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贻芳:教书育人无穷际

发布时间:2019-11-27


南京解放前夕,解放军渡江在即,城内国民党已溃逃四散。宋美龄多次致电吴贻芳,邀她搭专机赴台,但接电话的人始终给出的答案都是:吴校长不在。

南京城内的一切都让吴贻芳放心不下,学校、学生……以及对国民党政府的失望,让她在炮火声中毅然地留在南京,迎接解放。

教书育人 培养999朵玫瑰

1928年11月,金陵女子大学的小礼堂内宾客云集,宋美龄、教育部代表孟寿椿、来自南京、上海等地的大学校长位列出席,金陵女子大学董事会主席徐亦蓁宣布,代表校董会欢迎吴贻芳出任校长。在介绍完吴贻芳的简历之后,将印章交给了她。

这位接收印章的年轻女士穿着一件纯色棉布旗袍,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表情娴静,举止从容。她就是从美国取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学成归来的吴贻芳。

主持金陵女子大学后,吴贻芳着手实施改革。比如扩大招生范围,无论学生的家庭出身如何,只要成绩达到标准,都一视同仁,让更多的女子获得了教育的机会;注重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经常举行一些具有实际意义的社会调查或科研活动。吴贻芳还不惜重金买来先进仪器和设备共学生学习使用。

吴贻芳还重视人格教育,“厚生”是金女大的校训。“人生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社会。这样不但有利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更丰富。”谈及“厚生”内涵,吴贻芳如是解释道。

1928年到1951年,吴贻芳作为校长执掌金女大校务23年,共培养了“999朵玫瑰”,这些学生在教育、科技等领域和慈善方面都颇具影响力。第一届毕业生徐亦蓁被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选为中国代表;第三届毕业生严彩韵为母校捐赠了一所校医院;1925届的刘恩兰是中国第一位女海洋家也是第一位自然物理学家……这些校友所取得的成绩与吴贻芳的引导和教育密不可分。

拒绝赴台 留守南京

随着吴贻芳的声誉越来越高,政治光环也越来越大,国民政府曾多次邀请她担任国民教育部部长一职,她都拒绝了。1946年,“下关惨案”的发生让吴贻芳彻底地对国民政府失望,她明确表示这一切应该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同年11月,吴贻芳辞去了国民党主席团候选了的职位。1947年,再次发生了国民党镇压学生实践令吴贻芳愤怒无比,她直言不讳地提出要严惩镇压学生的警察局局长。

南京解放前夕,国民党溃逃,南京城内必须有人出来维护安定。于是,吴贻芳甘冒风险,参与维持南京真空时的治安。4月23日南京的通衢要道,一队队举着“临时治安会会长吴”令旗的士兵来回巡逻,墙上、电线杆上贴着治安会会长吴贻芳、马清苑的安民告示。这些对对处于真空的南京起了一定的安定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吴贻芳历任南京师范大学名誉校长、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江苏省副省长、民进中央副主席,并当选为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吴贻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