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南京“戏改”与文艺“整风运动”

发布时间:2018-06-19


图为《白水滩》中张桂轩饰十一郎。

1952年6月19日苏南区、苏北区和南京市文艺界的整风运动先后开始,要求在“三反”运动的基础上,进一步揭发文艺界存在的问题,检查领导思想,整顿文艺组织,以达到改善领导,改进工作,继续贯彻毛泽东文艺方向的目的。

1951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学校中进行思想改造和组织处理工作的指示》,要求在学校教职员和高中以上学生中普遍进行初步思想改造的工作。此后思想改造的学习运动从教育界扩展到文艺界和整个知识界。从12月起,文艺界开展了整风学习运动。文艺整风学习首先从北京开始动员,随即天津、东北、华北等地的文艺界仿照北京的做法相继推开。

整风的方法是认真学习全国文联规定的文件,如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实践论》等,检查思想。各地文艺界、电影界、戏剧界、音乐界、美术界等方面的领导人和作家、艺术家根据整顿文艺思想和作风的要求,检查工作,开展自我批评;同时发动广大文艺工作者克服当前存在的“思想界限不清”、“严重自由主义作风”等不良倾向。

与此同时,南京也在进行长达十年的戏曲、曲艺改革工作。1952年7月17日,《华东戏曲剧目审定委员会规章》(草案)出台,要求,结合“三反”、“五反”运动、“整风运动”,加快南京市的戏改进程。南京对全市戏曲、曲艺界从业人员进行分期分批政治轮训。其目的是通过政治轮训,提高艺人们的阶级觉悟,加快思想改造,教育。通过“三反”、“五反”运动和“整风运动”,南京整肃了一批戏曲、曲艺界的“坏分子”,赵万和等8人被捕入狱,有14人被逐出文艺队伍,有1人被清理出戏改干部队伍。

在此之前的1951年12月,南京将力进扬剧团改组为民营公助的南京市实验扬剧团,以该团为试点,在全市剧场和剧团推行民主改革,依据各场、团的实际情况,分别建立了管委会、团委会,及其领导下的各工作部门或工作小组,实行民主集中制和民主评薪制,各场、团都制定了相关管理制度。

此后,南京也出台了戏曲界改制的三项措施,即:打破封建的包银制和加票制,废除旧班规,取消班主制,以及旧徒弟制、养女制、经励科制,试行民主管理制;改“幕表制”为“剧本制”,同时建立导演制,改旧戏、演新戏,吸引观众,打开演出市场;精减人员,节约开支,降低演出成本,生产自救、自力更生、克服困难。

这一时期,南京的艺人们创作、排演了一大批新剧新词。戏曲方面,京剧、扬剧、淮剧、越剧、通俗话剧等剧种创作或改编、移植的剧目近30部。特别是京剧《九件衣》(编剧:宋之的、铁夫、东川、金人,演出:李宗义、赵晓岚剧团),在南京大戏院演出后,引起了很大反响。该剧后被扬剧、越剧等地方剧种所移植。曲艺方面,大鼓、河南坠子、相声、南方滑稽、扬州小调、评词、太平歌词、快板、小调滑稽、洋片等曲种的艺人,创作各类新词新曲近百首。

南京还组织全市艺人参加抗美援朝和捐献“鲁迅号”飞机义演活动,以及慰问军、烈属、伤员演出活动。80高龄的我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桂轩剃须重登舞台,在中华剧场演出了《白水滩》。1951年6月18日至10月28日,不到半年时间,南京文艺界为抗美援朝捐款1亿1千多万元(人民币旧币),表现出了艺人们极大的爱国热忱。

这一时期的戏改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剧目审查缺乏相对统一的标准;创作新戏、改编旧戏的方向茫然,莫措手足,出现了漠视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倾向;一些创作、改编的戏曲、曲艺作品违反了艺术规律,公式化、概念化、反历史的倾向较为严重;有的剧团甚至把戏曲演员的髯口、贴片也列入戏改的内容,有的曲艺班社竟要求曲艺演员在舞台上“开打”、“翻跟头”、“跑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