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我这一辈子就交给航模事业了”

发布时间:2018-08-03

尹承伯

1979年8月6日,江苏运动员尹承伯在第四届全国运动会航空模型的纪录飞行中,以5890.7米的成绩超过活塞式发动机模型飞机飞行高度的世界纪录。

你可能还不知道,两千多年前我国就有了航空模型雏形的记载。例如“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蜚一日而败”,又如“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可以说,这些是世界上最早关于航空模型的记载。此后,风筝、竹蜻蜓、孔明灯等汇集古人智慧的飞行器具,无不体现着当时人们对于天空的向往与探索。

早在滑翔机、飞机发明之前,探索人类飞行的先驱者们,就模仿鸟类飞行特征,尝试制造简单的飞行器。近代,在世界航空技术的发展过程中,不少人都曾利用航空模型进行探索和试验。在人类航空发展史上,航空模型曾起过重要作用。

困苦抵不过热爱的心

1903年世界上第一架有人驾驶飞机出现后,航空模型运动逐渐开展起来。20年代,美、英、法、苏等国普遍开展了航空模型运动。自1926年起,国际航空运动联合会每年举办国际航空模型比赛。初时仅有橡皮筋动力模型飞机参赛,以留空时间长短决定胜负。50年代后,国际航空运动联合会对竞赛方法和内容进行了重大改革,分别设定了比赛项目和纪录项目。

1920年中国赴美留学生桂铭新在美国举办的航空模型比赛中获第一名。1940年在香港举办了中国首次航空模型比赛。1949年后,中国航空模型运动迅速发展,1952年时值抗美援朝期间,国家希望在群众中培养具有一定军事知识和技能水平的国家武装力量后备军。航模飞机常在部队实弹射击训练中作为靶机,在航空器研发方面也有运用,自然归进了军事体育,得到了国家政策扶持。在大力发展之下,1956年开展航模活动的城市已达500个,有29个省级单位成立了航空模型俱乐部。国家举办了多期航模专职干部和教练员训练班。在1959年举办的第一届全运会中,航模就是正式比赛项目。

尹承伯从孩提时代起,就爱上了航模活动,当他14岁进入中学后,既是一个数理化高材生,又是一个航模迷,后来在迎接第一届全运会时,他参加了生航模集训队。六十年代初,他当了航模教练。十年内乱时期,军体项目被一刀砍掉,尹承伯也被下放到工厂当工人。然而,“四人帮”可以改换他的工作,却无法改变他热爱航模事业的心。在工厂里,他一边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勤勤恳恳做好本职工作,一边继续探求航模理论,研究模型制作。

军体活动重新恢复以后,尹承伯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航模队,干劲冲天。

1978年,上级领导委托他带领航模集训队,即当教练,又当运动员还兼管全省航模的普及工作,以及器材、后勤、对外联络,工作繁杂,千头万绪,他倒越干越有劲。1979年元旦前后,尹承伯设计了一个活塞式航模飞机自由飞飞行高度破世界纪录的方案。

尹承伯的家近在咫尺,但是他很少回家,每天跟大家同吃同住。清晨天幕还没拉开,他就起来扫院子、打水;深夜别人睡觉了,他还得再削几个零件。有一回他额头烧得像火炭一样,浑身直发冷,第二天一大早,他又硬挺着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之中,他心里面就装着一件事:破纪录。

无数次试飞终于成功

在困难、挫折和失败面前,是望而生畏、投降退却,还是百折不挠,奋勇攻关,这是能否迎接最后胜利的关键。尹承伯和他的助手们在重重困难面前没有灰心丧气,而是加倍努力,攻克技术难关,为自己的信仰淬火加钢。在制作模型过程中,他们遇到了爬高和滑翔的矛盾,就是飞机动力一停,立刻就大角度往下俯冲,一摔到底,这就直接导致一架模型飞机试飞一次就粉身碎骨了,同时,留空时间太短,也就没有了破纪录的可能。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尹承伯和大家苦苦思索、反复议论。

一开始,他们设法改装了电扇上的定时器,把它装上机头,以使飞机按时滑翔。但这种办法定时器和发动机不能同步,仍然起不到自己控制的动作。接着改用抽气泵,试验结果还是有缺点。有人提出能否用惯性装置,解决同步问题?这句话让尹承伯开了窍。于是他们立刻动手试验,最后制成“离心开关”,终于解决了爬高和滑翔的矛盾。


有了模型飞机还只是成功的一半。调整飞机态势,掌握飞行规律,又是一个严峻考验。去外场试飞,风餐露宿日晒雨淋都能挺过去,最伤脑筋的是追飞机。模型飞机在天上飞,人在地下追,它飞到哪里,人就要追到哪里,两条腿得跑过发动机,怎能不辛苦。有时候,他们追飞机一个人一天要跑六七百公里。但是如果对事业入了迷,那么自然就从滴滴汗水中享受到无穷乐趣。尹承伯他们在那次试飞中,共试飞一百多次,仅追飞机跑的路程就有一千多公里。


1979年9月全国第四届全运会闭幕,华国锋与破纪录运动员握手,右一为尹承伯。

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尹承伯的汗水没有白流。在第四届全运会上,他以5809.7的成绩,打破了由苏联运动员保持了三十二年之久的FIC模型飞机飞行高度的世界纪录。

破纪录上了“瘾”

高峰无止境,全运会破纪录后,他依然在改良航空模型机、争取再破纪录的路上走着。

1979年9月16日,当国际航模总干事拉歇尔先生向他亲授世界纪录的证书和奖章时,他的心灵深处就已迸射出攀登新高峰的火花。他认证总结多年实践经验,又得到新的启示。他通过自己动手改制发动机的个别零件,使发动机进气流速加大,雾化更充分,飞行到六千米以上的高空,发动机还基本能正常工作。

试飞中,尹承伯发现,当遇到天空气流不稳定或风速较大时,飞机会翻筋斗或失去最佳姿态,从而不能爬高,甚至摔得粉身碎骨。尹承伯和助手们索性吃住在机场,一次次调整发动机拉力线的方向,调整垂直尾翼方向,调整两机翼不同的迎角,反复试验左盘旋和右盘旋的利弊,经过近五十次试飞,终于找到了理想的飞行轨迹。

1982年8月8日清晨,在南京城郊解放军某学院的运动场上,尹承伯的航模飞机在七十分钟时,飞行高度达到了6468.9米,比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提高了659.2米。他说:“我这一辈子就交给航模事业了”。创纪录结束后的第二天,他就着手修复回收的“功劳”机,心里在盘算着继续改进发动机性能,向新的玉皇顶进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