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东南三杰之邹秉文的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8-06-09

邹秉文先生一家一排右二为邹秉文

邹秉文,原籍江苏省苏州市,中国植物病理学教育的先驱

1985年6月11日,中国农学家、教育家邹秉文逝世。时间推回至69年前,23岁的他正倚着甲板栏杆,出神地望着大海。

这位戴着黑色细边眼镜,留着平头,颇有学者风度的年轻人在回国后,创办大学,为国家培养一大批专家学者;改革农业教育,先后在9个省创办农业试验场,提高了农业产量;创办中国首家防治虫害机构,为病虫害防治事业打下基础;创建中国商检机构,成为中国商检的奠基人;著书立说,成为一位有重要贡献的科学家和教育家......

中国商检事业的奠基人

1928年,民国政府工商部决定由中国自主实行进出口商品的检验,首先在上海筹建上海商品检验局,任命邹秉文为局长。民国政府要员认为商检局是肥差,纷纷向他推荐亲朋好友。邹秉文表示:商检是一个涉及多学科的检验执法机构,必须有一批专业技术人才,否则,很难担当此任。为此,他坚持惟才是举,向社会广招贤能。先后招聘了蔡无忌、吴觉农、张伟如、汤成等一大批专家学者,形成实力强大的检验队伍,开展了对皮革、棉花、茶叶、纺织品等14种出口商品的检验。

那时的商检,一无所有,一切从零开始。邹秉文带领一批年轻的专家学者,克服重重困难,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奇迹。创业之初,他闭门谢客,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夜以继日地忘我工作,先后参与撰写、修改商品检验法,商品检验条例、规程、实施细则等,为当时检验进出口商品和后来起草商检法规、条例、实施细则提供了依据。

与此同时,为了提高检验技术,改进生产,提高出口商品质量,在局内成立了技术研究委员会,局长和科技人员皆为会员。在他的主持下,开展了农作物、牲畜、丝绸、化学工业品、植物病虫害等5大类52种商品的调查研究。

1929年12月,上海江湾地区发生牛瘟,很快就波及到浦东各地,严重影响出口贸易,也严重威胁千家万户农民的耕牛。他为此焦急万分,果断采取一系列措施:

———对确诊为患有瘟疫的病牛,就地销毁,禁止食用;

———对上海牛肉,禁止内外销售,防止蔓延传播瘟疫;

———组织科研人员,昼夜研究抵抗牛瘟血清......

他和同仁们经过艰辛努力,终于研制出抵御牛瘟的血清药品,挽救了许许多多的耕牛和乳牛,保证了出口牛和牛肉的质量。

邹秉文带领其同事(许多是他的学生),几经努力,还研制探索出棉花品质的烘验方法、畜产品的干蛋白、肠衣漂白法、生牛皮消毒法等,并获得科研成果,这为提高出口商品质量和提高检验人员的技能都提供了科学依据,使中国商检蜚声海外,为中国商检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他被誉为“中国商检事业的奠基人。”

为国鞠躬尽瘁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当时国产棉纤维短,细度差,产量锐减。再加战争的创伤,全国人民缺衣少被,情况十分紧急。上海棉纺织界负责人顾毓王泉、吴味经等想起在美国和昌公司工作的邹秉文,便致电请邹秉文代为购买美国斯字棉种数百吨。

邹秉文获悉中国人民解放军将要解放全中国,欣喜万分,决心回到祖国,为新中国的建设做贡献。当接到顾的电报后,立即对美国斯字棉种进行实地考察,并立即复电:“经考察,美国斯字棉种已退化,其纤维短,细度差,产量低,在美国已经淘汰。”

“你是农作物专家,能否购买到优良棉种?”顾毓王泉焦急地问。

“有。美国研制出的岱字棉种,产量高、质量好,美国种棉农场都购买岱字棉种,再加上美国政府对新中国实行封锁政策,估计收购难度很大。”

“请你在美国尽快选购几百吨岱字棉种,力争赶上明年播种之用......”

邹秉文表示竭尽全力,完成祖国托付的这一艰巨任务。他辗转到美国南方几家棉种公司,讲明来意。岂料一家家公司都托词:“岱字棉种已颗粒无存......”

和昌公司老板得知,欲将汇款退回中国。而邹秉文为祖国效力心切,亟力劝阻:“千万别退款,我想方设法去购买。”

当时邹秉文患病毒性流感,四肢酸痛,浑身乏力,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一步地向机场而行。老板劝他病愈后再去。他说:“再不抓紧时间采购,更无法买的到,到那时,我无脸见父老乡亲。”当即飞赴美国密西西比州产棉区。

邹秉文深知自己一人力量有限,便找当地几位华侨帮忙,一同驾车到农村私人农场采购。侨胞们费解地问:“为什么费这么大的劲来采购岱字棉种呢?”邹秉文便向他们讲明岱字棉良种的重要用途。侨胞们听后,都恍然大悟,愿在异乡为新中国的建设出力。

“要购买多少?”侨胞们问。“越多越好。”邹秉文吩咐,“对此,不要声张,不分昼夜,尽快尽量抢购。”继而,他向华侨传授鉴定岱字棉种的方法。经大家努力3天内居然购到496吨。侨胞们腾出一个仓库,帮忙打包,运到新奥伦港,欲转船运往青岛港口。岂料美国对中国实行禁运。邹秉文只好找朋友帮忙转船绕道南美,几经周折,所幸未误农时。

1950年初,这批岱字棉良种安全运抵青岛港口,赶上了播种季节。邹秉文当时最担心的是此事被美国政府觉察,扣下棉种,这样,祖国就很难得到大批优良棉种了。当他得知这批棉种已运到,如释重负,一颗悬在喉咙上的心放了下来。

1950年秋,新中国的棉花产量比上年猛增55.8%。

1951年初,周恩来总理和邓子恢副总理(他负责抓农业)得知此事后,非常感激邹秉文的爱国之心,把岱字棉种视为珍宝,指令在全国大量推广种植,1951年又继续增长48.8%,并连续数年,获得丰收。

中国的棉产量连续数年都在猛增,这引起了美国政府的高度关注,责成有关部门搜集其情报。1953年终于查出为中国推广岱字棉的种子,是由邹秉文购买并运出的。于是,在1953年11月,邹秉文夫妇被美国纽约移民局传去问话。整整一天,照明灯直射在他俩的脸上,不让吃,不给喝,查询的话题始终围绕着:“你为什么要为中国共产党运去大批优良棉种?”

邹秉文很坦然地回答:“我是中国人,我是学农的,为了发展中国农业,为中国购买棉种是我应做的事。况且和昌公司经营中美贸易已有多年,这次购买棉种也是公司的业务。至于两国政治问题,我们商人一概不知,也不闻不问。如果说棉种不能运往中国,那么,你们美国的船运公司为什么接受这笔生意呢?”

对方又绕着弯地问:“你们为什么把5个子女都放回新中国,是否早有思想准备?”邹秉文反问:“你们美国当父母的,管得了自己成年儿女的志愿和选择吗?”对方见从邹秉文夫妇嘴里掏不出什么政治意图,又感到自己理屈词穷,便硬把他们夫妇的护照扣了,不放他们离开美国。

邹秉文回国心切。他借口去欧洲旅游,才取回护照。周总理早知邹秉文曾是中国东南大学三杰(另两杰为茅以升和杨杏佛),很希望他早日回国。周总理在欧洲访问时,曾亲自登门拜访邹秉文夫妇。

邹秉文回国后,在周总理的关怀下,被任命为农业部和高教部的顾问,1957年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直到谢世。

在这期间,他经常深入调查研究,倾听同仁们的呼声,积极为国家教育部和农业部出谋划策,提出许多好的提案;为国家商检和动植检等部门的决策提出许多有价值的建议。

几十年中,邹秉文呕心沥血,为发展中国商检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他的非凡业绩和重大科学成就,赢得了国内外权威部门的肯定和赞誉。(资料引用《中国检验检疫》2002年第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