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血染的风采 眼球·弹片·八一勋章

发布时间:2018-07-18

1985年7月19日,一位战士在边境防御作战中,被弹片击中左眼、穿透右胸,全身22处负伤。

顾不上疼痛的他,咬牙把眼球塞回了眼眶。当敌人冲上阵地时,他毅然用报话机向上级呼喊:“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他是南京籍战斗英雄韦昌进,于2017年被授予“八一勋章”。


2017年,韦昌进获“八一勋章”时留影

咬紧牙关,把眼球塞回眼眶继续战斗

时间回到34年前,当时韦昌进正随部队参加边境作战,坚守老山最前沿的无名高地。这是老山地区我方防御前沿的重要屏障,也是敌人进攻我军主阵地的必经之路。

天刚蒙蒙亮,阵地突然遭到敌人的猛攻。韦昌进刚和战友交接完班,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听见了炮响。

敌人在冲锋前,都会先进行一轮炮火打击,这次也不例外。爆炸声刚落,几百名敌人就疯狂地向韦昌进所在的阵地冲来。

韦昌进和战友拿起枪就冲了出去,由于刚经历过炮火打击,大家双耳都处于失聪的状态。猛然间,韦昌进感觉自己的右锁骨和左大臂像是被什么猛刺了一下,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往下淌。

他,中弹了。

敌人就在眼前,哪里还顾得上包扎伤口!韦昌进对准敌人接连扔出两根爆破筒,又甩出十几枚手榴弹。

随着“轰、轰”的爆炸声,不到10分钟,韦昌进和班里其他4名战士就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

败下阵来的敌人随即又展开了更加猛烈的进攻,有几发炮弹就落在了不远处。韦昌进觉得左眼被什么猛扎了一下,一阵钻心地疼。他随手一捂,鲜血从指缝流出,再一摸像是摸到了一个小肉团子,扯了一下,感到头痛欲裂。


韦昌进为某兵种训练基地官兵讲战斗故事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眼球被弹片打出来了。

战斗还在继续,韦昌进顾不上疼痛,用手托起眼球,咬紧牙关,往眼窝里一塞,迅速转移到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

拿起报话机大声喊:向我开炮!

由于受伤太重,韦昌进整个人都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中。让他再度清醒过来的,是一阵阵猛烈的爆炸声。韦昌进勉强爬起来,就看到已有三四十名敌人往自己所在的地方冲来。

虽然拿枪困难,但一只眼睛还是能观察敌情的。韦昌进拿起电话向指挥所报告自己的位置,为己方的炮兵指示目标,想要靠炮火打击敌人。

就这样,炮兵根据韦昌进报告的敌情和方位,先后打退了敌人8次连排规模的反扑。

因为伤势太重,清醒了没多久的韦昌进又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他清楚地听见了敌人的说话声。


工作中的韦昌进

这意味着,敌人已经爬上了阵地。

“只要有一口气,就要战斗到底,就决不让敌人占领一寸阵地!”韦昌进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观察敌情,向排指挥所报告。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韦昌进对着报话机大声呼喊:“排长,为了阵地,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那场战斗打得异常惨烈,从凌晨5点多一直持续到晚上七八点钟。万幸的是,我方的炮火像长了眼睛一样,没有炸到韦昌进藏身的掩体。


1986年6月,韦昌进从前线返回老家,和母亲汪生兰在自家房屋前合影

晚上8点多钟,当韦昌进的战友找到他时,5个参与这场战斗的战友,只剩下了韦昌进和双目已经失明的苗廷荣。

在那种艰苦环境下,时间就是生命,早抢救五分钟,就有生的希望。韦昌进坚持让战友先将苗廷荣送下阵地,等到又上来3名增援的战友,他才被背下阵地。

多年后,谈起为什么坚持先抢救战友时,韦昌进笑了笑:“说实话,我也不是不怕死,但是在那时候,苗廷荣除了眼睛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没受伤,我感觉他活下去的希望要比我大。”

七天七夜,韦昌进在与死神的较量中获得了胜利,昏迷多天后醒了过来。


韦昌进和家人在一起

如今,韦昌进的左眼已经装上了义眼,这让他在读写材料时,要比正常人困难得多。体内残留的4块弹片也让他每次乘火车或飞机出差时,都要面临安检设备“吱吱”报警的“尴尬”。

不过,韦昌进没有丝毫怨言。他说,自己要用时刻冲锋的战斗姿态做好每项工作。

综合鲁中晨报、南京日报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