谱|李中兵 第一步从花完最后两块钱开始

发布时间:2017-10-11

1998年,李中兵离开安徽老家,到深圳打工,在一家台湾老板的资讯公司里做业务。这是李中兵来到深圳后的第一份工作,他业务跑地很勤快,每个月到手收入能有近万。“公司在深圳新闻大厦,新闻大厦你知道吗?深圳最繁华的地方。一楼是招商银行,二楼往上是武汉证券,然后八楼就是我们公司。”李中兵说自己特别喜欢那个办公环境,也很满意这份工作,就是老板不靠谱。“本来过完元旦,高高兴兴去上班了,到公司,传真机上挂着纸,拿来一看是老板发的,说公司解散了!尼玛老板跑了。”

之后,李中兵应聘到深圳华企网,不到两年,从业务员,做到了销售总监。2000年,公司发展需要在江苏开设分公司,他来到南京,一手筹建了南京分公司、无锡分公司。经过几年锻炼,李中兵有了经验,辞职创建了自己的首屏科技。

“我们农村人哪有什么创业理想,还不都是他妈的没办法!”

听说要他讲讲自己的创业,李中兵抛出这句话来。让他聊聊自己的少年时代,他又摆摆手:“那有什么可说的,小时候穷死了!”75年,李中兵生在安徽庐江县的一个小村庄,村庄地势低,周围山又多,所以一到下暴雨,菜地稻田被淹是常事。“农活没有我不会干的,一直做到大学毕业上班

李中兵在家里排行最末,上面有两哥、两姐,都是念到小学,只有他一直上到大学。96年,从安徽理工大学毕业,李中兵分配到当地的地质矿产局工作,一个月工资420块,在当时算不错了。他说自己特幸运,上大学赶上了最后一年公费,毕业又赶上了最后一届包分配。

虽然幸运地分配到事业单位,但工作才一年,李中兵就办了停薪留职——欠下了高利贷。

父亲过世早。李中兵刚毕业那年,母亲重病,手术费无着,亲戚借遍,不得已又找到几个高利贷债主,借了2万多块。李中兵记得,“当时是三分息的利滚利,太黑了!”没办法,也只能借。然而手术后,母亲身体并没有好转,不到一年人就去了。

母亲走了,自己还欠一屁股债,靠着工资要到什么时候能还清?怎么办?打工去吧!

“孤家寡人一个,老娘走了也没牵挂了,我还呆着干嘛呢。”跟同学借了点钱,又收拾了几件衣服,李中兵买了南下深圳的火车票。

绿皮车,站票。在车厢里晃荡了20多个小时。累啊困啊,就随便找个空,倒上一会儿,“那时候也没觉得什么,就想着南方机会多,肯定能赚到钱”。

到深圳,已是下午。来不及多看几眼这个大城市、有点什么感想,在车站打听好路线,李中兵就坐公交直奔人才市场。可等自己找到地方,人才市场已经关门了。人生地不熟,站在门口发愣的当儿,有人拉他:

外地的?十元店住吗?

深圳这座流动人口占90%以上的城市,每天都有大批寻找机会的外地人涌入,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年龄、身份、经历都不尽相同,唯一的相似点可能就是,和丰满的理想相比,这些人的钱包要瘦弱得多,所以十元店往往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十元店”,就是睡一个晚上只要十块钱的旅店。然而说是旅店,实为床屋,一间八九平的屋里,能塞下六七张高低床,床与床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以供通行。

到了十元店,李中兵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足足住了近三十个人。摸摸兜里,500块钱,已经是全部家当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抱着厚厚一沓简历去了人才市场。接下来的几天,就是每天重复着印简历、找工作、投简历。一开始,李中兵还想找个跟自己所学的化工专业对口的工作,然而没有工作经验,一个多星期还没有眉目,再摸摸兜里,钱已花了大半。

在十元店里住着,没事大家会聚在一起讨论面试经验,也聊聊家常,渐渐熟悉起来。其中有位湖南来的小伙,跟李中兵年龄相仿,两人关系不错。湖南小伙比他更早来到深圳,一直在十元店里住着找工作,钱都花光了,工作还没着落,没钱吃饭的时候,李中兵就会买点菜、啤酒,带着他一起吃。

有时候李中兵也会喊着十元店的老板一起,吃吃聊聊。据老板自己讲,他比李中兵大几岁,工作一段时间存了点钱,想到深圳打工,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一开始还挑挑捡捡,后面就再也没找到合适工作。不甘心回家去,耗在这儿也总得生活,就用剩的最后一点钱开了十元店。“哎,大家都是可怜人!都是可怜人!”李中兵一连重复了四遍。

没有回头路,人生就是不断“往前迈一步”

“每天住宿十块钱、人才市场进去一次要收五块,再加上印简历、吃饭。”没几天下来,李中兵兜里也没钱了,住宿费也交不上。

交不上住宿费,又不敢出去睡大街,就只好先跟老板欠着。那几天,如果床有人睡,李中兵就在地上打地铺;有没人睡的床,他再爬到上去,“反正不管睡床还是睡地下,我都记着今天欠了十块钱。”然后第二天照样出去找工作。

兜里没钱,人才市场进不去。李中兵跟湖南小伙两人,只能起大早,跑到工业区去挨个厂子打听,看哪家要招工。公交车是没得坐的,全靠两条腿跑。饭,有时一天能吃一顿,有时吃不上。一整天跑下来回到十元店,碰巧遇到老板吃饭,能跟着蹭一碗,要走得太远回去晚了,老板吃完了,那也就只好饿着。李中兵说,最后剩下的2块钱,他跟湖南小伙,一人一个馒头,就着一瓶二锅头——湖南人喜欢喝酒,没菜吃也得弄两口儿。

依然没找到工作的两个人,开始转头往工地跑了。找到笔架山边的一个工地,工头一看到他们就摇头:你们一看就没干过活。这时两人都急了,“我们是农村来的,能干活!”工头勉强同意了,开出条件:吃住在工地,但要干满一个月才给钱。

“行,能先填饱肚子就行。”当天晚上,两个人总算吃了顿饱饭。笔架山边一带都是公墓,晚上没床睡,两人拿木板搭在公墓边儿就躺下了。“找不到工作、没饭吃的时候,也会想回家,但是没办法,你连吃饭钱都没有怎么回去,再说回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债还欠着呢,就硬撑着吧。”

离开老家的时候,李中兵是停薪留职,没有辞职,他说,就是因为想着,等把钱还了,自己还要回老家,回去安稳上班,“哎,谁想到我这一出来就回不去了呢。”

工地上烧饭的大叔,河南人,五十多岁,悄悄跟李中兵二人说,你们一看就是学生,别在工地干了,你们就过来吃饭,吃了饭出去找工作,只要别让老板看到。就这样在工地又熬了一个星期。

这天晚上,李中兵吃完饭正在外面散步,碰巧有人临时要找工人搬砖头,就跟几个人赶紧过去。从夜里八九点,一直搬到凌晨两三点,结束后,每个人欢欢喜喜分到60块钱。

得了钱,又能进人才市场了。正好那时,一家台湾公司在招聘,初面之后,李中兵留了个心眼,把公司地址记了下来。“人有时候真的要自己往前迈一步,不能等,迈了,说不定就一切都不一样了。”在十元店里两三天还没等到面试电话,李中兵按耐不住了,照着地址找过去想自荐,正巧碰到老板从办公室出来。

让他填面试表,结果上学时练就的一手漂亮字,给他加了分。

我找到工作了!从公司出来,李中兵说自己小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十元店里告诉室友们这个消息,大家听到很高兴,都过来祝贺他。十元店老板还特意请他吃了顿饭,菜是自己下厨烧的大白菜。“就这样才在深圳留下来,才有了现在。后来我还带湖南的小兄弟去公司参观过,可惜那时大家都没有联系方式,慢慢也就失散了。”

“我只是个幸运儿”

李中兵身上的勤奋和简朴,也许是从他老家的根儿里就带来的。他说,诚信是他经营企业的最高原则,自己并没有什么大能力,“现在的一切都源于政府的好政策,感恩社会和政府,我只不过是抓住了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机遇而已。”

个人简介:李中兵,南京新媒体人士联谊分会副会长、南京首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庐江县异地商会南京商会会长、江苏省安徽商会常务副会长、政协南京市秦淮区第一届委员、政协南京市秦淮区第二届常委。

1996年安徽省庐江县地质矿物局参加工作,2000年任深圳华企网实业有限公司江苏公司销售总监,2005年创建南京首屏科技有限公司,现任江苏厚学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