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恽代英:临刑讲演令狱卒颤抖难扣扳机

发布时间:2018-08-17

恽代英像

1986年8月20日,恽代英烈士纪念碑揭碑典礼在南京江东门外举行。

恽代英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早期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于1895年生于湖北武昌。他学生时代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是武汉地区五四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被选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宣传部部长。他创办和主编的《中国青年》,培养和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

下笔万言,著译勤奋

恽代英在1919年9月9日,写信给少年中国学会负责人王光祈,申请加入少年中国学会,并于1920年4月进行《少年中国丛书》的编辑工作。舒新城正是读了恽代英发表在《少年中国》月刊上的《怎样创造少年中国》一文,在三年后加入少年中国学会。在没有见面以前,舒新城开始也以为恽代英和当时文人一样,是一位“翩翩佳公子”。见了面后才晓得他深度近视,身着蓝布学生服、青年鞋,满头“怒发”,终年不戴帽子,是那样的“辩才无碍”,那样的朴素真挚。

恽代英系出名门,他文、史、哲学皆通,中国古典文学也很有造诣,懂英文,富有世界科学知识。他写文章从不打草稿,顺手拿到一张纸头就写,要言不繁,明白通畅,不需要多大修改,写完就是一篇绝好文章。

1930年夏,他在上海独人撰写单页刊物《每日宣传要点》,每日约五百字至一千字。他从家里出发在路上边阅读边思考,一踏进工作地点,坐下来就开始动手写稿,并坐的机要秘书同时打字跟进。这样从开始动笔,到印刷不到半小时完成,同时也准备好发行工作了。这样的速度,让同是文章圣手才思敏捷的周恩来也赞扬说:如此迅速地写好一篇稿,印好以至发行到群众的手中,只需个把钟头,整个世界历史上是破天荒的。

译作《阶级斗争》

恽代英著译中影响最大的是《阶级争斗》。1920年初夏,25岁的他受陈独秀之托,将考茨基的《爱尔福特纲领解说》一书译成中文,译名为《阶级争斗》。后来毛泽东在延安接受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时说:“在寻找马列主义初期,三本书特别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其中一本即为恽代英译的《阶级争斗》。”

博闻强记,讲演天才

文学家茅盾称恽代英是天才的雄辩家,在讲演时始终神色不变,慢条斯理,保持其一贯的冷静而诙谐的作风:有时嘲讽,有时诙谐,有时庄言,历二三小时,讲者滔滔无止境,听者亦无倦容。

一位曾与恽代英一起坐牢当过国民党军官的黄埔学生说:恽先生虽在被捕时,以拒捕自毁面容,但他们几个黄埔学生听其谈吐,已晓知他是恽先生了,因为他们曾多次听过恽先生感人至深的讲课。假若指控出来便可以减刑领赏,但他们均互相密誓决不泄露,并在生活上尽力照顾恽先生,由此可见恽代英讲演的魅力。

恽代英一次在武昌军校晚会上发表讲演时,前面已有二三人讲话,听众已是很不耐烦了,他是最后讲话的一个人。讲演之前,他独自先大笑三阵,全体听众也哄然大笑起来,以为他是因中暑而发起神经病来了。然而并不是,恽代英见大笑之后听者疲倦的精神为之一振,就开始讲演。差不多每讲到一刻钟的时候,必讲滑稽话几句插入其中,又引人大笑一阵,再继续讲,直至讲演结束都没有人感觉时间长。

话剧《雨花台》中的恽代英

恽代英最后一次讲演是在他临刑前,面对一个手指扣着扳机的狱卒讲的。

他站立墙壁一隅,平静地说:“蒋介石走袁世凯老路,屠杀爱国青年,献媚于帝国主义,较袁世凯有过之而无不及,必将自食恶果……”

狱卒奉令举枪,双手颤抖,很久无法扣动扳机。

“我身上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副近视眼镜,值几个钱。我身上的磷,仅能做四盒洋火。我愿我的磷发出更多的热和光,我希望它燃烧起来,烧掉过老的中国,诞生一个新中国!”

后来监狱长不得不临时换了一个行刑手来执行枪决。

克己苦行,墨子精神

圣贤墨子,是战国时期一位典型的利他主义者。

与恽代英走得最近的革命家萧楚女评价:“像代英这样的人,在古往今来的圣贤中,只有墨子倒有点像,代英就是现代墨子。”

恽代英也曾对人说:墨子主张摩顶放踵以利天下。

恽代英手记

恽代英的节俭是出了名的。平头,深度眼镜,蓝布长衫子,为恽代英的个人标志。他的气质应为多血质加黏液质,开朗健谈,克制温和。

1921年秋天,经少年中国学会会员的陈愚生推荐,恽代英应聘到四川泸县任川南师范教务主任,后转任校长。

在他还没有到校时,学生们就已经晓得他是五四新人物了。当时的川师校长王德熙也为少年中国学会会员,自命新人物,平常西装革履,洋气十足。因此,同学们推断恽代英也当是个西装革履的风流潇洒的新青年。

一天下午,听说恽代英已抵达学校了,大家都拥到教员寝室去张望。只见里面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光着头,黑黑的脸膛上戴着一副圆眼镜,穿一件粗布长衫,脚上一双青布鞋,正在整理书籍与行李,便以为是恽代英的仆人。有人问:“恽代英先生什么时候到?”

“马上就要到了。”恽代英本人如此回答。

晚上的欢迎会上,当王校长介绍:“这就是我们新来的教务主任恽代英先生!”同学们才恍然大悟地惊叫起来。

正是因为恽代英的俭朴与乐于助人,以及布道新文化,而被誉为“川南青年导师”。

1923年2月,恽代英受吴玉章之邀到了成都。一天他上午到成都高等师范学校作讲演,立刻名满成都各校。下午校长吴玉章就指示训导长王右木送来高师教授的聘书。

在成都教书时,有学生问:“四川的什么东西好?”

他毫不迟疑地回答:“红苕和草鞋。”

这是因为他在授课时,为了赶时间常常在街头买几块烤红苕,一边吃一边走。至于穿草鞋,他是由重庆走了11天至成都的,早已穿习惯了。

恽代英在成都高师教授时,月薪为100元;然而他每月只花费四元,余下帮助弟妹与朋友和学生;再有就用以支援他与友人在武汉建立的利群书社了。

那时,成都的橘子又红又大又甜,当时许多省外教师都喜欢买,恽代英却舍不得吃。

诗人柳亚子在《哭恽代英五首》中有句:“苦行嗟谁及,雄文自此休。”可以为恽代英行状的准确写照。

英勇就义,光照千秋

恽代英纪念馆

恽代英从事革命活动在上海被捕,后转押在南京江东门外“中央军人监狱”。 中共党组织设法营救,就在他即将被提前释放时,被叛徒顾顺章出卖。蒋介石急令军法司司长王震南到狱中核对。王震南拿着恽代英在黄埔军校的照片来到监狱。恽代英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轻蔑而自豪地说:“我就是恽代英!”

王震南劝降失败,遂将其加上镣铐,关进单人牢房。

蒋介石闻讯后,亲自下令就地处决!

恽代英自知将辞人世,便写下了绝命诗:“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

1931年4月29日午时,恽代英神色坦然,昂首挺胸步出了牢房,沿途高唱《国际歌》。临刑前,面对执行的刽子手,恽代英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就义时年仅36岁。

文学家茅盾深情地回忆道:“代英刻苦宽厚,无丝毫嗜好,未尝见其疾言厉色,友朋呼之为‘圣人’。终年御一灰布长袍,不戴帽。体貌清癯,而精力过人。横遭摧折,不得展其抱负,是亦中国革命一大损失也,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