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国共合作之初的八路军南京办事处

发布时间:2019-04-24

图片.png

1937年8月,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在南京。

1937年2月中旬到7月中旬,中共代表周恩来、博古(秦邦宪)、叶剑英、林伯渠先后在西安、杭州、庐山与国民党代表蒋介石、宋子文、顾祝同、张冲等,就国共合作、红军改编、中共地位及释放“政治犯”等问题进行了多次谈判。双方主要分歧在于,国民党只同意红军编三个师(45000千人),并由他们直接指挥,而中共却不认同。

8月9日,中共中央和红军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应邀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继续与国民党谈判。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经过中共代表多次交涉,蒋介石迫于形势,同意在红军改编的三个师之上设第八路军总指挥部,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并要改编后的红军立即开赴抗日前线。双方达成协议后,周恩来、朱德于8月19日飞返陕西,叶剑英和秘书童小鹏则留在南京组建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当时就设在南京鼓楼附近的傅厚岗66号,这里原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先生的公馆,张伯苓因与周恩来有师生之情,所以慷慨将房屋让了出来。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建立后,为了便于工作,在高楼门29号(现高云岭29号)租了一座小楼做“处长公馆”,实际是博古和一些工作人员的住处。后因住房拥挤,又在山西路附近租下了西流湾1 号的一排平房作为宿舍兼办公用房。

1937年8月下旬,中共中央指派原在上海工作的李克农来南京任办事处处长,钱之光负责军需、财务。9月初,党中央代表博古带领齐光、吴志坚、李白、康一民等同志来南京办事处工作。齐光负责文书、采办;童小鹏负责机要工作;吴志坚任副官;李白任报务员;康一民任译电员。

傅厚岗66 号是一幢西式砖木结构的假三层楼房。走进办事处的院门,左边有一间小屋,是传达室,也是收发员李应吉的卧室。办事处主楼的楼上、楼下,各有三间房屋、一间卫生间和一间楼梯间。楼下,朝北大间为工作人员办公室及会客室,朝南东间为李克农的办公室兼卧室,西间为临时接待室。楼上,朝北大间为博古的办公室及会客室,朝南东间为叶剑英的办公室兼卧室,西间为钱之光、齐光的卧室。顶楼(假三层)为童小鹏、康一民的电讯室兼卧室。楼梯间为文印室。主楼后面有两间平房,分别为饭厅和厨房。

1937年9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按照战斗序列,将第八路军编为第十八集团军,朱德、彭德怀改任正、副总司令。因此,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又称第十八集团军驻南京办事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是抗日战争开始后,八路军设在国民党首都南京的一个公开办事机构。由于博古是党中央代表,叶剑英、李克农等都是党中央派出人员,所以,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同时又是中共中央驻南京办事处。改编后的第十八集团军随即向晋察冀前线挺进,并于9 月下旬在平型关首战告捷。这次胜利,与国民党部队在华北战场接连溃败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极大地提高了我党、我军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威望。当时在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工作的人员,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南京人民的热情接待,说到八路军,人人竖起大拇指表示敬佩。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从建立到撤退虽然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但做了大量的工作:继续同国民党谈判;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纲领和八路军战绩;发展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营救被国民党关押的政治犯,接待、审查被释放的政治犯;接待失去组织联系的党员和要求参加革命的爱国青年;恢复、建立长江流域和华南各地的党组织;向国民政府军事机关领取军饷、军械、医疗药品和其他军用物资;采购陕甘宁边区和八路军缺乏的物资,经铁路运往陕西、山西;搜集抗日战争情报;筹备出版《新华日报》等。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建立后,党中央赋予中共谈判代表两项重要任务:一是要求国民党迅速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同时发表蒋介石谈话,使共产党取得合法地位;二是要求迅速发表声明承认陕甘宁边区政府的组织。

《宣言》是1937年7月初起草,7月15日在庐山交给国民党的。蒋介石让康泽看后提出修改意见。康泽说: “宣言中几点保证是好的,几点政治主张是多余的,应该删去,只说明为什么共赴国难就够了。”蒋介石表示同意康泽的修改意见。八月中旬,周恩来、朱德、叶剑英三人在南京时就《宣言》的修改问题同康泽展开了激烈争论。九月中旬,蒋介石又派康泽与博古谈判,康泽仍旧坚持原来的意见,说“《宣言》后面说的一大堆政治主张是多余的”。最后, 博古请示党中央, 党中央表示:《宣言》可以修改, 但绝不照康泽的意见办。《宣言》经过修改后, 有关纲领的部分基本上仍维持我党原来提出的三大纲领的精神。9月22日, 报纸公开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宣言》(即《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9月23日,报纸发表《蒋委员长谈话》, 正式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9 月29 日, 毛泽东发表署名文章,文章中写到: “共产党的这个宣言与蒋介石的这个谈话, 宣布了国共两党合作的成立, 对于两党联合救国的伟大事业, 建立了必要的基础。”

关于陕甘宁边区问题。9月22 日,张闻天、毛泽东在致博古、叶剑英的电文中说:由林伯渠、张国焘任边区政府正、副长官,委员亦不要国民党人;边区的区域须包括鄜县、洛川、淳化、栒邑、正宁、宁县、西峰、镇原、预旺、安边、清涧、河口、瓦窑堡、宜川在内;边区每月经费应为15 万元;要设保安部队8500 人;国民党不得干涉边区内部事务等等。

博古、叶剑英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同国民党谈判。10 月12 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在第三百三十三次会议上,才通过丁惟汾为陕甘宁边区行政长官,林祖涵为副行政长官的任命,且规定丁惟汾未到任前,由林祖涵代理。而中共早在8 月底就明确表示丁惟汾过去是反共首领,拒绝他任边区行政长官,但国民党还是坚持由他挂名,只让林伯渠“代理”;对边区的区域也一直没有正式划定;边区经费和保安队编制等问题也都没有解决。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的建立,为我党在国统区大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提供了条件和机会。8月,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在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期间,与国民党上层人士广泛接触,做了大量统战工作。8 月13 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给党中央的电报中说:“我们已渐取得公开地位,南京各要人及刘(刘湘)、白(白崇禧)、龙(龙云)等均见过。”说明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初步形成。9 月初,周恩来还亲赴山西,与阎锡山、卫立煌等国民党将领相互合作,共同部署抗击日本侵略军。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成立后没有电台,就借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驻南京办事处的电台收发电报。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十分注意对青年的宣传工作,在抗日救国的形势下,大批革命青年询问如何去延安。办事处就在《抵抗三日刊》上以公开答问的方式,详细介绍了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的招生情况。有些青年要到解放区去,办事处就为他们开介绍信。当时八路军的通行证,是可以通行无阻的。(文/徐海涛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