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中国第一代民族学家:大师吴泽霖

发布时间:2018-08-01

1990年8月2日,中国当代民族学家、教育家吴泽霖逝世。

思想萌芽

吴泽霖于1898年10月28日出生在江苏省常熟县。父吴龠,号石平,清末秀才,擅长绘画,初以绘遗容为业,后改画工笔。因家境清贫,吴泽霖读过私塾,只断断续续读了两年初小。然而,他天资聪慧,勤奋努力,1909年,以优异成绩插入高小三年级学习。

当时常熟只是一个小城镇,水路交通却相对便利,吴泽霖可以获得八方的消息,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耳闻目睹,同时也接受了现代文明的初步影响。在幼年,他从教科书上读到了当时世界列强如何凭武力侵占中国领土,亲眼看到一些殖民主义分子在国土上肆无忌惮的蔑视和侮辱同胞。这种经历对于他日后民族学思想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

1913年,吴泽霖考取清华学堂,告别故乡,来到清华园。先后在清华学堂中等科和高等科学习。他在清华读书的9年间,正是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五四运动酝酿和爆发的时代。在努力完成繁重的学业的同时,他也广泛涉猎,博览群书,并积极地参加了社会服务及学生活动。他同闻一多等自编自演新剧《革命军》,担任过年纪纪念集的美术编辑,被推举为学生法庭检察官,组织同学集资,无息贷款,组织课外社会活动,参与创办校职工夜校、校外儿童露天学校和成人识字班。这些活动帮助他扩展了学术兴趣。

吴泽霖还参加了“华洋义赈会”救济华北五省大旱灾德州赈济活动,应募到安徽寿县至颖上一代参加万国红十字会的救灾工作。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他甚至秘密应征盟军译员,只是因被校方得知而未果。在这些活动中,他对于中国的社会现实、中国民众的生活状况有了更多的了解。

1922年7月,吴泽霖离开祖国,到美国深造。到美国后,他即插入威斯康星大学三年级,翌年暑假,在芝加哥大学加修一学期。得到学士学位之后,又先后在密苏里大学攻读社会学硕士学位,在俄亥俄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师从洛斯、派克和米勒等美国社会学家,主修社会学,同时学习了人类学、心理学、统计学、市政学、哲学、政治学、美国史等课程。广泛的知识领域和系统的专业训练,使吴泽霖有了扎实的学术研究功底,严谨的治学态度,这为他以后主要研究兴趣由社会学向民族学转移做了准备。


吴泽霖博士学位论文

他在留学期间了解到美国存在着一些种族矛盾和民族问题。他以《美国人对黑人、犹太人和东方人的态度》作为博士学位论文题目,通过这项研究,他对于各民族地位、民族间相互关系有了更清楚的认识,提出民族平等的主张。应当说,这项研究属于社会学或社会心理学范畴,但在某种意义上也可视为民族学的族际关系研究。1927年他取道欧洲大陆英、法、德、意等国,经沿途考察之后,回到祖国。回国后,他将主要研究兴趣放在社会学方面,在大夏大学担任有关课程的教授,创建大夏公社,进行苏州河船户生活调查。同时他为中国社会学的初创做了许多工作,其中包括对于西方社会学发展状况的介绍,发表《社会制约》和《社会学大纲》等著述、参与组织东南社会学会和中国社会学社、创办《东南社会学刊》等。

以民族学为志业

1937年4月,吴泽霖代表中国社会学社参加了国民政府行政院组织的京滇公路周览团,到西南诸省实地考察。其间,他亲眼目睹湘西、云、贵、川等地各族民众的贫困生活状况,认为“简直非东南人士所能想象,一般民众都在生死线下挣扎”。社会持续混乱、卫生状况不良和币制混乱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开始了他对中国民族问题的关注。不久,抗战爆发,大批中国民族学家向西部转移,西部地区成为抗战的后方,边疆问题十分显著地摆在人们面前。吴泽霖的主要研究兴趣遂转移到民族学方面。这种转移正是一位负责任的学者面对当时中国社会现实做出的选择。可以说,他的后半生学术生涯是伴随中国民族学的发展度过的。

新中国建立后,他走到哪里,就把民族学博物馆办到哪里。1951年,吴先生被任命为中央民族博物馆筹备组组长。次年,政务院组织了西南民族工作视察组,吴先生参加该组工作,在川西等地搜集了大量民族文物。吴先生担任中央民族学院教授、文物室主任。不久,吴先生调到西南民族学院工作。他在这所刚刚成立的学校建立了民族研究室,扩充民族文物室,成立了民族文物馆。之后,吴先生虽然蒙受不白之冤,但依然没有放弃为建立民族学博物馆奔走呼号。

中国第一座民族学博物馆的创建

1982年,已84岁高龄的吴泽霖先生调到武汉中南民族学院工作,他又把建立民族博物馆的种子撒在了美丽的南湖畔。他在从事科研和教学的同时,无时不在为建立一个具有独特风格的民族博物馆而思索。结合学校的实际情况,他认为学校建立民族博物馆应该是依附民族学学科而建的民族学博物馆,是以为学术研究和教学实践服务为主的民族学博物馆。在吴泽霖先生努力下,中南民族学院把在校内建设民族学博物馆的材料上报国家民委并获同意批示。1984年,在吴先生的倡议和主持下,博物馆得以复建(前身是成立于1953年的中南民族学院少数民族文物陈列馆)。1986年,新馆落成对外开放,并正式命名为“民族学博物馆”。它是我国国内第一座以“民族学博物馆”命名的专业性博物馆。


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博物馆

如今的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博物馆,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武昌南湖之滨,馆舍建筑依自然地势,按我国传统建筑艺术样式构建。馆内收藏和展示了南方少数民族丰富多彩的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反映我国少数民族悠久历史和聪明智慧。现辟有五个展厅,分别是“多彩民族”、“记忆武陵”、“工艺奇葩”、“椰风海韵”、“斑斓霓裳”,主要展示了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用具、家具、服饰、银器、织锦、竹编、木雕、乐器、文史档案、宗教器物、书画等方面的内容,其中不少堪称珍品,或古朴粗犷,或玲珑典雅,或装饰华丽,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学术研究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

人生如天平

吴泽霖先生作为中国的第一代民族学家,一生不惧艰难险阻、深入实地调查,为民族文物工作跋山涉水,行迹遍布大半个中国,著述及调查材料达数百万字。在田野调查和日常工作中,他精心指导与培育后进学者,为我国民族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倾付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作为一名教师,吴先生在讲台上整整工作60年,所培养的学生人数以万计,其弟子遍布海内外。

60年坚持学科实践,60年坚持教学育人。吴泽霖先生曾这样说:“我常想,我们一个人的一生好像躺在一架天平上,天平的一头是我们的父母、老师、社会为培养我们放进去的砝码,天平的那一头是我们应当给社会所做的事情,所作的贡献。我们一个人要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父母,最低限度应当使天平的两头取得平衡。”

吴泽霖先生生前立下遗嘱:“我去世后请不要为我开追悼会,也不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只希望将我的骨灰撒在中南民族学院民族学博物馆附近的南湖水面上”。回望吴先生一路走来的足迹,他撒下的民族学博物馆事业种子今天都已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北京民族文化宫、中央民族大学博物馆、西南民族大学博物馆、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博物馆,这些博物馆都是今天国内发展较好的博物馆。今天这些博物馆的继任者们秉承吴泽霖先生的遗志,继续为传承延续这项民族文化事业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