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巨奸周佛海:大红大黑 “脚踏三只船”

发布时间:2018-02-27


1948年2月28日,周佛海病死于南京老虎桥监狱。在关押于老虎桥监狱的大小的汉奸中,周佛海被后人为“大红大黑”。


周佛海(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佛海早年作为旅日代表,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和中共一大的代理书记。“一大”后,周佛海叛党而去,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和国民党内的“状元中委”。抗战期间,他又叛蒋投日,转眼间成为了汪伪政权的“股肱之臣”。

汪伪覆灭之后,周佛海竟然又期望通过转投蒋介石而逃脱历史的惩罚。然而,这一次,周佛海不再是那“政治不倒翁”,等待他是“老虎桥噩梦”。

期望落空汉奸受审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将周佛海秘密软禁于重庆白公馆。周佛海向蒋介石递交了悔过信,并满怀期待地等着再次为“党国尽忠”。

然而此时,国民要求严惩汉奸的怒潮已然席卷了全国。

1946年,上海《文汇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周佛海怎么样了》的“读者投书”,指出:“试问罪大恶极如周佛海者,为什么至今没有发落?而像他那样的人,难道真的还要调查犯罪证据?……如果周佛海不立即明正典刑,那么中国根本无汉奸,中国根本无叛逆,我们要为’沦陷区’同胞大哭。”

在各方的巨大压力下,国民党也无力再袒护周佛海。


周佛海受审(图片来源于网络)

1946年9月16日,在陈公博被枪决3个月后,国民党派专机将周佛海从重庆押送到南京,羁押在宁海路23号军统看守所。

同年10月7日,最高法院在南京夫子庙开庭审理周佛海案。最高法院院长金世鼎和高等法院检察官陈绳祖亲自审理。周佛海聘请了著名的大律师章士钊以及王善祥等人为自己辩护,坚持否认自己的叛国行为,并声称自己一直在为重庆办事。

蒋介石最害怕别人指责他在抗战时期与汉奸暗中往来,周佛海的所作所为,刚好犯了蒋介石的忌讳。蒋介石在事后大发雷霆,骂道:“周佛海可耻,十恶不赦;章士钊可恨,巧言令色!”

1946年11月7日,国民党南京高等法院判处周佛海死刑,周佛海之后的数次上诉也被驳回。

最后,在杨淑慧的奔走以及顾祝同、陈立夫、陈果夫等人的说项下,1947年3月26日,念其为重庆方面做过“贡献”的蒋介石以国民政府主席的身份,发表《准将周佛海之死刑减为无期徒刑令》,下令对他特赦。

3月27日,国民政府明令减刑,将周佛海改为无期徒刑,收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

深陷“老虎桥噩梦”

刚进老虎桥监狱时,死里逃生的周佛海并没有心灰意冷,相反,他还希冀着“风头过后”为蒋介石卖命。在狱中,他曾写诗到:

惊心狱里逢初度,放眼江湖百事殊。

已分今生成隔世,竟于绝路转通途。

嶙峋傲骨非新我,慷慨襟情仍故吾。

更喜铁肩犹建在,留将负重度崎岖。

不过,事实证明,周佛海这次是确实想多了。

在日复一日的铁窗生涯中,周佛海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情绪也一天比一天糟糕,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将在这狱中度过余生了。

周佛海看着四周的破壁,阴森森的铁栅栏,还有苦于下咽的饭菜,再忆起位于上海西流湾8号的自己公馆里的风景和养尊处优的生活,一种说不尽的凄凉、哀怨、忧伤、绝望顿时涌上心头。

据说,到了最后,由于身体和情绪的不断恶化,狱中的周佛海被噩梦缠身,总是无法安睡,或坐或卧,辗转反侧,痛苦不堪。他时常梦见自己的妻子和子女离自己而去,梦见殷汝耕、林柏生、丁默邨等下场凄惨的汉奸。

周佛海预言自己:“预料不死于刑,必病死于狱矣。”

结局悲惨

1948年2月9日,农历除夕,周佛海突患肺炎和急性肋膜炎。杨淑慧要求允许周监外治疗,但未获批准。周佛海只是被移入一临时病房,除了狱医外,狱方同意杨淑慧请一位大夫入狱诊治。

2月26日,周佛海勉强看报,有一条消息让他惊心动魄:“蒋主席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着重商讨以海、陆、空和联勤全面援助东北的问题。”

看罢扔下报纸,周佛海惊悸不已,哀叹着:“哦,东北大局已危,林彪大将军已将蒋军压迫在锦州、长春、沈阳三大据点内。时局严重得超出想象,东北一失,关内必不保,天下将是共产党毛泽东的了。”

两天后,即2月28日晨,周佛海心脏病复发,他大口喘气,浑身大汗淋漓,痛苦呻吟。下午1时30分,神志不清,已处于弥留之际,延至2时15分,终于死在南京老虎桥监狱中,终年51岁。


周佛海病死狱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4月5日,清明节。杨淑慧带着周佛海的副官以及几名亲朋好友,将周佛海的棺木送到离南京城东约60里的汤山,埋葬于半山腰的万安公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