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

发布时间:2018-05-23

1982年5月25日,苏、浙、沪昆剧会演在苏州举行。这次会演是中国青年演员继承昆剧传统表演艺术的一次大检阅。会演10天,共交流演出3台大戏、近30台传统折子戏。文化部授予周传瑛等16位“传”字辈老演员“荣誉奖”。


周传瑛

周传瑛是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从艺六十余年,艺术造诣精深,舞台经验丰富。他专攻小生,善演柳梦梅、张君瑞、潘必生这类巾生,还能演雉尾生和冠生,戏路子很宽。

五十年代,昆曲《十五贯》曾经轰动全国,有“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之称。周传瑛便是这出戏的导演之一,又是主要人物况钟的饰演者。

从打小锣到唱小生

周传瑛祖上世居苏州。1912年6月30日出生于苏州甫桥西街一个贫民之家。原名根荣,后于昆剧传习所习艺期间,得艺名为传瑛。

1921年9月初,胞兄周根生(传铮)拉着他的小手跨进了昆剧传习所,那一年,周传瑛9岁,为了学戏从初小二年级辍学了。

周传瑛的天赋条件不算理想,因喉咙不好,习旦角不久后改行学打小锣。但是,周传瑛没有因此而灰心,传习所老师规定学小锣者必须跟着“踏戏”,他一边学打小锣,一边在角落里跟着老师学唱念,学身段动作。

一年多后,有一次老师为师兄们排《花荡》,传瑛也和往常一样,边学打小锣,边在后面暗暗学习周瑜的唱念与一招一式,被沈月泉回头看见,就将传瑛调入自己桌台,正式改学小生行。

“叫化子剧团”

孰能生巧,勤能补拙。这个朴素的道理贯穿传瑛先生的一生。从旧社会开始学艺,需要斗争的不仅是自身的不利条件,更为艰难的是恶劣的社会环境。

周传瑛投身于昆曲舞台时,昆曲已凋敝不堪,濒临消亡的边缘。彼时,传瑛所在的剧团总共才七个演员,一个乐师,而这位乐师一个人要使用六件乐器,被称为“独脚锣鼓”。 艰难与窘迫的景况,令人潸然落泪。

再如演《空城计》时,因为剧团里没有“黑三”,演诸葛亮的就只好戴着红胡子登场, 难怪当时有人称他们为“叫化子剧团”了。

但是,正是这些“叫化子”,喝稀粥度日,为古老的昆曲保留了一线命脉。他们宁可挨饿,也要苦学苦练,提高技艺,正因为如此,在解放后较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创作出了像《十五贯》这样的艺术精品。

京华争说《十五贯》


《十五贯》剧照

1956年4月的春天,周传瑛、王传淞等浙昆老艺人,带着倾尽毕生心血排演的《十五贯》来到北京。周传瑛饰演了平反冤狱、为民请命的况钟,给人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同年5月,文化部和中国戏剧家协会联合邀请首都文化界知名人士200多人,在中南海紫光阁举行昆曲《十五贯》座谈会。周恩来亲自出席座谈会,并做了约1小时的长篇讲话。周恩来总理把昆曲誉为江南兰花,并盛赞《十五贯》是“改编古典剧本的成功典型”,是“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榜样。

5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从“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谈起》的社论,把昆曲和《十五贯》推到了舆论的高峰。从4月10日至5月27日,《十五贯》在北京公演47场,观众达7万人次。

《十五贯》1956年在北京公演取得巨大成功,使昆曲这一濒临绝境的古老艺术又重获新生,堪称新中国成立初期文艺领域具有轰动效应的一件大事。时隔60年,况钟手中那支“千斤重”的朱笔,仍然萦回在人们的面前,扣动着人们的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