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做统战工作要像铜钱一样,外圆内方

发布时间:2017-09-12

统一战线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大法宝,毛泽东统一战线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集体智慧的结晶。毛泽东善于把深奥的统战理论,寓于生动的语言之中。他用简洁的语句,沟通统战对象的思想问题,表达了自己的深邃哲理。

古铜钱:外圆内方

“中国古代的铜钱,它外层是圆形的,内层中心是四方的,外层可以滚动,但无论怎么滚动,滚到什么地方,一旦停下来后,内层总是方形的,变不了本性。”

统战工作有很强的原则性,不坚持原则,将一事无成。

毛泽东告诫党的干部,共产党人要坚持原则,原则问题上不让步。同时,他也非常重视原则的坚定性与策略的灵活性,在原则许可的范围内,因时而异,因地而宜,灵活机动,以便更好地坚持原则。

这就如同中国古代的铜钱,它外层是圆形的,内层中心是四方的,外层可以滚动,但无论怎么滚动,滚到什么地方,一旦停下来后,内层总是方形的,变不了本性。毛泽东用这一形象的比喻,说明深刻的统战艺术,他要求做统战工作的同志,要像铜钱那样,外圆内方,做工作时要圆,方法要圆,策略要圆,但是,内心要方正,原则不能丢。

在诸多问题上,毛泽东充分表现出这一特色,重庆谈判可以佐证。

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抗日战争,终于在1945年8月迎来了抗战胜利。老百姓多么希望和平、民主、团结、富强啊!可此时,内战的危机严重地存在着,国民党要发动内战,他们还有压力,兵力也在大后方,要争取时间调兵遣将。于是,国民党打出了“和谈”的旗号。1945年8月19日至23日,蒋介石连续三次电邀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去不去重庆谈判?派谁前往?如何谈?面对这种抉择,中共中央的高层领导人在延安展开了争论。不主张毛泽东去重庆谈判的观点在党内很有代表性。但毛泽东经过深思熟虑后,表示对同志们的关心能理解和感谢,但不能接受。毛泽东分析了客观形势,说明了谈判的理由:今天,全国人民都反对内战,中国人民打了十年,又打八年抗战,长期战乱,不利国家,老百姓渴望和平,我们共产党人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的,为了尽一切可能争取和平,阻止和推迟内战的爆发,揭穿美国和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反动面目,以教育和团结广大人民,我们应该去重庆,我应该与蒋介石先生面对面谈判。

毛泽东这一决策是英明的,充分体现了一个战略家、一位领袖的胆量和气魄。在整个谈判期间,他又把原则性和灵活性巧妙地结合起来,以高超的斗争艺术,指挥若定,以谈对谈,以打对打,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谈判中,对军队和政权这两个问题,毛泽东坚持了共产党的原则,总结了大革命的教训,没有交一粒子弹、一支枪,不上当。但是,共产党也作了一些必要的妥协和让步,灵活地向国民党提出了一些建议:国共双方军队整编的比例由5:1改为7:1,即共产党的军队仅占国军的七分之一;共产党将广东、浙江、苏南、皖南、皖中、湖北、河南(豫北除外)等八个省区的人民军队撤出,迁往苏北、皖北以北地区。毛泽东这一策略的灵活性,立刻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拥护,受到了重庆各民主党派和舆论界的高度赞扬。

赶毛驴:一拉二推三打

“老百姓让毛驴上山有三个办法:一拉,二推,三打。蒋介石在抗日的问题上,就是像毛驴上山一样,他不愿上山,不愿拿枪打日本,我们怎么办呢?就得向老百姓学习,采用对付毛驴的一套办法,拉他和推他,再不干就打他一下。西安事变就是这样,打了他一下,他会上山抗日的。”

在统一战线中,对团结和斗争这两方面,视不同情况,有时以团结为主,有时以斗争为主,毛泽东能及时把握这个度。

抗日战争的第一阶段,蒋介石国民党在抗日问题上表现出一定的积极性,打了一些大战役,对共产党也较友好,毛泽东根据这种情况,对国民党采取以团结为主的政策,肯定和宣传国民党军队抗日的事迹,对其不敢放手发动群众的一面进行适当的斗争,这种斗争,又不是“武斗”,而是“文斗”。

当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蒋介石采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连续发起三次反共高潮。此时,毛泽东对国民党又采取以斗争为主的政策,不仅仅是政治上、宣传舆论的斗争,还敢于在军事上进行猛烈的反击,毫不留情地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通过斗争揭露和打击其反共阴谋,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得以坚持下来。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抗日统一战线,更没有西安事变……西安事变爆发后,毛泽东深知当前,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共产党要领导全国人民抗战,完成这一主要任务,国共合作是大势所趋,所以主张放掉蒋介石。当时有许多人不能理解,毛泽东给他周围的干部和战士作了反复多次的解释,让大家懂得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道理。当他听说红军大学里有不少学员心存疑虑时,还在保安红军大学里作了一次重要报告。

毛泽东在这次报告中,作了一个赶毛驴上山的生动比喻。他说:同志们,你们看,陕北不同于南方,这里的毛驴很多,小毛驴有很多优点,有耐力、负重,是农民很好的交通工具。老百姓让毛驴上山有三个办法:一拉,二推,三打。蒋介石在抗日的问题上,就是像毛驴上山一样,他不愿上山,不愿拿枪打日本,我们怎么办呢?就得向老百姓学习,采用对付毛驴的一套办法,拉他和推他,再不干就打他一下。西安事变就是这样,打了他一下,他会上山抗日的。

这一深入浅出、生动活泼、形象具体的报告,像一盏明灯,照亮了红军大学学员的心坎,也把共产党又团结(联合)又斗争的统一战线原则阐述得新颖别致。

打麻将:清一色与平和

“我不喜欢打清一色,清一色打不好,打不成;我倒是喜欢打小和,打平和。不管怎样的牌,我总是想早点和,只要平和!平和!只要和了就行了。”

统一战线策略,说到底就是团结大多数人,把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派别、不同信仰的人团结起来,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共产党的政治路线服务。

对于所有的爱国民主人士、党外人士,毛泽东都采取了包容的政策,对他们团结教育,信任重用,充分发挥了他们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1949年,毛泽东接见了南京国民党的和谈代表刘斐。刘斐在见到毛泽东之前,心境一直不太好,忐忑不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见面时,毛泽东首先开口问:“您是湖南人吧?”

刘斐立即答话:“我是醴陵县人,与主席家乡是邻县。”

毛泽东接过话茬:“啊!我们是真正的老乡,古人云: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说着这话时,毛泽东爽朗地大笑起来,周围人员也都一阵大笑。这样的欢乐开场白,使刘斐的紧张心情减去了一大半。接下去,整个会谈中,毛泽东对刘斐真诚以待,推心置腹,使刘斐完全消去了拘束感。尽管如此,刘斐这位精通中国文史的政治家,还是怕往后共产党会歧视其他党派。

在吃饭时,各人谈起各自的业余爱好来,刘斐趁机想试探一下这个问题,便喜悦地问毛泽东:“毛主席爱好打麻将吗?”

毛泽东立即随口应道:“晓得些,晓得些。”

刘斐见毛泽东高兴,又追问一句:“您爱打清一色呢?还是喜欢打花龙?”这个问题,明显带有试探性,是政治性的问题,不仅仅是谈麻将。毛泽东作为共产党的领袖,他立刻意识到老乡的用意。此时的毛泽东口中刚含了一口饭,本想不笑,但还是笑了,笑完后,立即答话:“我不喜欢打清一色,清一色打不好,打不成;我倒是喜欢打小和,打平和。”“不管怎样的牌,我总是想早点和,只要平和!平和!只要和了就行了。”毛泽东的这个回答很含蓄,喻意深刻,一语双关。刘斐对毛泽东的这个回答很满意,顿时,暗下决心,选择了走新道路。后来,毛泽东对国民党和谈代表的职务安排,他们都很满意。

毛泽东的统一战线艺术,是一个丰富的理论宝库,有待于我们理论和实际工作者去发掘和探寻。这一艺术,也是毛泽东思想体系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内容。

要做好新时期的统战工作,还需每一位统战人员研究它,运用它,根据现实的情况,提高统战的工作效率,改进工作方法。(文章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