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天下第一嫂”王馥荔的电影生涯

发布时间:2018-06-22

1984年6月25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在南京举行大会,为在第七届电影百花奖中获得最佳女配角奖的著名演员王馥荔发奖。

王馥荔

京剧名角

王馥荔,1949年10月22日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生性活泼好动、美丽聪颖的王馥荔在兄妹3人中排行最小。由于父亲酷爱京剧,希望自己的子女中有人从事京剧艺术,在王馥荔11岁时,她即被江苏省戏曲学校选中。

但是,京剧的程式化表演方式,令王馥荔有些厌烦,她更喜欢话剧。于是,王馥荔总是偷偷地跑到话剧班旁听。老师们都知道,如果王馥荔不在京剧班,肯定在话剧班。话剧班的老师看上了馥丽,向京剧班老师要人。京剧班老师说要为她排一出京剧,然后决定是否留她。结果,馥丽很好地完成了角色的表演,被认为是个好的京剧苗子,最终没能进入话剧班。王馥荔曾说,正是京剧的学习,为她的表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王馥荔十五、六岁时,由于她各方面条件俱佳,剧院领导决定让她学习青衣。在京剧行当中,青衣是对女演员要求条件最高的,也是最难学的。

1967年,王馥荔毕业于江苏省戏曲学校京剧科,“文革”开始后,王馥荔下放农场劳动,所学的第一件农活是种棉花,之后被分配到江苏省京剧团。

20世纪70年代西哈努克来南京观看江苏省京剧团排演的样板戏《沙家浜》,但是饰演一号人物阿庆嫂的演员竟在当时失声,情急之下王馥荔临场救场,演出之后,王馥荔一举成为了剧团中的当家花旦。

得益于优秀的专业素养,王馥荔的艺术天资在京剧上得到极大的展示,先后在《龙江颂》《平原作战》等现代戏中扮演女主角。

王馥荔在《金光大道》中扮演吕瑞芬一角剧照

“天下第一嫂”

回忆起与电影大银幕结缘,王馥荔曾用一连串的“不可思议”与“奇迹”来形容。

1974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来京剧团选电影演员,要求找“表演生活化、走心,形象气质好”的女性,一眼就相中王馥荔。1975年,长影邀请王馥荔在根据浩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金光大道》中扮演吕瑞芬一角。在影片中,王馥荔成功地塑造了贤慧善良又真实可爱的农村妇女“瑞芬嫂子”,从而获得“天下第一嫂”的美称,瞬间风靡全国。当时,“天下第一嫂”的美誉,甚至传到了海外。

“其实,那种形象也是时代的需求,时代的呼唤。”王馥荔说,当时“文革”接近尾声,银幕上的女性角色都很革命、中性化,毫无柔美气质,但人性已经在复苏。身为“天下第一嫂”的幸运,正是用电影讲述了共和国即将发生的巨变。

1979年王馥荔又拍了《绿海天涯》,这个片子快拍完的时候,谢晋导演找到王馥荔,约请她在《天云山传奇》中饰演宋薇,王馥荔从此崭露头角。

《天云山传奇》讲述的是50年代中叶到1979年这段漫长的历史中,宋薇、罗群、冯晴岚这三个主角的不同遭遇以及他们之间不同命运的矛盾冲突。罗群原本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后被列入地、富、反、坏、右的行列,到了1979年才获得平反。冯晴岚选择和右派罗群结婚,她耗尽了自己后,毫无遗憾地在幸福中死去。王馥荔饰演的宋薇在反右斗争中与自己心爱的人罗群划清了界限,却同自己不爱的人一起生活了20年,最后为了坚持给罗群平反而与丈夫吴遥发生冲突,导致家庭破裂。她以细腻的表演,深入刻划了人物内心的矛盾、痛苦与挣扎,令人信服地展现了那个特殊年代的人们的精神生活。

1980年,王馥荔带着这部影片参加了在日本举办的中国电影交流展。

主办方的德间康快先生看了影片后,也非常喜欢她的表演。为了举办中国电影周,德间先生不惜自己出钱多次招待中国演员,使演员们深受感动。大概就是这次电影周的举办,很多日本人知道了王馥荔。在今年五月作为中国青年访日代表团特别邀请团的团员访问日本时,常有日本友人近前寒暄,表示知道她,喜欢她,并请求合影。能受到观众、特别是外国观众的喜爱,对演员来说大概是莫大的幸福。

这两部影片的成功,激发了王馥荔投身影视的热情。此后,又扮演了多个角色,都在观众中引起共鸣。

迄今为止,王馥荔已在影视界走过了40余年,共出演了数十个角色,三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一次获得最佳女演员奖, 一次获得最佳女主角奖。

80年代的四大名旦龚雪,潘虹,刘晓庆,王馥荔(右一)的合影

当年杂志封面

两次挨嘴巴子

作为中国“骨灰级”的女演员,王馥荔刻画角色入木三分。

王馥荔曾在电影《日出》中扮演的妓女翠喜。为演好这个角色,王馥荔先后向演过《日出》的几位老前辈讨教,两次到曹禺先生家里拜访,专门询问他当年写翠喜时的心得。之后王馥荔又去天津采风,通过天津政协的帮助查看了很多鲜为人知的资料。同时王馥荔也走访了当年有过这种身世和经历的老大姐们,她们一边讲一边流泪,让王馥荔很难过。用王馥荔自己的话说,“在这种情况下,我才最后决定接演这个角色。”

回顾几十年的从影经历,王馥荔最难忘的是两次挨嘴巴子事件,最明显的记录是身上至今尚存的两处伤疤,最有趣的是和方舒一起为了《日出》学习抽烟,跟农村妇女学习吵架、学做农活、学习走路的姿态……

王馥荔说,平生第一次被打的那么惨烈是在《天云山传奇》中挨的仲星火老师的那一记耳光,有《天云山传奇》的剧照作证,看来王馥荔对于这一事件久久难以忘怀。

那场戏要表现的是宋薇到老年的时候和仲星火发生冲突,剧情需要仲星火在气急时把王馥荔打倒并且带翻旁边的茶几。拍摄之前,仲星火为了抚慰王馥荔特意请她去家里吃了一顿饭。等到拍摄的时候,一记耳光下来,王馥荔说直感觉整个脸火辣辣的,但是谢晋导演并不满意,说茶几没有打翻,要求重来。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符合导演的要求了,王馥荔早已是满眼金星,偷偷地跑到一边抹眼泪,还不愿意让别人看见。

第二次是在《日出》剧组,王馥荔饰演妓女翠喜,其中也有一场被打的戏。配戏的男演员是当地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因为没有演出的经验,所以对于这一场大戏反复地演练。王馥荔说当时在屋里看剧本就听见窗外有呼呼的风声,伸头一看吓出了全身的冷汗,男演员正在练习扇耳光,想想拍摄的时候他是多么的认真和动作熟练。

为了拍戏,除了遭受这些可怕的“劫难”,王馥荔的身上还留了两处特殊的烙印。一次是在《张铁匠的罗曼史》剧组,因为迟到了几分钟着急夹着了手,鲜血直流,但是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到附近的卫生所生生地缝了几针就立刻赶了回来。王馥荔回忆说接下来拍摄的时候手都在跳着疼。

另外一个伤疤事件有些滑稽的色彩。那是在《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剧组,当时正是四五月的天气,剧组拍摄一场冬天的戏,演员要临时换衣服。没有更衣间,王馥荔跟着一个小姑娘到了一个农家小院,进了屋把门一锁就开始换衣服了。刚把衣服脱掉,就见一只狼狗扑了上来,衣着不整又没办法喊叫救援,生生地就被狗咬掉了一块肉来。

“血哗啦啦地流了一地,可以想像疼到了什么程度。到医院打了一针麻药,缝合好之后,大夫叮嘱要住院治疗,说这个时候正是狂犬病传播最厉害的时候,很容易感染。但是剧组还等着拍戏,于是打了一针狂犬疫苗又赶紧赶赴剧组继续拍戏。幸好后来没有感染。”

王馥荔

“没有大明星小角色”

从电影《天云山传奇》《咱们的牛百岁》中走出来的王馥荔,几十年来塑造的人物几乎都是与善良同行,因此“大嫂”王馥荔在观众中颇有人缘。也有不少商业机构瞄准她的“资源”,想请她出任形象大使或邀其做产品广告。但王馥荔都是一笑了之,并且为做广告这事,还得罪过“老外”。

那是在八十年代中期,一次在火车上,美国某大公司的驻华商务代表见乘客们纷纷过来跟王馥荔打招呼,找她签名,就断定她一定有很高的知名度,就想请她为自己的公司做广告。没想到刚刚还和颜悦色的“大嫂”,脸色陡然一变,“正告”这位外商说:“我是中国的电影演员,是搞艺术的,不需要挣那种钱!”王馥荔说,现在想起这事,还觉得挺对不住人家的。我那时候的观念真是太落后了。

“我们这代人跟祖国同甘共苦,一起成长、成熟,经历了丰富的生活,这是如今的80后、90后们体会不到的人生。”王馥荔说,和国家共同经历的苦难,锤炼成就了她坚强的意志,也让她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我是一个幸运儿,虽然和国家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挫折,国家在成长,我也在生活中淬炼。”王馥荔说。

连任四届政协委员的王馥荔自称,自己开会从来不请假,每一次都认真递交提案,对文艺界的改革建言献策,把电影界的真实情况反映出来。虽然已从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但团里每次召唤她上山下乡下基层演出,王馥荔从不推辞,即使发烧生病也要参加,“每一次都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来给观众看。”

然而,她最牵挂的还是电影。王馥荔说,她的中国梦,就是所有的电影人,不分高下,没有大明星小角色,一起为电影事业发展而努力。

“我做演员的时候,中国电影在黄金时代,拍出了很多思想艺术价值很好的好电影。很长一段时间,电影衰落了,我感到揪心的失落。电影人这些年很不容易,产业化了,不仅要好剧本好演员,更要高品质高票房,还要百花齐放啊。”王馥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