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国民党败退台湾,民国档案接收始末

发布时间:2018-10-11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1952年10月11日,西南军政委员会根据政务院决定,将重庆的原国民党中央机关的3980箱档案移交南京史料整理处集中整理保管。后分三批运抵南京。

南京史料整理处成立于1951年2月,原隶属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1964年改隶国家档案局,并易名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目前,该馆是集中保管中华民国时期(1912-1949)各个中央政权机关及其直属机构档案的国家级档案馆。

国民政府的档案,包括南京国民政府、重庆国民政府时期及抗战胜利国民党还都南京后中央机构各部委组织形成的数量庞人的档案资料。其中除了一小部分于1949年移往台湾外,绝大部分留存大陆,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所收藏。这里典藏了230多万卷民国时期历届中央政权及直属机构档案,如果按件计,档案应有数千万之多。

抗战时期,大量珍贵档案西迁

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推翻帝制,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史称南京临时政府,孙中山当选为临时大总统。未料辛亥革命的果实被袁世凯窃取,孙中山仅仅做了3个月的临时大总统便“让位”而去,未及将“博爱”理想付诸实现。南京临时政府尽管存在的时间不长,形成的文书档案数量馆藏仅100多卷。但弥足珍贵,其中有孙中山亲笔批示和签发的文件。

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1923年,在广州成立了大本营。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后,胡汉民、廖仲恺等于7月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随后进行了北伐战争。

北伐军攻克武汉后,广州国民政府迁往武汉,史称武汉国民政府。从护法军政府直至武汉国民政府,这一时期的南方革命政权所形成的档案数量颇大,其中有不少孙中山亲笔批示和签发的文件以及书信和手稿,有国民党第一、第二次个国代表大会以及反映同共合作和北伐战争的文件等,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其中央政府各部院陆续设立了档案机构,如总档案室、分档案室、档案处、掌卷室、管卷室等,但始终没有建立起国家档案馆,也没有统一的档案行政管理机关。档案管理体制基本上是分散的,各部门档案机构互不统属,各行其事。尤其是地方机关,管理人员世代相传,师徒相承,管理方法因循守旧,秘不示人,把持垄断档案,被称为“卷阀”,严重影响了机关文书与档案的管理和行政工作效率。

1933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内政部次长甘乃光为主任的行政效率研究会,发动“行政效率运动”。文书档案改革为其内容之一,其核心是在机关推行文书档案连锁法,历时两年。通过改革,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和地方部分机关改善了文书处理与档案管理工作,打击了“卷阀”,提高了办事效率,还推动了档案人员的培养教育,促进了对档案业务知识理论的研究。

1935年,国民党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正式开工兴建,馆址选在明故宫西侧原武英殿遗址,一年后,国民党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竣工。

1937年,抗战爆发,党史馆已收存档案多达10万件,包括国民党中央秘书处移交的广州和武汉国民政府时期重要档案161箱。为了档案史料的安全着想,分批先行运送至长沙,暂存了4个月后,又转道长江,装运木船,迁运至重庆。

在重庆,这些档案遭遇了多次“搬家”。一开始,档案藏在重庆北碚缙云山绍隆寺,但因为人多眼杂,加上有盗贼出没,于是搬到了沙坪坝对岸的盘溪观音庵,但这里总是有日军的飞机在上空盘旋,于是又搬到了吴家大洞。

直到1940年初,档案收集整理工作才恢复。这时征集工作以抗战史料为重点,从1938年至1944年共征集到12.1万余件史料,其中抗战史料达2.6万余件,是所藏档案史料的大宗。

此外,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加强了西南国统区一些大中企业和金融机关的档案管理工作,如建立纲、类、卷、案4级分类法、按地域四角号码排列档案、文书档案与科学技术档案分别保管等。

抗战胜利后,所有档案史料分两批先后于1946年6月和9月运回南京,入藏党史馆档案库。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着重整顿军事部门的档案管理工作。军事委员会和国防部在1945~1947年间几次颁布“非常时期”档案处理办法;1947年国防部颁发《档案手册》,规定军事机关档案分为临时、中心和永久3类,分设机构保管,定期向全军档案库移交;开办训练班,培训高级军事机关、部队和军校的档案人员,以保证新法的推行。

南京史料整理处成立

沿着国民党溃逃路线接收档案

1949年,国民党党史史料陈列馆里的重要档案史料,分两次运往台湾,共计580箱,重约97吨。

1951年1月12日,受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委派,“纯正的历史研究者”、中国现代档案专家王可风抵达南京,受命筹建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南京史料整理处,开始接管国民党中央政府各机关档案。

国民党政府崩溃惊惶逃窜时,当时南京政府的档案,除了一部分加以焚毁外,大都遗弃下来;带走的一部分也沿途丢弃,遗弃在大西南重庆、昆明等地。因此,除去在南京接收到的大批档案外,王可风带领二史馆老一代档案人,沿国民政府的溃逃路线接收档案。

面对大批接收进馆的堆积如山、散放如海的档案,王可风和他的同事们将之形象地称为“档案山”“档案海”。这些被国民党遗弃的档案,紊乱不堪。有的尚完整,有的有粗略目录,有的连登记册子也没有,有的就是一堆散乱文书。

面对杂乱的档案,王可风他们制定了一套符合实际的整理方法,经多年努力,到了1964年,“浩繁的档案初步整理出来了,有章可循,有目可查,而且整理汇编了数千万字的史料”。这一年,南京史料整理处改归国家档案局领导,更名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现在,二史馆典藏的民国档案史料,合计一千多个机构230多万卷。凡是民国时期历届政权(南京临时政府、民国北京政府、广州及武汉国民政府、南京国民政府、汪伪政权等)的首脑机关,各部、院及其所属机构,以及军事、经济、文化机构,党派及社会团体等等,所有这些机构的档案都有收藏,内容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