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胡芝风:为中国戏曲做点小事

发布时间:2018-08-10

1981年8月13日,苏州市京剧团在香港演出,胡芝风主演的《李慧娘》获得好评。

一座美丽的城市,不仅要悦目,还要悦耳,苏州就是这样一处让人们在声色中流连忘返的所在。她不仅拥有堪与自然山水相媲美的园林景色,还有一唱三叹的水磨昆腔,以及被誉为“世界上最美声音”的苏州评弹。提及苏州,怎么也绕不开昆曲和评弹,这两种美丽的声音几乎成了苏州的符号,再无其它。


1984年在位于第一天门的苏州京剧团门前

胡芝风,1938年12月出生于上海。1956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两年后肄业成为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关门弟子。上个世纪80年代初,她以一出《李慧娘》,为传统京剧改革闯出了一条成功之路,受到戏曲界的首肯和盛赞。不久,已经是一级演员的胡芝风又从舞台走到了课堂,成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为艺术放弃清华读书

胡芝风似乎注定了是中国戏曲界的一段传奇,在她还在读小学时,就开始痴迷于戏曲的唱、念、做、打。正巧,她的父亲胡选斌,是京剧大师周信芳的专职秘书,他有意从多方面培养胡芝风的艺术素养。胡芝风6岁就学习钢琴和舞蹈,并进了著名芭蕾艺术家胡蓉蓉举办的芭蕾训练班学习芭蕾。约在10岁时,开始学京剧。先是跟着开蒙老师吴继兰学花旦戏。接着又有盖派武生刘君麟教练武功,还有朱庆辉等老师操琴吊嗓。在胡芝风上了初中后,由周信芳点将请来了正在上海戏曲学校任教的梅兰芳的大弟子魏莲芳教梅派戏。

看到胡芝风自小就接受中西方两种文化的熏陶,有艺术天赋,也有灵气,小小年纪又生性执着,不怕吃苦,周信芳不仅多次为她讲述表演程式和如何刻划戏曲人物,还亲自为她排练了《宋江杀惜》、《打渔杀家》等几出戏。胡芝风从此也就常到周信芳家的小剧场,聚精会神地观看周信芳指导其儿子周少麟练功和排戏。在周信芳的建议下,胡选斌又为女儿请了昆曲界极有声望的朱传茗和方传芸两位老师,教了近10出昆曲代表性的剧目。

胡芝风在学戏的同时,也不时到工厂、新村俱乐部、大学演出,竟然成了上海小有名气的小票友。至于在校读书的情况,胡芝风说:“那时逼着自己上课思想高度集中,我要比别的同学化上更多功夫,作出更大的努力。”1950年,胡芝风考入南洋模范中学,1956年高中毕业时,17岁的胡芝风收到了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寄给她的入学通知书。于是,她背着一捆刀枪把子跨进了清华大学的校门。全家为之高兴庆贺,可胡芝风却感到左右为难。因为她那时已经学会了三四十出戏了,舍不得放弃,心里很是矛盾。只是在父亲的同意后,胡芝风就带着刀枪把子,踏上了赴北京的列车,来到了清华园。

在清华的那些日子里,聪明的胡芝风不仅学习刻苦,而且京剧表演也没有放弃,她参加了清华京剧社,每天在体育馆练功。虽然在北京也请了老师学戏,但她总觉时间不够。到了大学二年级结束后,胡芝风意识到自己爱艺术甚于一切,她把自己的想法向校方作了汇报,清华大学的领导经过慎重研究后同意她到广州京剧团实习一年,并告诉她如果不适合当演员可再回清华读书。1958年底胡芝风在广州京剧团实习了一年,1959年底清华大学正式批准了她的辍学申请。中国也许少了一个科学家,但却诞生了一个蜚声海内外的艺术家。

梅兰芳的关门弟子


与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师徒合影

胡芝风正式“下海”前,周信芳认为胡芝风是个奇才,有灵气,大有发展前途,于是他对胡芝风说:“你今后要成为优秀演员,还需要提高气质,要有名师指点。你应该向梅先生去求教。我给梅先生写封信,介绍一下你的情况。”不久,梅兰芳果真就给周信芳回信,他表示乐意收胡芝风为徒弟。

在周信芳的举荐下,1959年12月,胡芝风与父亲来到北京护国寺大街1号梅兰芳府上。梅先生和夫人从客厅的耳房走了出来,梅兰芳笑眯眯地对胡芝风说:“我收到周先生的来信,知道你为了当演员割舍了大学深造,决心可真不小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学生了。”梅兰芳接着对胡芝风说了句风趣的话:你是“大学生,小徒弟。”随后,梅兰芳夫妇特地带了胡芝风来到王府井中国照相馆拍了师徒合影,又一起前往丰泽园举行拜师仪式。

那天,胡芝风平时所仰慕的欧阳予倩、荀慧生、萧长华、姜妙香、俞振飞、言慧珠等,都来到了拜师现场。胡芝风恭恭敬敬地向梅兰芳夫妇行跪拜叩头礼。梅兰芳高兴地向酒席上的同仁说:“我年纪大了,本不打算再收徒弟了,可是,芝风是大学生来从艺,又是周院长特地来信推荐,我心里也高兴,就破例再收一个,算是关门徒弟吧。”

拜师仪式后,梅兰芳为胡芝风这位特殊的弟子,满腔热忱地手把手地亲自传教。梅兰芳的殷切教诲和细微指点,胡芝风仔细聆听,凝神细观,深刻领悟,认真表演。在梅兰芳身边的四五个月时间里,她的收获很大,演艺渐进。

创新《李慧娘》耳目一新艺惊四座


胡芝风主演的京剧《李慧娘》剧照

1979年初夏绽放于京剧舞台的《李慧娘》,是胡芝风以锐意改革的勇气所精心打造的一出传统京剧。它以耳目一新的无限生机,走出了一条京剧改革的成功之路。

1960年8月,当时还只有20岁的胡芝风,正式加盟苏州市京剧团担纲挑大梁。她在剧团的20余年里,总共演出了6000多场戏。胡芝风的演艺日臻成熟和提高,逐渐形成了她的鲜明个性和独特风格。一些京剧名家认为:胡芝风在舞台上的表演,文中有武,武中有文,真是文武绝妙糅合;她又注意将芭蕾舞的一些美学特质恰好地嫁接到京剧里来;同时,她在表演中还借鉴和吸收了许多地方剧种的精华。谁知,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年代,胡芝风却因“文革”前演出过《红梅阁》这出鬼戏,及与梅兰芳、周信芳等大师的关系,竟然被诬蔑为牛鬼蛇神受到冷落批判,使她白天低头过着委屈的生活,可晚上又安排演出“样板戏”,让她在舞台上昂首挺胸充当“英雄”。

粉碎了“四人帮”,苏州市京剧团决定重排传统戏《红梅阁》。可这时胡芝风已年过40,精力也大不如以前了。但是,她的一股献身京剧艺术的激情,使她又顾不得这些了。


为了演好已更名为《李慧娘》的这出戏,胡芝风首先抓了剧本这一环。她将塑造一个不屈抗争复仇的李慧娘,作为美的化身,力量的象征,是封建顽石压迫下突兀傲然挺立的一枝红梅花,确定为全剧的主题。在表演上,作为李慧娘的饰演者,她在继承传统表演程式的基础上,综合运用了花旦、青衣、刀马旦、武旦等行当。为追求李慧娘的舞蹈美观,她大胆运用了芭蕾舞。为了演好“追杀”一场戏中的“跪转”的高难度动作,胡芝风以膝盖当做足尖,几经磨破,但她始终坚持忍着熬着,直到练就了这个硬功夫为止。其它,诸如所涉及的表演、音乐、舞美、灯光、服装等,也一并作了精心的改革。然而,胡芝风对《李慧娘》的艺术革新和探索,却被有些人斥之为对京剧的“离经叛道”,极力反对。在这关键时刻,钱璎满腔热情地鼓励和支持了胡芝风。她坚定地对胡芝风说:“你不要有顾虑,大胆去实践,戏曲改革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走点弯路也是正常的;就是失败了,责任也由我们领导来负。”就这样,胡芝风坚定信心,竭尽全力地舍命投入到《李慧娘》的改革攻坚之中。

《李慧娘》终于继轰动上海后,应文化部的邀请,由钱璎率领闯入天津,进军首都。出人意料的是,京津剧场出现了演出欲罢不能、戏曲名家争看《李慧娘》的热腾景象。接着,文化部安排了去香港演出。又是在钱璎的带领下,剧团在香港演出了9场《李慧娘》。1982年的金秋季节,应友好城市意大利威尼斯市的盛情邀请,还是由钱璎率领苏州戏曲代表团,前往意大利演出了14场《李慧娘》。

在胡芝风演出《李慧娘》期间,大陆的许多艺术大师和专家学者纷纷盛赞《李慧娘》。他们说:胡芝风演出的《李慧娘》,“给古雅的京剧灌注了新鲜血液,在北京观众中产生的影响,就像当年四大徽班进京,冲击了宫殿艺术,推动了京剧改革。”报界赞誉胡芝风的表演是“艺惊四座,誉满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