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漫画大师华君武:一辈子都在检讨

发布时间:2018-06-12

华君武

2010年6月13日9时,著名美术家、社会活动家华君武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华君武近20年来,他在各大报刊上发表了700多幅漫画,出版有26部漫画集和儿童文学、讽刺诗的插图集。华君武的漫画浓缩了中国近百年的变迁历程,他的离去,使我们失去了一颗时代的良心。

华君武是谁?但凡有过10年以上的读报经验,就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70年间,在中国人不经意翻开的报纸里,这个叫华君武的人时常端着刺刀一样的笔尖,言简意赅地替我们解读世事、针砭时弊。这个笑呵呵的老头,他的幽默与生俱来,他的锋芒锐不可当,坚持批判让他成为众多文化老人中一个另类的老头儿。

以漫画当匕首的战斗岁月

华君武1915出生于杭州,祖籍江苏无锡。早年就读于杭州浙江省立第一中学、上海大同大学高中部。并开始发表漫画作品。

华君武、胡考、沈逸千等漫画家在延安

抗日战争爆发后从事抗敌宣传,后到延安。初在陕北公学,后到鲁迅艺术文学院任研究员。

华君武1936年夏到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及中国旅行社当初级试用助理职员。1938年到延安,初入陕北公学学习,后任鲁迅艺术学院研究员和教员。194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到东北。

当时的哈尔滨是一座新兴城市,华君武来这里时,这座城市才建起40多年。当年在哈尔滨的外国人一度以俄罗斯人居多,所以他们的建筑风格留了下来,生活习惯也留了下来,特别是饮食习惯,至今也被当地人沿用。华君武当时很喜欢吃秋林商店生产的里道斯香肠,还喜欢大列巴、酸黄瓜、鱼子酱、红菜汤,这种生活习惯华君武回京后也没有割舍。当然,华君武同样喜欢这里的小吃,那时有个“八杂市”,有衣服店、茶楼、戏院,还有各式各样的小饭店。

1998年,黑龙江日报开展一次海峡两岸传播媒体生活幽默漫画比赛及交流研讨活动,聘请华君武当评委。这是华君武最后一次来哈尔滨。

1941年,华君武与冼星海(右一)、盛家伦(中)在延安鲁艺

回忆起当年在这里以漫画当匕首战斗的难忘岁月,华君武曾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有种说法,认为漫画只是搞笑,是游戏人间的,不应是教育性的。华君武则不这样认为,他说古今中外的艺术,都是在宣传一定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其实也是对人进行教育,今日中国漫画也是为精神文明建设、为提高国民素质而努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漫画又是用笔来战斗的一种艺术。

的确,在长达70多年的漫画生涯里,华君武从来不是一个歌颂者,他的匕首都一样刺向时代精神中最羸弱的部分。

满纸荒唐画,一本正经心

华君武属兔,他喜欢兔子的平和,也喜欢别人叫他兔爷,但他始终坚持,讽刺是永远需要的。习惯了以笔为枪的华君武,从延安时期便坚信“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华君武漫画

有人曾问这个好脾气的老头:“为什么你的脸总在笑,可你的画却总是讽刺,没有赞美?”华君武回答:“歌颂型漫画不好画,画起来皮笑肉不笑,我没那个能力。漫画就是画矛盾,没矛盾就没世界。”

在人生最后的30年,除了画画,华君武还做了一件自认为很重要的事:道歉。几乎每一次个人展览,他都会在写给观众的序言里留下这样一段话:50年代,我画了不少错误的画,伤害了不少同志,这些都是历史的深刻教训。他在不同场合承认,在不同的年代,他那刺偏的批评之剑曾经误伤过胡风、丁玲、艾青、萧乾、浦熙修等等,他沉痛地说,这些人蒙冤受难时,自己干过“落井下石”的事情。有人统计过,30年间,华老在公开场合至少道歉过30次,他的忏悔,甚至比巴金老人还要深刻、直接。

但,华君武没有放弃漫画,和许多同道不同,华君武一生只从漫画一业,并且从未有旁顾,称得上是“漫画一生”、从一而终。90岁时,他给自己印了一张名片,头衔是“漫画退伍兵”,对此,朋友们笑称:九十岁的华君武“还在战斗。”

艺术要有余味,给人以联想

华君武曾说过,很多画家太不重视构思,这方面都跟文化和生活积累分不开。

华君武漫画

在他的回忆里在上海时期,自己的艺术最初模仿洋人,甚至漫画的签名都用西方式签名,后来离开了上海,去到延安,在那里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现实、新的读者,特别接触很多农民群众。发现这样画极不受欢迎,因为脱离生活,洋味太足,他意识到,作为一个漫画家,一个艺术家,必须要为群众服务。必须让民众都能看懂,在群众中得到普遍认可。于是,华君武在农村生产和生活中,将鲜活的人物表现在自己画面的形象里,又积累耳熟能详、约定俗成的词语作为作品标题等等,从此便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认可,大家爱读爱欣赏。

在华君武看来,年轻一代在从事其他画种的创作,也需要具有中国的民族性和民族精神,认为艺术始终能够“嚼”起来,要有余味,给人以联想,让人回味无穷。

他说:“你们青年画家经常只是画画,而缺乏想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