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党早已控制了军话台——真相大白

发布时间:2019-04-24

4月24日,南京全部解放了。这一天一大早,我换掉了笔挺的西装,改穿了一套旧中山装,神态自着地进局办公。

我首先到军用专线台,一进门,看见一屋子都是人。当值者在,不当值者也在。他们见我一大早就来了,个个面显诧异之色,但都没有说话, 有几个人马上就走开了。我一看,重要军政人员通话记录簿就放在机台上,里面记载着蒋介石、李宗仁、何应钦、顾祝同、俞济时等人的来往长途电话记录。我对车大奎等人用一种低沉而又无限感伤的语气说:“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停了一下,我指着这些通话记录簿说:“这些东西还留它何用呢?”车大奎听我这么一说,把头点了两下。 我又补充一句说:“这些东西留着说不定还会有用。”之后我又到长途台转了一圈,深深感到气氛与往常不一样了。大家都以一种兴奋而又奇异的目光看着我。

两天后,军管组进驻本局,军代表叫郭建刚,话务班长冯仲益和焦作圣两入也穿着军装,冯仲益以助理军代表名义入局,负责接管话务科。这时,我才明白他在上个月为什么突然不辞面别又突然回局的原因。 更让人吃惊的是,重要军话台人员车大奎、钱俱龙、胡文杰,次要军话台人员孙德邻、汪文协,连同刚办留资待命离局的焦作圣在內,他们都以地下党员的面貌出现了。重、次两台头有九人,觉有七人是地下党,也就是说,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内,直接紧管国民党最高军政机构通话的整个军话台,完全处在了地下党的控制之下,后来听说, 军话台内部就有一个地下党的党支部,年大奎是负责人, 连我的族弟王贵之、王正科也是地下党员。

到这时,一切都已明朗化了。局里的老同事们开玩笑地对我说:“王科长,恭喜你了,有办法了。”我一时怔住了,反问何事。他们又继续说: “还装蒜呢,话务科最重要的部门军话台,原来就是共产党的大本营,有这许多共产党员是老部下,工作还不好做吗?”于是,我把几个月来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回忆了一下,并想起了自己亲自提拔的一批骨干们,这才恍然大悟,情不自禁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

——《江苏文史资料》第36辑:为蒋介石接电话12年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