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村与南京救国会

发布时间:2019-01-02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奉行不抵抗政策,激起爱国分子的强烈反对,各地纷纷酝酿成立爱国组织。

1933年初,在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任职的孙晓村和王昆仑、曹孟君、胡济邦、王枫、勾适生组成南京读书会,他们以读书会的名义为掩护,从事抗日宣传活动。

南京读书会举办“冬令讲学会”,向文化界和大学学生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工作;每次都是约请各界知名人士作学术讲演,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宣传救国,立法委员陈长蘅、卫挺生,中央大学教授赵兰坪,以及章乃器、钱俊瑞等都作过讲演,每周一次,持续了大约三个月。“冬令讲学会”为南京的救国运动做了宣传鼓动工作,为救国运动提供了一定的群众基础,团结影响一些人,壮大革命的力量,瓦解反动派的部分力量,在社会上有较大的影响,为南京救国会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1936年8月,南京各界救国会正式成立,成立会在玄武湖的船上举行,主要负责人有孙晓村、曹孟君、李庚、薛宁人、狄超白、王枫、千家驹等。成立以后,救国运动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南京救国会兴起援绥运动。

1936年11月,在日军的策划和支援下,伪匪军李守信、王英等部向绥远大举进攻。驻绥远的爱国将领傅作义部奋起抵抗,全救会随即发表宣言,呼吁“全国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立刻自动组织起来,参加救国阵线,以全力援助绥远抗战军队。”南京救国会通过冯玉祥,推动国民党上层人士张继、居正、覃振等发起援绥抗日运动,举行各界支援绥远军民抗日大会,援绥运动有力地支援了绥远抗战。

南京救国会的团结抗日活动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1936年11月28日下午4时左右,孙晓村正在内政部开会。有人进会议室通知他:“洛阳来人要与你谈话。”他暗想凶多吉少,因为蒋介石正在洛阳。果然一出去,就有两个带着手枪的特务,向他出示一张逮捕状,罪名是“赤匪嫌疑,危害民国”,孙晓村就这样被捕了。

入狱后,他镇定自若,保持警惕,不畏审判。被关押的过程中,同牢的一个犯人,有点商人模样,一见面就喊冤枉,一会儿又神秘地对孙晓村耳语,说蒋介石在西安被抓起来了,是被张学良、杨虎城扣押的。孙晓村感到这是天大的好事,但又不相信这是真的,不敢表态。他要提高警惕,以防上当。后来,那人又同他谈了好几回,他轻描淡写地说不可能吧,仍没表态。此时正是西安事变,后来回想起来,当初他如果拍手叫好,可能会被那人出卖,也许会被拉出去枪毙。如此情境下,刑审员见审不出什么,就不再管他了。

1937年9月4日,孙晓村得到保释,结束了9个多月的牢狱生活,开始了新的抗日救亡斗争。

孙晓村(1906年—1991年),男,浙江余杭人。1929年毕业于北平中法大学服尔德学院文学史地系。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是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和农村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