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雨花台最年轻烈士 他和英勇的伙伴们

发布时间:2018-04-06

1930年4月9日,晓庄师范的校园里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国民党当局派人通知学校暂时停办。

两天前,蒋介石就下了命令:“国家事有政府管,学生好管闲事便是捣乱后方,便是反革命,教员不能制止也是反革命。这样的学校,非封不可。”

校长陶行知接到通知后,愤而写下《晓庄护校宣言》,誓与当局抗争到底。

精神永存 学校遭查封

一所主张“生活即教育”的师范类学校,为何会惹怒蒋介石?

原来,晓庄师范创办后不久,就建立了中共党、团组织。学生积极参加声援工人罢工的示威游行等革命活动,学校的革命氛围十分浓厚。

学校全景

在那个时代,以他们的才学,本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过上富足舒适的生活。然而,为了拯救国家危亡,改造中国社会,不少学生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在崇高信仰的引领下,走上了充满艰险的革命道路。

陶行知赋诗赞扬:“生来不自由,生来要自由。谁是革命者?首推小朋友。”

1930年4月3日,南京和记洋行的工人们为争取合法利益而举行的罢工遭到武力镇压。晓庄师范的叶刚、郭凤韶、石俊等许多同学深入到和记工人中去访问、宣传,并募捐支援工人。

不久,声援和记工人游行活动背后主持者是晓庄的学生,这一消息传入了蒋介石的耳中。他指示手下威胁陶行知,开除“闹事”学生,陶行知以学生的行动是正义的、爱国的为由拒绝了。

晓庄学生在学习科普知识

“晓庄的门可封,他们的嘴不可封,他们的笔不可封,他们爱人类和中华民族的心不可封。”护校宣言中的声声呐喊,是学生绝不与反动势力妥协的精神写照。

然而,晓庄师范还是难逃厄运。

4月12日,国民党南京卫戍司令部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全副武装开到晓庄,悍然封闭了晓庄师范。与此同时,他们又以“勾结叛逆,阴谋不轨”的莫须有罪名,对陶行知下了通缉令。

烈火青春 晓庄十烈士

封锁了学校犹觉不够,国民党当局又将魔爪伸向了晓庄党支部。

石俊、叶刚、郭凤韶、谢伟棨、袁咨桐、姚爱兰、沈云楼、胡尚志、汤藻、马名驹等十位晓庄学子相继被捕,被关押在国民党首都卫戍司令部看守所内。

在狱中,他们坚贞不屈,最后血洒雨花台。

其中,年龄最小的袁咨桐,牺牲的时候仅16岁,他也是雨花台最年轻的烈士。袁咨桐的大哥是国民党高级军官,敌人承诺,只要他愿意写自首悔过书,登报公开悔过,并声明与共产党永远脱离关系,就可以马上出狱。

晓庄十烈士

面对敌人的引诱,年轻的袁咨桐毫不动摇,即使双脚被撬断、双臂被吊脱臼,也绝不叛党。

根据当时国民政府的法律,未满18岁者不能判处死刑,敌人竟无耻地把袁咨桐的年龄,由16岁改为18岁,在雨花台枪杀了他。

临刑前夜,袁咨桐在自己的照片上写下了“永别人世”四字,交给难友,与大家作最后的告别。

袁咨桐在狱中曾给他的二哥写信道:“我们有着不同的处境,不同的教育,不同的见解,还有着不同的命运吧?我们之间有人在忍辱顺受,有人在观望徘徊,有人在勇往直前……一个人到了不怕死的地步,还有什么顾虑的?有了这种舍己为公的奋斗精神,还怕理想事业不能成功?”

袁咨桐就义的噩耗传到上海,左联战士、无产阶级作家柔石悲痛不已,挥笔写下了《血在沸——纪念一个在南京被杀的小同志》。

袁咨桐

“血在沸,心在烧,在这恐怖的夜里,他死了!在这白色恐怖的夜里——我们的小同志,枪杀的,子弹丢进他的胸膛,躺下了——小小的身子,草地上,流着一片鲜红的血!血在沸,心在烧,我们十六岁的少年同志被残杀,在这白色恐怖的夜里!”

花样年华,美丽青春。晓庄师范被封后,许多师生转赴各地,以后他们当中又有不少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陶行知先生则成为“一个无保留追随党的党外布尔什维克”。

参考资料:《南京人民革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