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陆子冈:一代治玉圣手

发布时间:2018-06-15

1974年6月18日,“中国江苏省国画、工艺美术展览”参加“人和他的世界”国际博览会,是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开幕,展出了400多件中国绘画、漆器、刺绣、玉雕等艺术品。

其中,玉雕作为中国独有的技艺之一,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和鲜明的时代特征,各个时代的玉器反映出各个朝代的社会环境、政治思想和艺术风格,也反映出人的社会地位和审美意趣,每件玉雕品的产生都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每件玉雕品的器型、纹饰均昭示着特定的文化内涵。

(琢玉)

历史悠久的玉雕业,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玉文化和玉雕这一独具东方意蕴的雕刻艺术。

而在中国玉雕中,较为独特的一类——苏雕玉器则以“精、细、灵、巧”闻名于世。苏州玉雕艺人将文人气息与江南情调融入雕刻之中,使玉雕作品兼具了诗、书、画之意境。

在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记载道:“制玉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当时北京和苏州为我国两大制玉中心,苏州制玉以精巧著称。苏州城南的专诸巷一带为制玉作坊集聚之处,大批技艺精绝的名师巧匠云集其间,其中首推陆子冈。

(古人制玉图)

昆吾锋尽终难似 愁煞苏州陆子冈

陆子冈是太仓人,他自幼在苏州学艺,终成一代玉雕巨匠。心灵手巧的他,小时就喜爱雕刻,从太仓到苏州落户后,就在城外横塘镇一家玉器作坊拜师学艺。由于他天赋过人加上勤学苦练,雕刻技艺不断提高。他改传统“沙碾法”为“刀刻法”,并擅长平面减地的线刻技法,也就是浅浮雕。其所制玉器作品多数形制仿汉,颇具古意,形成空、飘、细的艺术特色。

陆子冈玉雕技艺享称吴中绝技,且位列吴中绝技之首的玉行代表人物,制牌非常讲究,有“玉色不美不治,玉质不佳不治,玉性不好不治”之说。他制作玉器时把主要功夫放在巧作镶嵌上。如一茶晶花插,选用茶、白两色玉料,茶色琢树干,白色琢梅花,两色镶嵌而成。老干白梅,如阵阵清气袭人,其构思之巧妙令人拍案叫绝。

(明 旧玉荷叶洗,以荷梗为柄,有「黄甲登科」四字草款与「子刚」二字篆款)

《太仓州志》曾有记载:“雕玉器,凡玉器类砂碾,五十年前州人陆子冈者,用刀雕刻,遂擅绝今。所遗的玉簪,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一枚价值五六十金。”

陆子冈刀干练清秀,阳刻线条能细如发丝,内容多为选节名家诗句。这种符合主流审美的创新玉雕,深受文人喜爱。徐渭就在《咏水仙簪》中用诗文称道:“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锋尽终难似,愁煞苏州陆子冈。”其作品纤秀玲珑,脱尽人间烟火而不凡,对陆子冈治玉高度赞扬,可见陆子冈声名之盛,其高超绝伦、巧夺天工的琢玉技艺可见一斑。

君子与玉比德

明代的手工业管理非常严格,有着森严的等级划分。这个时候正是程朱理学发展极致时期,琢玉工匠身份卑微。陆子冈因父母早逝而使得他四处求艺,潜心钻研雕刻,他在琢玉中练就一手绝技,使雕刻技艺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所制的玉器富有变化,方圆扁平,意之所到即能成器,而且“治玉”富有文韵,被万历皇帝招之宫中专为皇家琢玉,成为名闻朝野的玉器雕刻大师。

(明 子刚款白玉簪,阴线刻篆书“子刚”,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以高超技艺力拨群雄的陆子刚,使众多文人雅士不得不放下恃才傲物的姿态将其视为上宾,许多诗词杂录对“子冈玉”不遗余力赞美。他作品题材多样,形制多变,飞禽走兽无不入画,杯盘壶炉皆能制作。不少作品上还铭有诗文,书体有草书、行书,笔法清秀遒劲;还有或篆或隶、图章式“子冈”或“子刚”、“子刚制”落款。

文人雅士之间常以玉会友,相传陆子冈与唐伯虎交情甚密。唐伯虎有一个扇坠是陆子冈所赠,坠子上刻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小老虎,这是陆子冈一生中唯一没有署名的玉雕。在苏州民间还流传着两人联手救人的故事。那一年,苏州的装裱行墨香斋的米云山掌柜,到唐伯虎家中哭诉,说:“前日苏州府衙送到墨香斋一件宋代的名画,是给皇上的贡品,两日后就要送往京城,因品相稍有暇皉,特意送到米掌柜处连夜稍作修补,不料走漏了风声,晚上来了几个贼人,虽抢回了宝贝,但是名画却严重受损,无法交差了。”

说完米掌柜就跪地求唐伯虎帮其修复此画,并救其一家老小。唐伯虎见状立即打开米掌柜带来的包袱,把画轴放到书桌上,并小心翼翼地将画展开。这是一幅宋代的“春江水暖图”,绢布水墨,意境清新,一股春意扑面而来,确是一幅上乘之作。只是有两处已经撕毁,残缺不全了。再一细看,更叫人称奇的是此画轴雕成两支青竹,枝叶清晰,上有鸣虫展翅,如闻其鸣,可惜有一支画轴已碎成几段了。

唐伯虎心中不仅暗暗叫苦,修复此画,简直是不可能的。经过一番思索后,唐伯虎对米掌柜说:“若只是修复这幅画作,我将全力为之,尚有药可救,只是这玉雕画轴,苏州玉行唯有一人可以复修,便是子冈先生,只是陆先生性情怪异,不知肯不肯帮你。况且,即便陆先生肯帮你,只怕如此精细的雕工,没个三五十日怕是完不成。”

无计可施的米掌柜听从唐伯虎之言,前往玉石巷的子冈玉坊内,求助于陆子冈。陆子冈接过画轴仔细观看,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陆子冈才缓缓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道光,嘴里缓缓地吐吐出几个字:“明天一早来取吧”。望着米掌柜离去的背影,陆子冈喃喃自语道:“米家十几条人命呀……”旋即走进了刻玉室。两天以后,这幅修复后的名画如期送往京城,没有一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子冈玉”之生死结


(明 青玉炉,下有子冈连珠印。底刻一印曰:永宝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陆子冈创刀雕工艺,用于减地阳文、镂空、立雕、浅浮雕等技法,有独到之处。陆子冈不光技艺高深,且能书善画,所有雕刻,从设计、绘画、题款均出自自己之手。当时不少封建文人和士大夫阶层中的名人,对陆子冈分外尊重,以能得到陆子冈所雕玉器为荣幸,当作珍品收藏。

曾流传这样一则故事:明嘉靖帝对陆子冈治玉十分赏识,召陆子冈进宫雕玉。嘉靖帝为了考验陆子冈的本领,交给他一支小小的素面玉石扳指,让其在上面雕“百骏之图”,在这样的小扳指上面雕一百匹马实在困难。几天后陆子冈便将雕好的扳指呈给皇帝。嘉靖帝拿过一看:扳指上只有三匹马,另雕有群山和山峦下的一座城门。一匹马已奔跑进城门,一匹马正向城门处奔去,另一匹马刚奔出群山,只见一个马头,其余隐入山峦之中,山中尘土飞扬,如有万马奔腾。这种以虚代实的构图意境,很得嘉靖皇帝的赞扬。

陆子冈所刻玉器均落“子冈”款识,传说他晚年给万历皇帝雕一玉件时,因违旨在玉件上落下自己的款识“陆子冈制”,而被万历皇帝处死。

陆子冈治玉要求极为严格:首先在选料上必须是上等玉料方可选用,玉质不佳者不用;有微瑕者不用;色泽不一致者不用,要求一件玉器在玉质和色泽上整体一致,和谐统一,或青或白浑然一体。其次,在雕品整体设计布局上要求合情合理,如刻新月,上弦必须偏右而刻。晓月,下弦一定偏左而雕。别人不注意的细小之处,陆子冈均注入心血,一丝一毫从不马虎,对艺术要求精益求精。其三,首创刀刻工艺,用昆吾(金刚石) 刀具手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镌书款,均用剔地手雕阳文,笔意圆转如写纸上无异,被后人所公认。

另据《苏州府志》载:“陆子冈,碾玉妙手。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可见陆子刚在当时士大夫阶层中的名气了。明末清初之际,一枚陆子冈雕制的玉簪,价值五六十两银子。

陆子冈琢玉以器具和实用物品为主,另有仿古器物。明末高濂《遵生八笺》中记有陆子冈雕制的仿古玉器有:“水注:观吴中陆子冈制白玉辟邪,中空贮水,上嵌青绿松石者,法古旧形,滑熟可爱。”“水中丞:近有陆琢玉水中丞,其碾兽面锦地,与古尊罍同,亦佳器也。”“印色池:有陆子冈做周身连盖滚螭白玉印池,工致侔古,今多效制。”陆子冈所制玉器,造型规整、器型多变,设计巧妙,技法渊博,功底深厚,刻画入微,法古真实,古雅精致,他不愧为我国玉雕史上的杰出大师。(资料引用《东方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