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救国会 “第八君子”孙晓村

发布时间:2019-10-08

1936年11月23日,国民党政府在上海逮捕了救国会领袖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史良、王造时等七人,史称“七君子事件”。六天后,作为南京救国会负责人的孙晓村,也因救国会事件在南京遭逮捕。


抗日救国“七君子”

救亡图存

从南京读书会到南京救国会

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学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运动。南京作为国民党的首都,自然也是学生爱国运动最主要的爆发点。

学生们砸国民党中央党部,围攻外交部……面对正当合理的诉求,国民党政府毫不理睬,变本加厉地镇压学生运动,破坏南京地下党组织。

一时间,南京成了白色恐怖的中心。

1933年,孙晓村从上海来到南京,与王昆仑、曹孟君等人组织成立了南京读书会。他们以读书会的名义为掩护,从事抗日宣传活动。

1935年8月底,南京读书会在无锡太湖边的万方楼召开秘密会议。上海、无锡、南京读书会的部分骨干会员参加了会议,这是三地进步力量的一次联合行动,对沟通情况、加强合作、共同对敌斗争起到了推动作用。

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南京读书会与中共党组织有了正式的接触。

万方楼会议之后,上海、无锡、南京三地抗日救国运动迅速发展。南京读书会举办“冬令讲学会”,向文化界和大学学生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工作,每次都是约请各界知名人士作学术讲演,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宣传救国。

“冬令讲学会”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团结影响了一批人,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这也为南京救国会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救国会主要领导人参加上海各界群众的示威游行

1936年5月31日至6月1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在上海召开成立大会,孙晓村以南京救国会负责人的身份参加了大会。那会儿南京救国会还处于筹备阶段,而孙晓村的公开身份则是国民党行政院财政部的一个科长。

1936年,南京各界救国会正式成立,成立大会在玄武湖的一条游船上召开。

援绥运动

七君子事件之外的第八君子

1936年,绥远抗战爆发。从城市到乡村,各抗日阶级、阶层和团体都尽其所能声援这场战役,形成了“援绥热潮”。北平学生募集万件皮衣,各地女校赶制丝棉背心,上海学童捐助买早点的费用,穷苦大众也用微薄之资援助绥远抗战,据统计全国捐款达120余万元。

此时,南京救国会也没闲着。成员们通过冯玉祥,说动了张继等国民党上层人士参加援绥抗日运动,于11月上旬在南京举行各界支援绥远军民抗日大会。

大会在南京中央饭店大厅举行,由于国民党元老张继被推选为大会主席,所以大会并没有遭到国民党特务的破坏。


1947年,孙晓村在杭州

会中,孙晓村与曹孟君的积极奔走,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

果不其然,大会召开几天后,国民党政府就下了毒手。先是在上海逮捕了沈钧儒等七位救国会领导人,后又在南京抓捕了曹孟君和孙晓村。

孙晓村被关押在宪兵司令部的看守所,三天两头被提审,审问的内容无怪乎是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的情况。

“我是财政部的一个科长,抓我什么理由?”孙晓村想着,利用自己公开的身份,或许能够堵住特务的嘴。

刑审员被问住了,只能一再强调:“有证据显示,你与赤匪有关。”

其实,特务并没有说错,孙晓村早在“四一二政变”后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共党组织,在北京大学支部下的一个小组活动。


上世纪50年代,孙晓村(中)作为中国农业大学校长出访东欧

可在这关键时刻,怎能出卖自己的同志和战友!孙晓村一遍一遍地否认自己是中共党员,只说自己干的是抗日救国的事。

敌人见从他嘴里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把他关在那里,既不理睬也不提审了。

这一关,就是九个月。

从“七君子”入狱,社会各界就积极营救。宋庆龄、何香凝、胡愈之、胡子婴等16位具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士发表了《救国入狱运动宣言》,对当局震动很大。七七事变后,在全民抗战呼声日益高涨的巨大压力下,国民党当局不得已在7月31日释放了“七君子”。


晚年时的孙晓村

而到了9月,孙晓村也顺利出狱,开始了自己新的征程。

参考资料:《我的回忆——孙晓村》

综合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