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叙伦亲历下关惨案:为了和平,这也是预料之中的

发布时间:2019-07-03

1946年5月,国民党政府迁回南京,企图向解放区发起进攻,全面掀起内战。民建、民进等53个政团成立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并发表反内战宣言:“我们人民要团结起来,以具体的行动来阻止战乱,如果有谁竟敢压迫我们的举动,就是我们人民的革命对象!”


在南京的中共代表团复函马叙伦等人,高度赞扬他们的爱国热忱

国民党政府对各界人民的上书一律不予答复,随着形势的加剧,团联公推决定由马叙伦理事为团长的11人代表团赴南京请愿,要求停止内战。

十万人送行,请愿代表团一路西行

6月23日一早,上海火车站人山人海,十万余名群众聚集于此召开欢送大会,其中不乏陶行知、叶圣陶、田汉、周建人等知名人士的身影。


上海群众欢送和平请愿团

上午11点,火车缓缓驶出站台。没过多久,暗藏在列车上的国民党特务们便冒充列车员,以“特殊保护”为由,要求代表们填写履历。马叙伦和代表们多有防备,面对特务的纠缠,厉声回答:“不必费心,我们不需要什么;凭哪条法律规章,旅客坐火车要写履历?”

眼看着周围旅客皆将目光投向此处,还帮着代表团搭腔,心虚的特务们糊弄几句便匆匆离开。

火车一路途径苏州、常州等地,都有特务上车阻拦,将车厢内外的标语撕掉擦净,贴上预先写好的反动标语,企图阻止代表团前行的脚步。更有一伙自称“苏北难民代表”的人,围在列车旁,无理取闹,要求代表不去南京请愿,而是将他们送回家。代表团成员费劲口舌摆脱阻拦,确保列车继续西行。

围堵四小时惨案发生

晚上7点多,列车终于缓缓抵达南京下关车站。


和平请愿团部分代表在上火车前合影:右起马叙伦、包达三、雷洁琼、阎宝航、张絅伯、盛丕华、胡子婴(代表团秘书)、蒉延芳

代表们走出站台,只见近百名军警及“苏北难民” 从两侧包围过来。后来在董必武指示下,地下党调查得知,所谓的“苏北难民”,不过是国民党特务纠集的劣绅、流氓,衣冠楚楚的他们和代表团此前遇到的那波“难民”颇为相似。

“打共产党代表!”“叫姓马的站出来!”刺耳的叫嚣声从人群中传出。马叙伦出现后,随着一声信号般的笛响,暴徒们蜂拥而上,混乱中将代们挤散。马叙伦等人被挤进候车室内,另一批则被拥入了食堂。

几个宪警假模假样地出来把门,但暴徒仍不肯散去,要求马叙伦带他们去见周恩来。代表团成员阎宝航实为地下党员,为了保护马叙伦,他挺身而出想要解围。还没等他说两句,暴徒们就喊打喊骂,还强迫他跪下。“我与日本人打了多少年仗不曾下跪,你们枪毙我好了。”在日寇的铁骑下未曾屈服过的阎宝航,毫不示弱地怒斥。

一时间,候车室内外陷入了僵局,但令人担忧的是,特务纠集的暴徒队伍越来越大。

直至夜间11点,宪警撒离,暴徒们当即抓起手边的桌椅、水瓶,向代表们砸去。雷洁琼和阎宝航拼命挡在马叙伦前面,但空手难敌众拳,雷洁琼和马叙伦被打得昏倒在地,阎宝航等代表和现场的两名记者也身受重伤。

施暴彻底结束后,国民党宪兵出来“维持秩序”,暴徒们作鸟兽散去。多方交涉之下,24日凌晨两点多,受伤代表才被送到中央医院救治。


受伤代表与记者在中央医院写下的话

“为了和平,这也是预料之中的”

闻讯的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以及郭沫若等人,连夜赶赴医院探望慰问代表团,还叫人送来牛奶、饼干等食品。


周恩来闻讯赶到医院看望

周恩来向代表们一一亲切慰问,随即神色严肃地说道:“你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马叙伦年纪较大,伤情也较为严重,听到这样的话语,他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没有什么,为了和平,这也是预料之中的。”


被打伤的大公报记者高集在医院中

尽管国民党严令各报刊不准刊登代表团抵达南京的消息,但“下关惨案”还是迅速激起强烈反响,24日的《南京人报》“蜂刺”专栏就登了“今日无话可说”六个字以示抗议。

惨案发生后,周恩来就代表中国共产党在军调三人小组会议上,正式向国民党当局提出抗议,并提出惩办祸首、追究治安机关责任等六点要求。毛泽东和朱德也从延安致电马叙伦等代表,慰问的同时更表明中共誓与全国人民一致,为阻止内战、争取和平而奋斗。

一时间,陕甘宁边区、晋绥解放区等各大群众团体纷纷举行集合,一致声讨国民党的暴行。上海也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国民党暴行、声援人民代表的群众运动,上海团联更强烈谴责国民党政府蓄意制造血案的罪行,要求从速惩凶和立即无条件停止内战的正义要求。

马叙伦未待伤势痊愈,就和其他代表一起在南京积极开展活动,揭露国民党政府的反动面目。6月26日,惨案发生后的第三天,解放战争全面爆发,马叙伦万分感慨地对周恩来说:“中国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们身上。”此后,他返回上海,继续投入革命斗争中。

参考资料:《中共党史人物传 精选本》

《中国民主建国会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