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潜伏在日伪心脏 佐尔格的战友们

发布时间:2018-06-15

1941年10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关键时期,日本东京披露出震惊世界的“共产国际谍报集团案”,并由此牵连出所谓“中共谍报案”。


日籍中共党员尾崎庄太郎、西里龙夫、中西功(左起)合影

随后,一封内容为“向西去”的示警电报从东京发出,收信人、日籍共产党员中西功却已无暇顾及。

他与西里龙夫等日籍党员均是案件的主要成员,只是为了获取日军关键性的战略情报,他们必须继续坚守。

1942年6月16日,中西功在杭州被东京派来的特高课探员逮捕,同一时期,西里龙夫也在南京遭捕。

“间谍”学校走出红色情报员

1901年,上海虹口区的日租界,日本设立了一所大学——“东亚同文书院”。表面上,这里以进行“中国学”研究为专务,实则是为日本政府的侵略活动培养人才。


东亚同文书院

这样一所“间谍”学校,却因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教育家王学文的到来,成为不少学员最初接触共产主义思想的地方。

王学文精通日文,他开展了对“东亚同文书院”青年学生的启蒙教育,培养出了一批日本革命青年,最终诞生了以中西功、西里龙夫等为代表的“中共秘密谍报团”。


中西功

1932年,日本在上海挑起“一·二八”事变,强迫“东亚同文书院”的学生出动支援日军。中西功所在的“同文书院”团支部,一方面搜集战事情报,一方面发动学生开展“不参加战斗,要求回国,撤出侵沪战争”的归国运动。

他们巧妙利用日军陆海两派的矛盾,赢得反战斗争。二三月间,学生们踏上了归国的航船。

西里龙夫和中西功也回到日本,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两人都曾因在东京“无产阶级研究所”积极活动而被捕。

战斗在日伪统治中心南京

1938年初,中共中央情报部在上海设立情报站,负责人是潘汉年。已重回中国的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西里龙夫等,也是情报站的重要成员。

当时,西里龙夫的公开身份是日本同盟社记者,中西功则在日方“南满铁道株式会社上海事务所调查室”任职。

1938年3月,西里龙夫被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报道部从上海调至南京,担任日本同盟社南京支社首席记者。这也是中共情报系统人员首次进入沦陷后的南京。

西里龙夫、中西功与宁沪中共地下党员密切配合,把包括日军统帅部的某些战略决策、对蒋介石的诱和进展、日本和汪精卫勾结情况及日军在华兵力调配等重大战略情报,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中共地下组织。


1941年,中西功和家人

1940年3月30日,汪伪政府在南京成立,南京的政治地位更显重要。中共上海情报站先后派遣李德生、张鸣先等人到南京,与原已潜伏于此的西里龙夫等人一道,组成南京情报组。

李德生以行医为名,将西里龙夫等获得的大量日伪上层核心机密送往上海,再转至延安,发挥了重要作用。

准确预报日军偷袭珍珠港

1941年4月,在为“满铁”成立特别调查班搜集情报时,中西功把握机会,趁机将程和生等十多个共产党员安插进去。

以中西功为首的调查班,与以佐尔格、尾崎秀实为首的共产国际对日战略情报组织,是战斗在日军内部的两颗不定时炸弹,随时向延安和莫斯科传递着日本的核心情报。


中西功获取的日美谈判情报(江苏国家安全教育馆供图)

不幸的是,1941年10月,东京披露出震惊世界的“共产国际谍报集团案”,佐尔格被捕,共产国际来自日本的情报就此中断。

其时,日本战略动向开始转为“联德、攻美、防苏”。为了拿到第一手情报,中西功冒险返回东京。多方辗转得悉,日本关东军在中国大连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中西功还亲眼看到,时近冬季,日本驻军却在配发夏装。

在南京的西里龙夫等人也侦察到,日本正将驻伪“满洲国”的军队以及辎重往南方调动。种种迹象表明,日本海军极有可能在近期向南进攻,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

他们迅速将这一情报向上海情报科作了汇报,并认为日军南进作战最早可能是在12月1日,最迟可能是在12月15日,12月8日的可能性占到90%。

情报被发往重庆,并转给美国驻华大使詹森,可惜没有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


从飞临珍珠港上空的一架日军飞机,鸟瞰针对美国舰船的最初打击

1941年12月7日,日军向美国的珍珠港发动了突然袭击,太平洋战争爆发。

被捕前一天仍传递出绝密情报

早在佐尔格被捕后不久,中西功就收到从东京发来的电报,内容只有三个字“向西去”,提醒他东京出了问题,要他迅速撤往中国西部的革命根据地。

但为了获取日军关键性的战略情报,中西功等人没有撤离。在敌人秘密搜索和追捕的严重情况下,他们坚守了八个月。期间除预报日军偷袭珍珠港,还取得关东军留守兵力和对苏戒备情况等重大收获。

1942年6月16日,在杭州逗留的中西功被东京直接派来的特高课探员逮捕。同期遭捕的,还有在南京的西里龙夫、在北平的尾崎庄太郎等。

而就在被捕的前一天,西里龙夫还发出了日军进攻中途岛的绝密情报。

1944年,中西功、西里龙夫等被押解到东京警视厅,关进巢鸭拘留所,受到了残酷的折磨。

但肉体上的苦痛,摧毁不了中西功和西里龙夫等日本革命志士的坚定信念。几十次审讯中,他们昂首挺胸,慷慨陈词,不止一次吓得法官窘促地打断他们的发言,慌慌张张宣告:此处不是宣扬共产主义的讲坛,今日闭庭……


中西功撰写的《中国共产党史》日文版

狱中,中西功还坚持撰写了《中国共产党史》一书,并于1946年在日本出版。这是第一部研究中共党史和红军长征的日文著作。

所幸,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已经被判死刑的西里龙夫、中西功等“政治犯”侥幸生还。出狱后,他们仍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73年,62岁的中西功患胃癌去世。弥留之际,这位老人仍然惦记着中国,他断断续续地对夫人说:“我真想去看看,看看那些街道,那些胜利的人们,他们有了自己的人民共和国。”

他的墓碑上写着:“为全世界人类的解放事业,献出了最后一滴血!”


1987年病重时的西里龙夫

1982年,西里龙夫以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身份被邀请来华访问,替中西功完成了心愿。

参考资料:

《南京史志》

《大江南北》

《档案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