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粉碎六路偷袭 新四军云台山喋血突围

发布时间:2018-02-22


云台山抗日烈士陵园大门(摄于2010年)

南京市江宁区西南,云台山东麓,坐落着云台山抗日烈士陵园,65位新四军烈士长眠在这里。

80年前,这里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云台山的每一寸土石,都见证了烈士们当年浴血奋战的悲壮。

1939年2月26日,云台山突围战打响。

夜宿云台山

1939年2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七。云台山区后石塘村悄悄进驻了一支队伍,新四军二支队三团一营近200名战士在营长邱立生、营教导员王荣春率领下,携带轻机枪两挺、步枪100余支到此宿营,计划赴江宁镇一带执行破坏京芜铁路的任务。

村里,村民们热情地招待着子弟兵;村外,队伍布置的警戒哨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这似乎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与此同时,云台山以南20公里的小丹阳镇上,一名牵着狗的乞丐,匆匆地走进了镇上侵华日军的据点,一路竟是畅通无阻。

乞丐是日军的情报人员伪装的,他在发现一营行踪后,连夜从云台山赶回了小丹阳镇。

不多久,镇上的日军倾巢而出,恶战迫在眉睫。

身陷重围

新四军第二支队三团一营由原来的闽西红军明光独立营、独九团三营、十七、十八团等部队各一部分组成,部队指战员大多来自福建苏区,有着多年的游击战经验,英勇善战。

获悉敌情,他们在25日当晚便转移到后石塘附近的曾庄宿营。但因为两地距离太近,部队并没有从日军构筑的包围圈中跳出来。

日军来势汹汹,妄图“一口吃掉”整个一营。为此,日军集结了附近的日伪军一千多人,其中包括日军精锐的伊藤、沃野部队,兵分六路,合围云台山区。

黑夜中,日军悄悄占领了云台山的制高点,在分兵搜索新四军队伍的同时,慢慢收拢包围圈。危险一步步向曾庄靠近。

浴血突围

2月26日拂晓,天色阴沉。

在前山头担任警戒的战士曾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影影绰绰有人走动,误以为是上山砍柴的老百姓,并未注意。

待到敌人走进时,才知道不好,急喊:“日本兵来了!日本兵来了!”

哨兵立即鸣枪报警。

战斗迅速打响,日伪军占据了有利地形,又有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对一营战士造成极大威胁。首先接敌的哨兵们,见日寇已冲到身旁,立即和敌人进行肉搏,但因寡不敌众,大都光荣牺牲。

听到枪声后,为了不连累村民,营长邱立生和营教导员王荣春等人当机立断,决定迅速突围。一营战士出村后,计划迅速抢占云台山制高点,翻山转移到安徽境内。

但云台山的主峰已被日军占据,这使得突围变得异常艰难,邱立生、王荣春等人都在战斗中牺牲了。

云台山抗日烈士陵园纪念碑(摄于2010年)

最终,经过反复冲锋,新四军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开筑了突围之路,有26名指战员杀出重围。

在云台山突围战斗中,日伪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据资料记载,在各方面占据优势的日伪军,被新四军击毙四十余人、重伤二十余人。

军民之情

在这次战斗中,曾庄等地的百姓不怕牺牲,抢救伤员,掩护突围战士,令人感动。

第一营炊事员突围时,刚出村就撞见了敌人层层包围而来,只好返回村中,在一户村民家隐蔽。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李大外出,李大嫂见是新四军的战士,连忙找出李大的破衣服给炊事员换上,并将他的军装藏好。

日军冲进李家,刺伤了炊事员。李大嫂急中生智,上前苦苦哀求,假称炊事员是自己的丈夫,不是新四军。

李大嫂儿子的一声“爸爸”打消了敌人的疑虑,陆续撤出了李家。

就这样,炊事员被救了下来。

血洒大地红,英雄悲歌壮。日伪军撤走后,村民含泪掩埋了烈士的尸体,并将他们的名字写在毛竹片上,每年清明节时都上山奠祭。

【延伸阅读】云台山抗日烈士陵园

1964年5月,中共江宁县委、县人民委员会决定兴建云台山新四军抗日烈士墓,将分散埋葬的65名烈士遗骸集中埋入烈士墓穴,同时兴建了纪念亭,立大理石纪念碑。

2006年,江宁区民政局重修墓园,并将名称更改为“云台山抗日烈士陵园”。陵园山门牌坊高8 米、宽15.8 米,纪念碑正面刻“云台山抗日烈士永垂不朽”11 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纪念碑前有宽敞的平台,周围松青柏翠,庄严肃穆。同时,新建了占地面积300 多平方米的革命史料陈列室,展陈相关实物、照片、图书等史料。

春风已解千层雪,后辈难忘先烈恩。如今的云台山烈士陵园有专人看护,每年清明期间,有上万人前来凭吊祭扫。烈士已长眠地下,但他们的精神将与青山共存。

参考资料:《南京红色印迹》

《新四军与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