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邹文才:我画的是记忆中的田园牧歌

发布时间:2018-07-13

2006年7月14日,由《农民日报》社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农民书画展在北京结束,邳州市农民画家邹文才、朱成梅共同创作的农民画《红高粱》、《喜事》荣获一、二等奖。

《红高粱》获奖

大红大绿中的古朴沉静

邹文才黑黑瘦瘦,头发挺长,戴着眼镜,感觉更像个文人而非画家。不过他的确是个画家,画农民画。问他的画获过什么奖,他想了半天,最后是他爱人朱成梅连珠炮似的给回答了,邹文才在旁边嘿嘿的笑。朱成梅有点嗔怪地说:“别的人得个全国一等奖都挺当回事的,巴不得大家知道,他倒好,自己都记不明白了。”

邹文才和妻子朱成梅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租住的十几平米的房间里,一起画画、聊天,自得其乐。在邹文才的住处不远,便是纵贯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他和爱人朱成梅常常去这条古老的运河边散步,夫妻俩因为绘画而相识相爱,他们住在一个租住的小院里,院里养了一只小狗和一只小猫,小猫不爱喝清水,总爱跳到桌子上喝邹文才涮笔缸里的墨水,喝饱了就趴在宣纸堆里呼呼大睡。他们的小狗极其聪明,每次朱成梅骑着电动车回家,小狗都会从家中跑出老远迎接,并且要跳上电动车,坐一小段顺风车一起回家。

邹文才和妻子朱成梅一同作画

邹文才是江苏邳州人,因小儿麻痹症导致了左手和右腿残疾,他从小喜欢画画,对连环画里那些栩栩如生的小人儿更是特别喜欢,一支铅笔画出人间万象、爱恨情仇、起伏跌宕,那种奇妙感牢牢地印在了邹文才的心中,童年的他有了最初的理想:他想画他的目之所见,心之所感,画他周围那些耕种的农人、奔波的小贩、碧波荡漾的荷塘和高高的粮仓。邹文才初中毕业之后没有念高中,而是拜了当地一位颇有名气的画家侯德明为师,学了三年素描、油画和国画,他后又跟着擅绘连环画的姚兴宏以及擅绘版画的李金友学习,多种绘画风格、手法在邹文才的笔下碰撞、交融,他的画质朴稚拙中又雅致内秀,颇有点大智若愚之感。

他的农民画颜色都十分鲜丽明快,大红大绿大蓝大紫,但绝不俗艳,他画农村的婚礼,新媳妇坐在轿子里,媒婆骑着小毛驴,乡亲们推搡着有点拘谨的新郎,小孩儿们趴在墙头看热闹——说不出的明朗,说不出的淳朴快乐。也许用“时尚”来形容农民画特别不妥,因为这种形容总会让人感觉不伦不类不搭调,但是邹文才的农民画确实十分的时尚,他的人物造型吸收了木刻版画的简洁,寥寥几笔,十分传神,极具设计感。最让人赞叹的是他的色彩组合和配色——同为大红大绿,但他配出的大红大绿绝不会太过喧哗俗艳,而是热闹中带着古朴,带着一点从时光的隧道中穿越而来的沉稳恬静。

画作《乡土之花》

扎根邳州,慢慢开出一朵花

邳州历史悠久,民间艺术十分发达,尤其是农民画,当地农民一直有立春之日,用红土、锅皮、石榴皮煮水当颜料,在墙上画牛马驴、镰犁耙等的风俗。1956年,农民张友荣在陈楼乡新胜一社的办公室墙上,用锅灰水画了一幅批评饲养员克扣饲料的壁画题为《老牛告状》,画面上老牛瘦骨嶙峋、前腿跪地,还题了一首讽刺打油诗,此画引起广泛关注,政府倡导以这种形式反映社会生活。陕西省户县、上海金山县、河南省舞阳县等十多个地方,都掀起了农民壁画创作热潮。

当年邳州农民画在北京展出时,李可染看了一幅名为《大豆过江》的农民画,感慨地说:“画家画画用方法,农民画画用感情。”华君武为该画补过笔,邓拓为该画题过诗。1960年周总理接见邳州农民画家后,邳州农民画家队伍迅速扩大。因为这样的历史背景,邳州农民画可谓人才济济,而邹文才是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位。

邳州属于江苏徐州下辖县级市,而徐州是中国汉画像石集中分布地之一。邹文才告诉记者:“徐州汉画像石的题材和内容都十分丰富,有不少反映汉代普通生活的图案,比如耕作、宴客、娱乐、武斗等等,这些汉画像石的雕刻风格非常质朴,非常传神。‘重世俗’是汉画像石的一大特色,而农民画无疑在很多地方与汉画像石有着一脉相承之处。”

“比如汉画像石中雕刻的图案和农民画的图案都用了散点透视法,仰视、平视、俯视都可以在同一画面中呈现,所表现的事物也会有夸张变形,比如农民画想表现丰收的喜悦,可以把果实画得比人大。不同于国画的留白,汉画像石和农民画都讲究饱满和均衡。”

徐州并非一个色彩斑斓的城市,甚至可以用单色来形容,在这样的地方为何能诞生出如彩虹般绚丽的农民画,而且配色如此完美和谐、浑然天成,这是让人最为不解且好奇的。不管怎样,邹文才让自己的作品像植物一样吸收着历史和现实生活的营养,不枝不蔓,认真地长出经络和年轮,慢慢地发出一片叶子,开出一朵花。

记忆中的田园牧歌

好像无论是作家、画家还是摄影师,多都抱有记录时代的愿望,而邹文才花了多年时间完成的长卷《邳州风情》似乎也有着想为家乡的风景、人物画上一幅巨型群像的愿望。在这幅长卷中,涵盖了他能想到的所有风土人情。朱成梅告诉记者,邹文才为这幅长卷付出了巨大的热情,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他常常凌晨两三点起来画画,画到五点回去睡个回笼觉。每次画到长卷的衔接处,他就冥思苦想,希望找到一个完美又不留痕迹的解决方案,脑子打结了,就给自己倒上一盅酒,喝完了,灵感也八九不离十的降临了。

其实邹文才的画,准确来说,记录的并非现实生活,而是他记忆中的田园牧歌,那里的人们永远穿红着绿,快乐地在田间劳作,过节一定会舞狮踩高跷,顺应四季地活着;那里天空湛蓝,荷塘美得如同《诗经》里写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