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太平天国定都南京 建立农民政权

发布时间:2018-03-28

1853年3月29日,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洪秀全在杨秀清带领起义军,进入金陵城,暂住藩习衙署,不久修缮两江总督衙门,改作天王府,并宣布定都金陵,改名天京,正式建立了与清王朝相对峙的太平天国农民政权。

颁布《天朝田亩制度》

太平天国定都后,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该制以解决土地问题为中心,包括了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以宗教语言否认一切私有财产权,规定了废除一切私有制的总原则:“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据此宣布“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实行土地平均使用制;规定凡16岁以上的男女均可分田,15岁以下减半,好田次田搭配,绝对平均。农民的农副产品除自用外,均缴“国库”,力图实现“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理想。这反映了农民阶级要求土地的迫切愿望,是对行之二千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否定。

然而它把小农业与农民家庭手工业紧密结合的自然经济理想化、固定化,具有阻碍生产力发展、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落后性;它所宣扬的平均主义分配方案,只是农民小生产者的农业社会主义空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为了保证革命战争对钱、粮及军需物资的需要,不得不实行“照旧交粮纳税”政策,实际上恢复了旧有的封建土地所有制。但是广大农民在太平天国革命精神的鼓舞下,打击地主、官僚,夺回土地,不交或少交地租,仍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民负担,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同时,太平天国还制定了一系列内外政策:内政上,从中央到地方建立了军政合一的政权机构;一度宣布废除私营商业,经营公营商业(后又恢复私营商业);实行“圣库制度”;设立诸匠营与“百工衙”,实行官营手工业制度。社会习俗上,废除买卖婚姻,规定“凡天下婚姻不论财”;科举考试不受出身门第的限制,考试题目“不本《四书》、《五经》”。外交上,主张与各国平等往来,鼓励正当贸易,严禁贩卖鸦片。

这一系列制度和政策,表现了太平天国农民反封建反侵略的革命精神。但是,农民阶级不是新生产力的代表者,不能创造新的生产方式,也不可能建立起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新社会。

北伐和西征

为了巩固农民政权,太平天国分别派军进行了北伐和西征。北伐的总目标是攻占清廷老巢北京。咸丰三年四月初一(1853年5月13日),北伐军在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和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率领下,自扬州出发,经安徽入河南,经山西,东向折回河南,从武安进入直隶,在临?关大败清钦差大臣直隶总督讷尔经额所部清军1万多人,前锋直抵杨柳青,进逼天津。次年,在直隶东光县连镇和山东高唐抗击清军。咸丰五年正月连镇失陷,林凤祥受伤被俘,槛送北京,英勇就义。四月李开芳自高唐突围,在茌平县冯官屯被俘,被执送北京凌迟处死。北伐军由于远离根据地,孤军深入,流动作战,又未能深入发动群众,经过两年艰苦鏖战,终归失败。但它沉重地打击了清朝统治,推动了北方人民的反清斗争,有力地支援了太平军在长江流域的革命斗争。同年四月十二日,太平天国派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和夏官副丞相赖汉英率军西征。

西征的战略目的在于确保天京,夺取安庆、九江、武昌三大军事据点,控制长江中上游,以屏蔽天京。西征初期,连战皆捷,很快占领安徽大部分地区及江西、湖北部分地区,实现了攻占安庆、九江、武昌的战略目标。但咸丰四年春攻入湖南后,遇到曾国藩湘军的顽抗,武昌、汉阳相继失守,湘军反扑九江,西征军受挫。四年末,洪秀全命石达开督师增援,在湖口、九江两次战役中大败湘军水师,扭转了战局。五年二月,太平军第三次克复武昌。后石达开率军进入江西,至咸丰六年二月,攻克江西8府50多州县。西征历时三年多,攻占了上自武昌下至镇江长江沿岸的重要城市,控制了安庆、九江、武昌三大重镇及湖北东北、安徽、江西大部分地区,使天京有了可靠的屏障。与此同时,又于咸丰六年解镇江之围,摧毁了清江南、江北大营,解除了清军包围天京的军事压力。至此,太平天国在军事上达到了全盛时期。在太平天国影响下,全国各地反清斗争风起云涌,南方有天地会起义,北方有捻军起义,西南、西北有苗民、彝民、回民等少数民族起义,汇成席卷全国的农民起义高潮。

内部矛盾激烈

在军事胜利面前,太平天国内部的各种矛盾和弱点日益暴露。太领导人大兴土木,建造王府,养尊处优。洪秀全宣扬自己是“真命天子”、“万民之主”,而杨秀清自恃功高,一切专擅,领导集团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日益尖锐。咸丰六年夏太平军攻破清江南大营后,杨秀清进一步扩大个人权势,逼天王亲到东王府封他为万岁。洪秀全密诏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回京图杨。八月初三(1856年9月1日)深夜,韦昌辉率精锐部队回京,次日凌晨,攻入东王府,杀死杨秀清及其全家。接着,关闭城门,自相残杀,两万多将士死于非命。十月,洪秀全下令诛韦,并命石达开回京辅政。但又对石达开心存疑忌,封其两位兄长洪仁发、洪仁达为安王、福王,牵制石达开。次年五月石达开负气率部离京出走,转战于安徽、江西、浙江、福建、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省,于同治二年春进攻四川,五月在四川大渡河全军覆没,石达开在成都被凌迟处死。

天京事变,破坏了太平天国内部的团结,削弱了太平军的战斗力,丧失了乘胜歼灭敌人的有利时机。而清政府则借机反扑,武昌、镇江、九江、吉安等名城重镇相继失陷,清军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天京再度被围困,太平天国战争出现了严重的危机,被迫从战略进攻转向战略防御。

为了扭转形势,洪秀全任命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杨辅清等为各军主将,率军作战,力挽危局。咸丰八年六月下旬,各路将领在安徽枞阳举行会议,确定了联合作战、共解京围的方针。是年八月二十日(1858年9月26日)发动了二破江北大营的浦口之战,毙敌1万余人。十月初十安徽三河之战,歼灭湘军精锐李续宾部3000多人。九年三月,洪秀全的族弟洪仁歼由香港抵达天京,被封为干王,总理朝政,提出了一个统筹全局的方案《资政新篇》。政治上主张加强中央统一领导,反对结盟联党。经济上主张效法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进行社会经济改革,提出发展交通事业,仿制火车、轮船、汽船,兴办邮政,发展民间工业、矿业,开办银行,发行纸币。文化上主张破除封建陋俗,兴医院,办学校等。外交上主张同资本主义国家自由通商,进行文化交流,坚持独立自主、反对外来侵略的原则立场。这些建议,具有鲜明的资本主义色彩,符合当时中国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具有进步意义,得到洪秀全的批准。但没有提到农民的土地问题,及当时革命战争所面临的实际问题,且因处于战争环境,故未能实行。同年,洪秀全晋封陈玉成为英王,李秀成为忠王。

咸丰十年春(1860年5月),太平军再破江南大营,天京解围战取得胜利;李秀成乘胜进军苏南,占领苏州,直逼上海,同美国侵略分子华尔指挥的洋枪队作战;陈玉成进军浙江,直逼杭州。当太平军东征苏南之际,曾国藩湘军加紧围攻安庆。为解安庆之围,决定由李秀成、陈玉成分别从长江南北两岸西征武汉,迫围安庆之敌西援湖北。由于外国侵略者的干涉,以及李秀成贻误战机,谋取武汉未成。

咸丰十一年八月初一(1861年9月5日),安庆陷落。陈玉成移师庐州(合肥),整军备战,待机重振淮南战局。浙江战场上,李秀成率太平军先后攻克了绍兴、宁波、杭州。是年底,陈玉成为恢复安庆,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启王梁成富等自庐州出发,远征西北。湘军乘机扑向庐州,陈玉成因孤军无援,于同治元年四月撤至寿州(寿县)时被清军俘获。五月初八(1862年6月4日)英勇就义。当陈得才得知陈玉成被俘的消息后,急率西北远征军东归,但未及挽救,仍返西北。同年,太平军第二次进攻上海,杀法国侵华舰队司令卜罗德于南桥(奉贤),又在浙江战场上击毙华尔于慈溪(慈城),次年春在绍兴击杀了“常捷军”首领法国侵略分子勒伯勒东、达尔第福等。同治二年十月下旬(1863年12月)苏州失陷。次年二月杭州陷落,三月常州沦陷。至此,太平军在苏、浙战场完全失败,天京形势危急。李秀成向洪秀全建议“让城别走”,别作良图,洪秀全执意固守,使太平天国事业丧失了最后一线希望。四月二十九日(1864年6月),洪秀全病逝,子洪天贵福即位。六月十六日(1864年7月),天京陷落,太平天国革命失败。

李秀成从天京突围后被俘,写了数万言的“自述”,记述了太平天国起义的经过,总结了天国失败的经验教训;提出了“收齐章程”,向曾国藩示意招降太平军余部。旋被曾国藩处死。幼天王洪天贵福突围到安徽广德,与洪仁歼会合,转战皖、浙边界,后入江西,兵败。十月(1964年11月)幼天王与洪仁歼在南昌就义。李世贤等率部自江西入福建,占漳州,兵败后转至广东嘉应州(梅县),同治四年十二月下旬(1866年2月),在黄沙嶂失败。赖文光部与捻军联合,在北方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同治四年在山东曹州(菏泽)高楼寨,阵斩清亲王僧格林沁,歼灭其马队万余人。次年九月捻军分为东、西两部,赖文光率东捻军转战河南、湖北、山东等地。同治六年十二月败于扬州,赖文光英勇就义。梁王张宗禹所部西捻军进入陕西,经山西、河南、直隶,回山东。同治七年六月底,在茌平覆没。太平军余部最后失败。

总结评价

由于历史条件和阶级地位的限制,太平天国不能克服农民阶级自身的弱点,缺乏远大的政治眼光,不具备世界观和理论武器,制定不出科学的革命纲领和政策,不能正确处理领导集团内部的矛盾,不认识外国资本主义联合中国封建阶级以压榨中国人民的实质,终于在中外反动势力的联合镇压下失败。但太平天国起义历时14年,纵横18省,把中国历史上的单纯人民战争推上最高峰,冲击了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沉重地打击了满清统治者的腐败封建统治和外国资本主义侵略势力,表现了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的英雄气概和爱国主义精神,在近代史上具有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