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光明行 一位科学家的抉择

发布时间:2019-07-18

1947年7月20日,一场南京科学界进步力量的盛会召开,中国科协南京分会宣告成立。

施雅风,中国冰川学的创始人,也在这场大会上被选为分会干事。

3个月后,他秘密入党,并在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前,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珍贵情报。


施雅风

科学家·红色间谍

资料记载:施雅风1919年出生于江苏海门,看着江上船来舟往长大,年少便对地理知识尤为感兴趣。

1937年,18岁的他考入浙江大学史地系。日军侵华战争爆发后,他随浙大迁到了贵州遵义。深感国家贫弱就会受人欺辱的施雅风,始终怀着读书报国的进取心,他成绩优异,本科毕业论文《遵义南部地形》,还获得了当时教育部的嘉奖。


1937年施雅风高中毕业照

1944年,他硕士毕业,随后到重庆北碚中国地理研究所工作。

在中国地理研究所深造的日子里,施雅风结识其思想上的领路人吕东明,一位在知识界进行地下工作的中共党员。长期的地下工作使得吕东明对时局的认识尤为深刻,施雅风在其影响下阅读了各类进步报刊杂志,思想上也有了很大转变。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布“还都令”,各科研单位也陆续从大后方迁到了南京。在周恩来倡议下成立的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也在南京成立了分会,施雅风成为这一科学进步团体的中坚力量。

1947年10月,施雅风入党,当时正逢内战,一切都是秘密进行,虽没有向党旗宣誓等仪式,但一种庄严而神圣的感觉在他的胸中激荡。在吕东明的指导下,他借着研究员的公开身份,动员科协成员,设法搜集与军事有关的国民党机密情报。


1947年春,与吕东明(左二)等人合影,右一为施雅风

一位铁路技术人员就成了他的同伴。当时,国民党军队在南京下关车站设防,军队调动的方向与频率都为绝密资料,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都被那位技术人员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将军车南来北往的统计情报写成材料,定期交给施雅风。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下关首都发电厂、金陵兵工厂等重要单位,这些资料都被施雅风转达到解放军指挥机关。

天气预报·地形图

1949年,三大战役结束后,人民解放军陈兵长江北岸,但若想横渡滔滔长江,天气和地形都是需要考虑的要素。


渡江战役

这天,施雅风接到党组织指示,要求他设法取得长江一带的天气预报和南京附近的地形图。

战云密布,天气预报属于机密情报,而南京气象台是天气预报的主要来源,外人难以拿到。一番思索,施雅风找到在国民党政府中央气象局任职的两个朋友,一个是气象局南京办事处主任,另一个则是气象台的预报员。两人上下配合,分析每天搜集到的天气记录,可做出长达一周的天气预报。

每隔3天,天气预报就秘密交送到施雅风处,而他则第一时间将情报上报。从2月到4月,连续3个月不曾间断,直到解放军进入南京。

天气预报解决了,南京的地形图哪里来呢?施雅风所在的地理研究所没有这种图,但是中央地质调查所收藏的这类地图比较齐全。当施雅风试探着同地质调查所的顾知微商量时,顾知微明知这是个大难题,仍一口答应尽全力去办。


1949年中央地质调查所人员上街游行

没几日,顾知微便找到了个机会,把长江南岸南京地区的数十张地形图借到手。由于原件很快就要归还,顾知微便采用了蓝晒法,在地图和复印纸间涂上特制的药水,经过阳光的曝晒,即可将图像完整复印。

在办公室的屋顶上,顾知微小心翼翼地将地形图一一复印,再告知施雅风。收到消息的施雅风则骑着自行车,将一大捆图纸夹在胳膊下就出了门,秘密地转送给了上级组织。

鉴于施雅风是搞地理的,上级后决定将地形图暂放在他的家中,待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设法送给解放军。此后战局进展之快超过了他们的想象,解放军在芜湖顺利渡江后,南京国民党守军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解放初期留影

这捆地图虽没来得及在实战中派上用场,但它的意义不可否认,这是一个青年学者冒着危险换来的,是一个科学工作者向往光明的见证。

参考资料:《重温激情岁月——革命者口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