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南京国民政府发起改订新约运动

发布时间:2018-07-05

1928年7月7日,南京政府外交部发表《关于重订新约之宣言》。该宣言提出了“废旧约、订新约”的三条具体办法:(1)中国与各国条约已期满者,废而另订;(2)尚未到期者,应以正当手续解除而重订;(3)旧约已满期而新约未订者,应由国民政府另订适当临时办法,处理一切。7月30日,南京国民政府照会各国公使,敦促各国改订新约。所谓的改订新约运动由此开始。

要求废除外国列强与清政府签定的不平等条约,一直是中国人民为此奋斗的目标。在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在会上提出的七项要求之一,即是要求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1924年,北京、上海等地的各界群众还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废除不平等条约运动,但都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1928年6月15日,在“二次北伐”告成,全国统一即将实现之际,南京国民政府发表了要求修改不平等条约的对外宣言,声称“中国八十余年间倍受不平等条约之束缚,此种束缚既与国际相互尊重主权之原则相违背,亦为独立国家所不许”。因此,“今当中国统一告成之时,应进一步而遵正当之手续实行重订新约,以赋完成平等及相互尊重主权之宗旨”。7月7日,南京政府外交部发表了《关于重订新约之宣言》。

南京国民政府的改订新约运动,其内容实际只限于关税自主和废除领事裁判权两项。

关于关税自主问题。当时与中国订有关税条约的共有12个国家,其中条约已经满期的有意大利、丹麦、葡萄牙、比利时、西班牙、日本6国,尚未期满的有英国、美国、法国、荷兰、挪威、瑞典6国。在这些国家中,美国为赢得中国政府的好感,以树立对华外交的优势,在与中国的关税条约尚未到期的情况下,首先响应南京政府,表示愿与中国政府重订新约。7月24日,美国国务卿凯洛格照会南京政府外交部,同意中国的修约主张。7月25日,美国与南京政府在北平经过谈判,签订了《整理中美两国关税关系之条约》。该条约承认中国“关税完全自主之原则”,但又规定双方“在彼此领土内享受之待遇,应与其他国享受之待遇毫无区别”。也就是说,美国在中国享有最惠国待遇。中美订约后,其他各国纷纷仿效。到l928年年底,挪威、荷兰、英国、瑞典、法国等先后与南京政府签订了新的关税条约。比利时、意大利、丹麦、葡萄牙、西班牙等先后与南京政府签订了新的通商条约。在所有与中国订有条约关系的国家中,只有日本拒绝与中国重订新约。日本的行为,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抗议,全国由此掀起了大规模的抵制日货运动。日本迫于形势,也于1930年5月与南京政府签订了新的《中日关税协定》。

根据这些新的条约,中国方面改变了长期以来关税制度上的均一税和海陆关不统一的两种不合理规定,即把原进口货物一律征收5%关税的规定,改为货分7等,按类征收5~30%的关税,1931年把最高税率提高到50%,l933年则提高到80%。同时划一海关和陆关税率,废除了陆关比海关少纳税的规定。关税制度的改变,提高了税率,较大幅度地增加了南京政府的关税收入。据记载,随着关税税率的提高,l929年中国的关税收入由1913年的1697万元(占财政总收入21%)增加到27555万,1931年更为36913万元(占财政总收入51%),成为南京政府稳定财政的重要手段。另外,关税税率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帝国主义列强对华商品的倾销,有利于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

南京政府与各国签订的新的关税条约,虽原则上都承认了中国的关税自主,但中国得到的关税自主权是很不彻底的。如在《中英关税条约》中规定,对英国货物所课税率,应与1926年关税会议所议之税率相同,即在原定的值百抽五外,再征收不得超过5~30%的附加税。根据最惠国待遇,这一规定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这说明中国仍无权自定税率。另外,中国海关行政大权仍为外国人把持,不仅总税务司为英国人,而且各重要海关的负责人、主要职员亦为外国人。海关行政大权仍为外人所把持,中国的关税权远未达到自主。

关于废除领事裁判权是这次修约的又一重要内容。1928年7月7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重订新约3项原则后,于9日又公布了临时办法7条,其中规定:“在华外人应受中国法律之支配及中国法院之管辖”。当时在中国享有领事裁判权的国家共有16个,其中条约到期的有日本、比利时、意大利、丹麦、葡萄牙、西班牙等6国。对于中国废除领事裁判权的要求,日本表示坚决反对。南京政府只得与条约到期的其他5国谈判,签定了相关的条约。比、意、丹、西、葡等5国虽同意放弃领事裁判权,但都有保留意见:(1)中国对5国形式司法权的方式须经双方同意;(2)须多数国家同时废除领事裁判权时始废除。1929年4月27日,南京政府外交部向英、美等国公使发出照会,要求各国及早放弃领事裁判权。各国以中国司法制度尚未完善为借口加以拒绝。1931年,南京政府为了在国民会议召开前实现其吹嘘的开辟“外交新纪元”的诺言,于5月4日公布了《管理在华外国人实施条例》12条,声称自1932年1月1日起实施。后由于九·一八事变发生,实施El期一拖再拖,最后不了了之。直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英、美、法、El等国也未表示要放弃领事裁判权。

综观南京国民政府发起的改订新约运动,应该看到,这次运动尽管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如对帝国主义妥协,没有解决海关行政管理权,也未能制止帝国主义的商品倾销,但不能说它是一场骗局,或者说它是投降卖国行为。这次运动,要求与帝国主义列强修订不平等条约,这是它以前统治者未曾有过的举动。它对于当时的中国,至少有两重意义:

第一,重订的新约,较大幅度地提高了中国的进口税率和减免出口税,这对于鼓励中国商品的国际市场竞争,保护中国民族工商业起了一定的作用;第二,对于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具有一定的作用。当然,这次运动,也不能像国民政府所吹嘘的那样,开辟了中国外交的新纪元,应该说,这次改订新约运动,并没有能从根本上取消帝国主义的在华特权,也没有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独立自主的国家。

(本文节选自《南京国民政府初期的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