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一九四九 从和平渡江到军事渡江

发布时间:2017-04-13

1949年4月,解放军百万雄师饮马长江,做好渡江作战的准备。

与此同时,国民党政府派出和平协商代表团,试图以谈判达到“划江而治”的局面,坐稳江南半壁江山。

4月15日,双方代表举行第二次会议,焦点是解放军渡江问题。中共从人民渴望和平的大义出发,提出“和平渡江”方案。

南京国民政府幕后操纵者蒋介石,却拒绝在双方代表争取的和平协定上签字。人民解放军决定,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1949年4月,以周恩来为首席代表的中共代表团,同以张治中为代表的国民党政府代表团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

日暮途穷的蒋介石,企图能“划江而治”

事实上,1948年底,南京国民政府已经精锐丧尽。

迫于战场压力,1949年元旦,日暮途穷的蒋介石发表了乞和的新年文告,暗示自己将下野。

为达“划江而治”的目的,下野之前,蒋介石集中部署军事给中共施压,任命了一批亲信首领担任长江江防指挥官。1月21日宣布下野后,还召开会议商讨长江防御。

蒋介石的江防措施


南京湖口段及以南敌军分布要图

连他的政敌、“代总统”李宗仁,也意欲通过谈判谈出“南北朝”,与中共“划江而治”。

对于国民党的“和平”攻势,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8项条件作为国共谈判基础,以和平方式达到取得革命彻底胜利的目的,使国家少受损失。


“和平将军”张治中

4月1日,南京和平协商代表团,乘飞机赴北平。张治中为团长、邵力子等5人为成员、卢郁文为秘书长、屈武等3人为顾问。

张治中的和谈“底线”,是希望能确保长江以南若干省份的完整,由国民党领导。对此,出发前的3月,张治中曾到浙江溪口(蒋介石老家)向蒋介石汇报,得到了蒋的首肯。

为争取谈判成功,中共修改渡江作战时间

谈判的第一阶段,南京代表口径一致,要求中共不要过江。中共代表同样口径一致:人民解放军必须渡江。

毛泽东也在《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中宣告:无论是否接受8项条件的协定,人民解放军总是要前进的。

鉴于南京代表再三请求,为争取谈判成功,毛泽东亲自会见南京代表,就战犯名单、军队整编、解放军渡江等,凡中共所能作出的让步都交了底。

其中一点,人民解放军必须过江,其时机可以在签字后实行,或经过若干时日后再过江。张治中等表示可以接受,于是向南京请示。

渡江战役总前委五人组

毛泽东还电示渡江战役总前委:原定15日渡江,推迟至22日。假使政治上有必要,还准备再推迟7天,即23日至29日。

中共的积极态度,却没能得到国民党的回应。李宗仁指示谈判代表团“渡江问题应严加拒绝”,坚持“划江而治”。

提出“和平渡江”方案,限定签字日期

得悉国民政府的态度,毛泽东指示周恩来举行一次正式会议,解释协定草案的要点。如提出异议,仅作记录。

4月13日,谈判在故宫勤政殿正式开始。

周恩来将草拟好的《国内和平协定草案》交给张治中,南京代表团经过一天多的研究,提出40多处修改意见。

毛泽东指示,坚持应该坚持的,忍让可以忍让的。结果采纳了半数以上,形成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8条24款。

4月15日,双方代表举行第二次会议。焦点是解放军渡江问题,是采用战斗渡江,还是和平渡江。

为保证协议签字以后有效实施,解放军必须渡江接收。在长江下游扬中、江阴2县,和中游的繁昌、南陵等8县,由解放军和平渡江,接管这10个县。

这样,长江以南在国民党政府管辖下的部队,要想率部叛乱破坏协定时,将有所顾虑。

最终,双方对《国内和平协定》达成共识。周恩来郑重声明,4月20日为最后期限,如果同意就签字,否则马上过江。

渡江战役前夕,三十五军在江浦城北举行誓师大会

彼时,人民解放军已集结长江以北。一旦国民党签字,则由原先准备的战斗渡江改变为和平渡江。

国民政府拒绝签字,百万雄师过大江

只是,双方代表竭力争取的和平大好时机,最终却白白断送。

4月16日,南京代表团带着和谈协定文件,乘专机飞返南京请示。第二天,李宗仁派人乘专机前往溪口,面见蒋介石。

据说,蒋介石一见协定文件,便拍案怒斥:“文白(张治中的字)无能,丧权辱国!”拒绝接受这个文件。

由于蒋介石这个幕后操纵者强烈反对,4月20日,以李宗仁代总统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国共北平和谈终告破裂。

解放军攻取浦口

是夜,解放军中突击集团率先渡江,迅速突破安庆、芜湖间国民党防线。

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4月21日,毛泽东、朱德下令:“向全国进军!”我军百万雄师在西起湖口,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上横渡长江天险。仅用四天,一举摧毁国民党集团苦心经营了3个半月的江防。

4月23日,第35军的勇士们高举红旗,直下伪总统府,把革命的红旗牢牢插在总统府门楼上。

参考资料:

《渡江战役中和平渡江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