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解放70周年:统战英雄为南京解放战斗在虎穴

发布时间:2019-04-23

70年前,为了渡江战役的胜利,为了南京的解放,情报和策反人员战斗在敌人的心脏中;为保护南京城,迎接解放,顺利接管南京打下基础,完成了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让我们走近这些英雄,一睹他们当年的风采。

任务一

获取渡江战役急需的各种绝密情报


当年中共南京市委主要成员

1946年3月,时为中共华中分局城工部南京工作部部长的陈修良,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她也是第9位南京地下市委书记。

南京地下市委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地获取敌方的军事情报,策动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投向人民。陈修良与地下党的各个方面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指挥市委各部门见缝插针地与敌人展开战斗。

陈修良派人与我党失去联系已经12年的国民党军政部联勤总部技术委员会的副署长汪维恒(原中共诸暨县委组织部长)取得联系,并获得了他的支持。汪维恒向我党提供的第一份情报材料,是国民党军各师以上的部队番号、长官姓名、实际兵员、武器配备的综合表册。当这份厚厚的绝密材料由中共上海局派人转送到延安,放在毛泽东、朱德的案头上时,两人看后同声叫好,随即指示李克农发电报嘉奖地下南京市委。

渡江战役前夕,我党对国民党江防兵力部署情况一无所知,渡江作战困难重重。这个危险而艰巨的任务,落在中共地下党员沈世猷的肩头。


图为沈世猷、丁明俊夫妇在玄武湖留影

沈世猷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战胜利后,他被中共党组织安排潜伏在国民党政府的国防部第一厅,代号“深喉”。1947年,沈世猷与丁明俊结婚,丁明俊思想进步,深明大义,婚后也成为共产党隐蔽战线的一员。

当时,国民党政府负责江防指挥的最高机关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沈世猷费尽周折,利用多年积累的关系,成功打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担任作战处的装甲兵参谋。沈世猷利用一切机会抄录复制《江防图》,成功获取了这一重要情报。但如何将江防情报安全转移出去成了一道难题。

沈世猷以妻女来访为由将《江防图》塞进女儿的襁褓之中。就这样,《江防图》得以被传递给渡江战役总前委,为制订渡江计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地下党绘制的南京军事机关位置图

任务二

敌后策反为解放南京扫除障碍

渡江战役前夕,为了进一步瓦解敌人,掌握斗争的主动权,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南京市委加强了策反工作。策反人员在险恶的环境中出生入死地进行着特殊的战斗,为解放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8年起,市委策反系统在国民党陆海空军和警察中成功组织了多次起义。


经中共党员林诚等策动,1948年12月16日,国民党空军八大队飞行员俞渤、郝桂桥、周作舟、陈九英、张祖礼5人,驾驶B24重型轰炸机从南京大校场机场起义。

1949年2月25日,经过中共上海局以及南京市委的情报策反部门多渠道积极工作,国民党海军中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起义。



1949年3月25日,在中共南京市委和农工民主党人士邓吴明夫妇等的协力策动下,曾负责首都警卫的国民党第九十七师师长王晏清率部起义,并递交《南京城防图》。


1949年4月23日,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25艘舰艇在下关附近江面起义。此外,南京狮子山炮台、空军大校场电台和指挥塔台等也在解放前夕相继起义。


起义的狮子山炮台上德国克虏伯大炮


空军大校场电台和指挥塔台起义

任务三

组织地下党和群众保护南京城

淮海、平津两大战役胜利以后,根据斗争的需要,中共南京市委增设了“警察运动委员会”,调集精干力量充实其中。

在中共南京市委“警运委”的切实努力下,南京各个警察分局都有了地下党的活动人员。党员袁有秋等人,首先暗中争取了市东区警察局副局长周春萱,通过他掌握了一批愿意弃暗投明的警察。地下党员杨辉等人,把汉中门、大胜关、水西门等9个地段的警察所控制住了,让他们维护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自来水厂、西门外大桥等机关和设施的安全。在下关区,地下党员林大宗等人,也把警察分局的实权人物争取过来了,掌握住水上警察局的5艘巡艇,并与下关码头、发电厂的地下党小组互相配合,共同制定了保护发电厂、火车站、轮渡码头、栈桥等设施的计划。


三轮车工人是工人纠察队的主力

与此同时,陈修良布置市委铺开了组织群众维护治安、保护工厂、迎接解放的工作。在地下党组织卓有成效的组织下,许多工厂、学校、民众团体,都成立了应变委员会或维持委员会,建立起了纠察队、巡逻队,日夜护卫公共设施和厂房设备。连国民党的一些大机关也不例外,秘密建立了“应变委员会”。


20世纪40年代,位于南京夫子庙的永安商场

永安商场是沦陷时期南京城南地区唯一一家综合商场。南京解放前夕,中共地下组织领导员工开展反搬迁、反资方抽逃资金、反转移商品的护场斗争,承担安全巡逻任务,使永安商场和夫子庙一带工厂、商店未遭破坏和抢劫,完好无损地迎接解放。


下关电厂职工庆祝护厂斗争胜利合影

首都电厂下关发电所曾是中共地下组织护厂斗争地,南京解放前夕,中共南京市委派共产党员鲁平与首都电厂地下党取得联系,商讨护厂斗争。为了防止特务破坏,护厂工人将发电所围墙通电,把工厂的前后铁门关死,不许外人进入厂区,同时迫使驻厂国民党宪兵撤走。护厂工人分成两班,连续开机发电,并抽出一部分工人护厂巡逻,加强戒备,以实际行动迎接南京解放。

在国民党政府逃离南京、解放军未及入城之际,中共南京地下市委经周密组织,发动市民保护古城,以实际行动迎接人民军队。到解放军入城时,南京水电正常供应,交通通讯也未中断。


图为反搬迁成功的永利錏厂


同人自励会保护的中央商场


金陵大学进步师生也参加了护校

任务四

迎接人民解放军渡江进城

自从国民党当局3月下旬宣布对长江“封江”以来,南京长江江面上的大小船只,全被严格控制,有的被迫拆除动力,有的被赶入内河,解放军在江北很难找到船只。

4月23日上午,中共南京市委的秘密电台接到由上海局电台传来的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的电报,称该军可在下午6时赶到江北浦口,要求市委准备好过江的船只。陈修良阅了电报,立即派人通知到相关的地下党组织。

当天下午4时起,下关电厂、下关机务段轮渡所的地下党组织,带领工人将“京电号”、“凌平号”运输艇、水上警察局的3艘巡艇,还有下关轮渡公司的十几艘大小机动船,开到浦口码头等候,解放军的人马一到就载着过江。至第二天凌晨3时,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的1.5万人,全部过了江,胜利地开入城内。

就在解放军进入南京城的前一天,国民党军工兵营在下关火车站炸毁了部分设施后,又赶到老江口火车站,欲要炸毁轮渡舟桥。

这座舟桥是连接市内南北交通的咽喉,栈桥的工人们竭力阻止,但他们手中没有武器,情况万分危急。这时候,老江口水上警察局的地下党员潘逸舟带着机枪手登上守望楼,向工兵营的敌军扫射。分工负责保护栈桥的地下党员林大宗,也带着起义的警察赶来火力援助。奉命以炸桥为主、所携武器不多的国民党工兵营只得狼狈逃走。

4月27日,二野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率机关进驻南京。中共中央电令重新组建中共南京市委,刘伯承为市委书记,宋任穷为副书记,陈修良任常委、组织部长,张际春任常委、宣传部长。至此,以陈修良为书记的中共南京地下市委,圆满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来源:南京晨报、南京日报、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