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智慧女神”吴贻芳:光和热,无穷际

发布时间:2019-01-11

1993年1月14日,南京师范大学“贻芳园”,时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沈达人与民进中央副主席邓伟志共同为吴贻芳塑像揭幕。

红绸缓缓揭开,吴贻芳半身汉白玉塑像映入人们眼帘。花岗石底座,由邓小平同志题写的“吴贻芳”三个大字笔力劲挺。

这一年,是吴贻芳的百年诞辰。


“智慧女神”吴贻芳

她不仅献身教育,一生未婚,也作为爱国者,积极投身民族解放和社会进步的正义事业。

“厚生”为训 执掌金女大校务23年


1928年,吴贻芳就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

一袭旗袍,一副圆框眼镜,一册书,目光睿智,气质卓尔不群。

这是初任金陵女大校长时,吴贻芳在金陵女子大学灌木丛前的留影,也成了她的标志性形象。

1916年,她作为插班生来到金女大,成为中国第一代女大学生。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斗争之火蔓延到南京。浩浩荡荡的学生游行队伍中,几位女子手持十字架,打着校旗,英姿飒飒。

金女大学生自治会会长吴贻芳,是她们的领队。那时,首届毕业生只有5人的金女大,站在了学生运动的风口浪尖,轰动了南京学界。


1928年,吴贻芳获得美国密执安大学生物学博士学位

1928年,中国政府收回教育权,远在美国的吴贻芳接到来自母校的聘书。1928年到1951年,吴贻芳作为校长执掌金女大校务23年。其间埋头教育,想通过办教育振兴中国。

“厚生”是金女大的校训。

“人生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社会。这样不但有利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更丰富。”谈及“厚生”内涵,吴贻芳如是解释道。

重视爱国教育 两度拒绝出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

参与过“五四运动”的吴贻芳,既重视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也以身作则,为学生树立榜样。

“九一八”事变后,安徽又发生水灾。吴贻芳在金女大食堂演讲,呼吁学生帮助难民。抗战爆发,金女大辗转迁至成都。吴贻芳除了教学,还亲自参加领导、支持师生的抗日救亡运动。

1938年3月,吴贻芳与邓颖超、何香凝等一起,成立“战时儿童保育会”,抚育遭受战火灾难流落街头的儿童。

1941年3月,吴贻芳当选国民参政会主席团主席,是当时5位主席中唯一的女性。董必武评价:“像这样精干的主席,男子中也是少有的。”


吴贻芳是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女性

1945年,吴贻芳作为无党派代表,参加在美国召开的联合国制宪大会,成为第一位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名的女性。

从美国回来后,宋美龄提议让吴贻芳担任教育部长,被吴贻芳谢绝。此后,经历“下关惨案”“五二〇”学生运动后,吴贻芳对蒋介石之流倒行逆施“产生了十分的厌恶”。

1949年,吴贻芳再次拒绝出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

南京解放前夕 拒绝宋美龄飞台机票

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突破江阴炮台,全面渡江。这时,南京“重要军话台”接到来自宋美龄的特急长途电话,要求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接电话。

第一次,电话铃响了很久,接起电话的人说吴校长不在。隔了一阵,宋美龄又命秘书来电,得到的回复仍是不在。

无奈之下,宋美龄只能要求当时供职于电信局的王正元转达,让吴贻芳搭机离宁。

王正元辗转获知,吴贻芳并未离校,只是明知宋美龄用意,拒接电话。

金女大、金女大的学生是她不离开的理由。同时,人民生命财产、城市古迹文物也让她万分牵挂。

当时解放军尚未进城、国民党溃逃,必须有人出来维护安定。于是,吴贻芳甘冒风险,参与维持南京真空时的治安。

王正元回忆,4月23日南京的通衢要道,一队队举着“临时治安会会长吴”令旗的士兵来回巡逻,墙上、电线杆上贴着治安会会长吴贻芳、马清苑的安民告示。“所有这些,对处于真空的南京,确实起了安定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吴贻芳历任南京师范大学名誉校长、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江苏省副省长、民进中央副主席,并当选为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献身教育终身未婚,并积极投身民族解放和社会进步的正义事业。1979年4月,86岁高龄的吴贻芳,获美国密执安大学为世界杰出女性专设的“智慧女神”奖,以表彰她对社会服务事业,对世界和平做出的重大贡献。


吴贻芳纪念馆

吴贻芳的一生,正如她特别喜欢的那句词:“他日良才承大厦,赖今朝血汗番番滴,光和热,无穷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