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一代宗师俞振飞

发布时间:2018-07-17

(一代宗师——俞振飞)

橄榄滋味最难忘,酣畅清醇宁有双?

一自谪仙憔悴后,江南何处听俞腔?

这是数年前戏剧评论家沈祖安与佛教领袖赵朴初怀念俞振飞而作的绝句,字字句句引人动情。到今天(7月17日),这位京昆大家已离我们远去整整25年。

家学渊源 师出有名


(昆大班跟俞振飞(中)学戏)

俞振飞,原名远威,号箴非,别署涤盫,祖籍松江娄县。光绪二十八年(1902),生于苏州,9岁随父习曲(唱昆曲),9岁入私塾。从吴润之先生学诗文,14岁时向昆剧艺人沈锡卿、沈月泉学昆剧表演。并从陆廉夫学画,后在上海各票房会串京昆诸剧,开始崭露头角。其父俞粟庐为业余昆曲大家,出身于清廷武官家庭,自幼习武,善书法,通金石,有“江南曲圣”之誉。俞振飞在其父严格督教下,进行严格训练,唱法上尽得家传,父子两代在昆曲界博得了“俞家唱”的美誉。

1930年,俞振飞由程砚秋介绍,在北京杨梅竹斜街“两益轩”举行了拜京剧小生大家程继先为师的大典,盛况空前。京城里的小生同行都出席了此次盛会,程继先的祖父是四大徽班领袖程长庚,父亲程章圃是位教师。他幼承家业,入杨隆寿办的小荣椿科班。学老生、武生,后改小生。过去,大凡有所成就的艺人,对自己所掌握的技艺都自视甚高,轻易不肯传人。但听说俞振飞要拜他为师的请求,程继先爽快地答应下来,“我知道这个俞振飞,他昆曲底子好,学我的东西可能会容易些,既然他那么看重我,我破例收他吧!”此后,在程继先的悉心指点下,俞振飞在艺术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勤学苦练 自成一派


(1937年,程砚秋和俞振飞为法国世博会拍摄的昆曲《牡丹亭》宣传照)

俞振飞终成一代艺术大师,除了上述的家传和师承外,和他长达近百年的舞台实践及很高的文化修养和艺术素质是密不可分的。清末明初,曲友除清唱外,大多延请昆剧艺人教身段说戏,并粉墨登场,唯俞粟庐先生只唱曲子,从来不登台串演,但他不反对曲友彩演。俞振飞

14岁那年,在朋友怂恿下,瞒着父亲向全福班老艺人沈锡卿学身段,首次登台即获好评。俞粟庐见儿子有这样的天赋,就亲自请了昆剧全福班中最杰出的艺人沈月泉为俞振飞说戏教身段,为他以后登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俞振飞在舞台上从不因循守旧、固步自封,他确定了一切从塑造人物角色出发的信条,情节、台词、唱腔、身段的增删取舍都取决于人物塑造的需要。以他和梅兰芳先生的《断桥》为例,原《雷峰塔》中一折,许仙受法海点化奔赴钱塘,法海施法送许会白娘娘,后收伏于她,这样一来,许仙成了法海的帮凶。俞振飞改为许追求姻婚自由,摆脱法海控制,回到白娘娘身边。原本法海唱的四句唱,俞振飞将“一程程钱塘相近,蓦近了千山万岭,锦层层足踏翠云,虚飘飘下琼琚境”的后两句改为“锦层层过眼烟云,虚飘飘魂断兰桥境”。原来由法海领着许仙上场,许仙闭着眼睛,低着头,转跑圆场的身段组合,也随之变为翻袖、折袖与双折袖等一系水袖变化,表达了许仙自感对不起白娘子,心中追悔莫及、进退两难之心情。这样的改动,得到了梅先生的赞同,众昆剧行家也认为,绝看不出改动痕迹,这是俞振飞运用程式变化的高明之处,堪称推陈出新的典范。

演《太白醉写》中的李白,俞振飞突出了其豪放不羁,蔑视权贵的诗人形象。俞振飞一出场就以“一顺边”的台步表现出他的醉态,整出戏通过眼皮低沉,两腿弯曲等形体动作,有层次地表现李白从宿醉未醒到醉意朦胧到酩酊大醉的过程。俞振飞扮演李白有两个主要特点,醉中潇酒,醉中清醒,他不是一个烂醉如泥的醉汉,而是一位斗酒诗百篇的浪漫主义诗人,是带有几分仙气的谪仙。在饰演《群英会》中的周瑜时,俞振飞翻阅了大量资料,通读了《三国志》、《三国演义》、《资治通鉴》等书,既刻画他的高傲、胸襟偏狭的性格,同时又展现他文武兼备,才能不凡的儒将风度。俞振飞精心揣摩的所饰演的这些人物在舞台上个个栩栩如生。

俞振飞还充分认识和把握昆曲和京剧的艺术特点和风格,把典雅的昆曲表演艺术与书生人物形象的刻画结合在一起。昆曲这门艺术本身最大的特点就是高雅瑰丽,这包括它那诗体化的剧本,委婉雅致的水磨音乐,柔美翩翩的表演程式等等。他把这种诗情画意的昆曲艺术风格与书生人物形象的刻画熔为一体,从而形成了一种儒雅的书卷气。

俞振飞还熔京昆小生于一炉,使昆曲小生吸收了京剧小生的明快、简洁、大方、雅俗共赏的特点,同时又让京剧小生吸收了昆剧小生载歌载舞,细腻典雅的表演手段,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小生风格。如他在《断桥》中他对原昆剧的表演作了大胆而又审慎的变革,创造出了小青举剑,白娘右手拦住,许仙左手翻袖一跌坐在地上这样精彩的舞台表演和场景,使剧中人物性格和昆剧的艺术特点紧密结合,体现出了一种浓郁的书卷气。

这种书卷气渗透到了俞先生整个舞台表演之中,渗透到了唱、吟、做、表等各个层面。他的书生在舞台上有三个层次感,第一个是古代书生,第二个是有独特个性的书生,第三是有俞氏风格书卷气的书生。俞振飞曾说过“我从小读过一些诗词,学过一些书画,慢慢培养起了自己在艺术上鉴别精粗善恶之能力。”

俞振飞能把诗、书、画的意趣融化到舞台表演中,对理解舞台上李白、柳梦梅、赵宠等文墨书生,塑造这些人物形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是俞振飞对儒雅飘逸艺术风格追求的完美体现。

桃李芬芳 诲人不倦


(俞振飞诞辰109周年,83岁夫人李蔷华压台演出名剧《春闺梦》)

俞振飞1957年任上海市戏曲学校校长,后任上海京剧院院长、上海昆剧团团长等职。他教学的最大特点就是对学生的爱,他和蔼可亲,话语精僻生动,学生上他的课,如置身水乳交融之中,无如履薄冰之颤惊,没有仰望距离之感。他示范是美,说话是美,唱是美,表演是美,让学生如痴如醉,在美的氛围里进入学习的角色中。学生的能力是不尽一致的,俞先生却向来一视同仁,绝无亲疏之分。他深知老师不抓好普遍培养,就可能损伤一些学生的自尊心、积极性。他对每一个学生都因材施教,从不论差好之分,让人坐冷板凳。经他教育过的学生,如蔡正仁、华文漪、梁谷音、岳美缇、王芝泉等及张继青、高继荣、董继浩等都是当今昆坛扛大旗之人。

他们认为“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将毕身所学之术,尽授于晚生。所以纵观当今昆坛,小生十人中九人皆宗俞门,俞派书卷之气已贯穿当今昆剧界。

俞振飞说过“要知道当一个演员,如果不经过一段漫长的艰苦的路程,是不可能成为好演员的。”

艺无止境,艺无绝境,艺无捷径。(资料援引《江苏地方志》2005年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