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4.23 他们毅然留在南京 发出了南京解放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9-04-24

“中央广播电台”,呼号XGOA,国民党曾经的主要宣传工具之一。从1932年在南京江东门开播以来,播放着新闻﹑演讲﹑教育和娱乐等类节目。

1949年4月24日,清晨7点30分,电台开机的时候,忽然不再使用“中央台”的名称,改成了“南京台”。

听众从这细微的改变中嗅出,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里是南京广播电台。”除了这句话以外,广播里只有音乐的声音。

到了上午9点,电台忽然关机了。

上午11点,电台再度开机。

南京上空的电波中,一位女性用标准的普通话、沉稳的语音语调播报了一条新闻:“南京广播电台,各位听众,南京在真空了不到24小时以后,今天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进入市区,南京这座被国民党政府统治了22年的古城,获得了新生。南京解放了!”

这是南京解放后的第一个声音,播音者,叫蔡美娴。

独立、要强的女播音员


蔡美娴33岁

蔡美娴是原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播音员,她的播音生涯从1947年开始。那时候,她在国民政府河南广播电台做播音员。1948年5月,转去了山东广播电台。四个月后,她从济南辗转到南京,投奔了当时在中央广播电台传音科做播送股长的弟弟蔡骧。从此,留在南京工作。

据蔡美娴的孙女刘女士回忆,蔡美娴一直都是一个上进、要强、独立、能干的女性。

蔡美娴出生在北平(现北京)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曾在大公报任职,之后去了绥远归绥(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在省政府工作。她的母亲则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

家庭给了她开阔的眼界和独立的性格,然而,母亲的早逝,又让蔡美娴比同龄的女性更加成熟、有主见。

1937年,17岁的蔡美娴,去河南省教育厅办的幼儿教育事业幼稚园师资培训班学习。当时培训班的要求是,至少会一门乐器。可是,蔡美娴不识谱。

蔡美娴咬着牙,硬背下了乐谱,在短短的时间里,学会了风琴。

想起祖母的一生,刘女士感慨,“她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在生产队养猪的时候,她把猪养得壮壮的,种地的时候,粮食长得特别好,做了播音工作,她又诚挚地热爱着这份工作。”

作为那个历史性时刻的记录者,蔡美娴的声音足以载入史册。

而作为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播音员,在面对人生重要的分叉路口,她为什么选择留在南京,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姐弟俩的对话 促成了“留京”的决定


蔡骧

1949年初春,南京格外阴冷,“中央广播电台”人心惶惶,到处谈“疏散”。工作人员都接到了一张“疏散志愿表”,大致有四个选择:遣散、调往内地电台、去台湾,或者留京(留在南京)。

去台湾的名额有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大部分工作人员选择了遣散和内调。

蔡美娴的弟弟蔡骧,选择了留下。

工作人员都很奇怪,问他:“你是有资格去台湾的呀!”

蔡骧说:“我有资格,但我姐姐却没资格,她到‘中央台’才几个月,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走。”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只是明面上的说法。

实际上,与其说是“为了”姐姐留下,不如说,他是在姐姐的影响下,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蔡美娴曾经与蔡骧,说过自己从济南到南京一路的经历。在那个战火纷争的时候,一路上,她遇到过很多解放军战士,也遇到过国民党官兵。

她说,国民党军队所到之处,鸡犬不宁,民不聊生。而解放军部队拥有着严明的纪律,和国民党完全不同。

有一次,一个解放军小战士拦住她,关切地说:前面有军队,再往前就不安全啦!随即,他将蔡美娴安置到了附近的农舍,并给她和同行的一位电台老会计送来了干粮、地铺。此后的每一天,都有解放军战士给他们送来三餐。

听着蔡美娴的经历,蔡骧却回忆起自己与传音科科长的矛盾:这位科长曾经拿着一篇满纸“泼妇骂街”的反共新闻,让蔡骧播报,蔡骧却自作主张,换了它,改播了备用稿。

刘女士说,她的舅爷爷蔡骧当时并不是共产党员。他只是单纯觉得,这种全是辱骂言论的稿子,不可以被选用,不可以播出。不仅是他,当天全场的播音员没有一个人愿意播报。

做了更换稿件这个决定的蔡骧,从此与那个传音科科长,结下了梁子。也对国民党的做派,产生了不认同的感觉。

“国民党是该亡了!”面对遣散,蔡美娴回想着解放军要“消灭反动派,解放全中国”的决心,对蔡骧说,“解放军纪律严明,士气高,连小兵都有那么高的觉悟。”

她的话最终促成了蔡骧“留下”的决定。

一人一天一小时 坚守电台

电台一共留下了6名播音员维持播音,其中,有4名是一开始就选择留下的,除了蔡骧和蔡美娴,有一名济南解放后,从济南台调来的新手播音员,还有一个是家里条件很差,在台里一直不受人待见的“小可怜”。除了蔡骧,其他都是女性。没多久,有两名走了的播音员又回来了。

电台维持播音,但一天仅播六小时,平均每人每天只值一小时的班,其余时间都在怀着希望等待:大家都希望可以免受战争的惊吓。

4月23日,播音已经没有人听,播报的新闻也开始文不对题——新报纸根本买不到。

那几日的人心慌乱、那几日的翻天覆地,全部深刻记录在蔡美娴的脑海里。

在70年后的今天,通过孙女刘女士,我们将它梳理重现。

蔡美娴回忆:南京解放的消息

4月24日,江东门机房电话联系到蔡骧,问是否开机。不能停播,一停就乱了,于是,蔡骧答:“开!”

同时他提出,呼号必须要改。于是从7:30分播音开始,XGOA变成了XGOB,并每隔15分钟,由蔡美娴播报一遍:“这里是南京广播电台。”

不久,电台就收到来自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呼叫信息。蔡骧立即回答北平的呼号,为了不忽然中断播音,双方约定9点通话。

通话后,蔡骧接到指示:保护好电台和机器;等待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

当时,南京的具体情况,蔡骧也不了解,北平地方更是消息不足。于是双方再次约定,11点进行二次通话。

蔡骧找到武汉《大刚报》驻京记者钱文源,请他采访南京概况。11点前,钱文源在电话中传来新闻消息:(大意)南京市面平静,新街口至下关一带,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解放军,手里拿着“欢迎解放军”旗子的学生和老百姓围着他们谈话;大部分商店尚未开门……

到了11点,再次与北平方面通话后,蔡骧按照指示,将这条关于南京解放的新闻播出,也让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得到并播报了这一喜讯,比新华社的电讯早了6个小时。

几次更名 旧址仍在


1949年11月电台全体职工合影

“南京广播电台”这一名称,用到了1949年5月17日。5月18日起,正式改名为“南京人民广播电台”。

1952年底,江苏省人民政府成立,在这基础上又成立了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并于1953年元旦正式播音。蔡美娴成为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的第一代播音员,至1959年,历任播音组播音员、副组长、组长。

如今,这座曾经第一个发出南京解放声音的电台,已经不再使用。但是它的发射机房、配电房、仓库以及若干办公室,仍然保持着当时的建筑特色。在江东门北街的旧址,还能看见两座发射铁塔,高耸入云。(文/辛德宣)


附件:

《共产党早已控制了军话台》

《南京的接管概况》

《三轮车夫话今昔》

《忆当年!看今天!想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