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无字的《汉书》 解密徐州汉画像石

发布时间:2018-09-28

徐州汉画像石

1989年9月30日,徐州汉画像石艺美术馆对外开放。国画大师李可染题写馆名,刘海粟等30多位著名书画家为该馆题词。

江苏“三宝”之一

徐州是中国汉画像石集中出土地,徐州的汉画像石与南京的六朝石刻、苏州的明清园林并称为“江苏三宝”。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家乡,是汉代文化的发祥地,在汉代,徐州的政治经济文化地位都很高,所以汉代徐州流传下来数量众多的汉画像石。在美丽的云龙湖畔的汉画像石艺术馆,就收藏汉画像石达1700余块。

徐州的汉画像石艺术,在中国艺术史中占有一定的地位。它从内容和形式上,都是中国汉画艺术的典型代表。目前来看,徐州汉画像石以产生的早、延续的长、分布的广,发现的多而在汉画像石历史中有自己的地位。

徐州汉画像石题材广博、内容丰富,反映现实生活的题材有车马出行、对博比武、舞乐杂技、迎宾待客、庖厨宴饮、建筑人物、男耕女织等;反映神话故事的内容有伏羲、女娲、炎帝、黄帝、东王公、西王母、日中金乌、月中玉兔等,表示祥瑞吉祥的图案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九尾狐、二龙穿璧、十字穿环等。

徐州汉画像石中的牛耕图、纺织图、九仕图、迎宾图、百戏图及八米长卷押囚图,堪称艺术珍品。

徐州汉画像石雕刻浑身有力、画风质朴简洁,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雕刻技法有阴线刻、浅浮雕两种。线刻细腻真切,有阴柔之丽,浮雕浑雄苍健,有阳刚之美。阴柔阳刚,体现了中国传统美的基本要素。徐州汉画像石的艺术特色是构图紧密、夸张得体、以形传神,表现出一定的创造性。

徐州汉画像石丰富的内容,真实地再现了汉代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各个方面;精美的雕刻,使它在中国美术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徐州汉画像石中的汉文化

汉画像石是一种图像艺术,图像的制作是根据汉代人的文化信仰制作的。汉画像石表现的汉文化是源于先秦神话时代的神圣信仰而来的,这一信仰是由“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尊天敬祖”的宗教观,“崇礼归仁”的审美观,“观物取象”的文化观,“不死升仙”的贵生观等组成的。

汉代人的世界观是宇宙象征主义的,汉代人崇拜“天”的创造性与规律性,并认为人必须按照天的属性来生存。徐州汉画像中,汉墓、祠堂、棺椁往往造成天地的象征体。汉画像的图像按照宇宙的等级来排列,在天上往往有日月同辉、日月相衔的图像。祠堂的顶部往往刻画天文图像。有的刻画日月同辉图像。有的汉画像墓与棺椁上盖刻画“柿蒂纹”,象征一个植物型的世界。生命将在永恒回归中得以复活。人头圆像天,脚方像地,人本身也构成一个宇宙。

因此,人必须尊天敬祖。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宗法血亲就成了中国文化的根本所在。祖先去世了,他往往升仙为神鬼,并在祭祀中保佑他的子嗣安全发达。孝就成了中国文化中的根本道德。

对祖先的祭祀是古代宗族权力转移的基础,是获得合法继承权的礼制。中国文化最主要的特征就是“礼”的文化,礼是按照等级在不同的时空中对不同的神灵的崇拜仪式,由此演化出来一系列的行为规范。看看先秦的《三礼》,就知道中国文化的“礼”的内涵了。祖先去世了,要有一套丧礼的仪式把祖先送下地府,家人都期盼其祖先能在祭祀中升为神仙而列为仙班。

汉画像石的刻画,虽然是现实世界的反映,如表现的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更多的却是对死后生活的描绘,是一个对死后世界的幻想再造。它显得那么神秘莫测而又奇异非凡。

汉画像是一部绣像的汉代史,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图像的史诗。其中珍藏着民族的文化灵魂,是我们中国民族一个遥远的梦。


徐州汉画像石

无字的《汉书》

汉画像石(砖),是一种表面有雕刻、模印或彩绘图像的建筑用砖石,起于西汉,鼎盛于东汉,余波及于魏晋,通常被使用在墓葬或者墓葬的地面附属建筑如祠堂、阙、碑之中。

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以孝为仁之本的伦理道德规范开始深刻影响着当时的社会风气。“事死如生”“事之如存”的厚葬风气开始形成,并推动了厚葬制度和画像石艺术的发展。东汉时期,选拔官员推行“举孝廉”制度,而孝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对父母先人奉行厚葬。从西汉中期至东汉末,社会上出现了“以厚葬为经,薄终为鄙”的现象。

用画像石营造的墓室、祠堂等墓葬建筑物开始得以发展兴盛。之后,随着东汉王朝的衰落,社会经济基础和思想意识发生了变化,汉画像石也就随之销声匿迹,先后延续了约300余年的历史。

从全国而言,陕西、河南、巴蜀、山东、河北、湖北、安徽、江苏、辽宁等地都有汉画像石(砖)出土,而又主要集中在山东、苏北、河南、陕西等四个中心区域。

汉画像石被人们称为“无字的《汉书》”。汉代画像石(砖)所涉及到的内容举凡百业实录、阙楼桥梁、车骑仪仗、舞乐百戏、祥瑞异兽、神话典故、奇花异草、宴饮庖厨……几乎无所不包,对于研究汉代社会构成与风俗民情、建筑、家具、器物、服饰、法式等,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是考察研究中国古代社会生活和艺术发展的珍贵史料。

鲁迅与汉画像石

因其丰富的内容、广泛的题材、简练古朴而极具装饰效果的美学风格,20世纪2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将目光投向了汉画像石(砖),许多名士大儒收罗品题,目为雅事。

鲁迅对汉画像就非常钟爱,据南阳汉画馆研究记载,早在20世纪初,鲁迅就开始收集山东等地的汉画拓片。1935年,鲁迅得知南阳也有汉画像石后,在当年11月5日到12月29日的50多天时间内,连续发出七封致好友王冶秋(建国后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台静农关于收集南阳汉画拓片的书信。当年11月,王冶秋委托当时在南阳女子中学教美术的杨廷宾帮助鲁迅先生拓制南阳汉画拓片。从1935年11月到1936年8月,在杨廷宾、王正朔、王正今等人的帮助下,鲁迅先后收集到241张南阳汉代画像石拓片。

鲁迅收集汉画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新文化运动服务。就美术而论,鲁迅指出:“唯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唐人线画,流动如生,倘取入木刻,或可另辟一境界也。”这批汉画拓片现藏于北京鲁迅博物馆,后被精选编辑成《鲁迅藏汉画像》,由上海美术出版社于1986年出版。

据了解,20世纪上半页比较有影响的汉画像石(砖)研究著作,有王昶《金石萃编》,翁方纲《两汉金石记》,冯云鹏、冯云鹤兄弟《石索》,端方《陶斋吉金录》,关百益、张中孚《南阳汉画集》、孙文青《南阳汉画像汇存》等。

被这些名家收藏并且题录过的汉画像石,近年来在艺术品市场中表现明显高于未经图录的画像石。2012年春拍中,一组由广东顺德人蔡守蔡哲夫鉴藏并赠送书画人刘少旅的汉画像石拓片,在上海朵云轩古籍善本专场以23000元拍出;而2013年春拍中,北京东方大观的民国风专场里,一件范曾题跋的汉画像石拓片,以161000元人民币成交。但与此同时,品相类似的拓片,目前市场上通常价位在数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