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吴作人留给了我们什么?

发布时间:2018-11-02

画家吴作人

1908年11月3日,画家吴作人诞生。

出生于苏州一个家道中落的书香门第之家,吴作人从小就显现出其对于艺术过人的天赋。在学艺期间,他追随徐悲鸿,1928年转入徐悲鸿所在的南国艺术学院,在徐悲鸿处接受了艺术“入世”的观念,同时,亦受到南国艺术学院院长田汉的影响,要求艺术要为大众的人生,而不是为自己的人生。“南国精神”令吴作人树立起了“艺为人生”的观点,并身体力行,终生不渝。

1932-1933年,吴作人与他的雕塑作品在一起。

1928年秋,吴作人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继续追随徐悲鸿学画,由于积极参加南国社的进步文化活动,引起了学校当局的不满,1929年初冬,艺术系学生会就以“本校无旁听先例”为由,将吴作人、吕霞光、刘艺斯三个从上海来的旁听生驱逐出中央大学。徐悲鸿十分气愤,鼓励他们去法国留学。

1932年至1933年间,吴作人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个人画室与其作品《纤夫》合影。

在留学欧洲的日子里,吴作人更加坚定了自己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和入世的绘画观,创作了《纤夫》《争论》《缝》等作品。当时在欧洲学绘画的学生中,很少人是以劳动为题材进行创作的。

在巴黎卢浮宫临摹经典名作,之后又师奉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院长、写实主义大师巴斯天教授,打下了扎实的油画造型基础,但吴作人从来没有否定过中国的传统。他赞同徐悲鸿提出的“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者融之”的主张,当时,巴斯天教授称他为“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 此刻他的艺术已经透露出他不局限于西方油画传统、试图创造自我风格的端倪。吴作人在西方确切、深入地研究了西方艺术的精髓,掌握了西方艺术的基本技巧、技术和一些艺术的关键性理念,把准确、形象地描述对象的形体和质感的方法带回了中国,初步完成了“油画引进”的历史任务。

吴作人出身于传统画家之家,祖父是苏州知名的画师,从小深受古文学、经史之学的熏陶。在“五四运动”改造中国的历史变化中,承担了向西方学习现实主义方法和写实主义技巧的任务。在救亡图存的历史大背景下,文化艺术界,从蔡元培、鲁迅到徐悲鸿,倡导科学和理性,认为拯救国家命运必须开启民族心智,现实主义理性绘画一时受到进步界的支持亦无可厚非。


1934年,吴作人以李娜为原型创作的油画《窗前》。

在敦煌,吴作人以心驰神往的激情,临摹了许多出自古代匠师之手的壁画杰作,揣摩其中蕴涵着的高度民族智慧和创造精神。在康定,他登上跑马山,观赏金刚寺、南无寺、安觉寺等寺庙内的泥塑木雕及壁画、唐卡,惊奇康藏人在美术上的创造。他惊叹于民族最先有过的“雄强的生命之朝气”,希望能将这种“朝气”注入到现代的中国画创作中去,更着迷于对传统的绘画形式的学习。

在寻找传统的道路上,吴作人选取了“敦煌之路”。40年代的两次西行,超越了他从西方习得的纯熟的油画技巧和造型风格,进而确立了与敦煌一脉相承,而不同于西洋的民族气派的油画。吴作人探索的用水墨展现人生追求和表现现实的新方向,也为“新中国画”的确立做了充分的理论准备和实践基础。


1953年,吴作人与萧淑芳同赴麦积山考察石窟。

借助西行,吴作人结合了中国绘画的传统,完成了油画的诗意的表达。1947年,他曾花了一年时间在欧洲,去大量博物馆研究肖像画。那年,他就曾画过一张齐白石,但自己并不满意。一直到了1954年,即前往佛子岭水库那年,他对着齐白石只写生了两次,便留下了一副杰作,正是水到渠成之事。包括后来一直挂在吴作人先生寓所的那幅《打箭炉少女》,画中乘一总万的笔法和脱胎换骨的色彩关系,亦是他西行成就的一个总结。


接近完工的佛子岭水库连拱坝(下游) 1954年。

吴作人先生曾说:“要到社会中去认识社会,在自然中找自然。……亲尝水之深,火之热,醉山海明晦之幻,慑风雷之震,悚呼号之惨,享歌舞之欢狂。创作过程如此,作品焉能有不真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