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夜读理残书 胡绳及其旧藏文献

发布时间:2018-11-02

(胡绳,原名项志逖、笔名蒲韧、卜人、李念青、沈友谷等,中国著名哲学家、近代史专家)

2000年11月5日,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历史学家胡绳因病逝世,享年82岁。这位毕生钟情于写作与阅读的学者,晚年在病榻上仍矜眷着所属余藏,不忘捐赠于襄阳之约。其旷达之胸怀,堪为后世之典范。

读书卅载探龙穴

胡绳与书结缘,尚在幼年时期。9岁时,他就读苏州中学。升入初中后,他对哲学、历史学科方面的知识发生了兴趣。他读了陈独秀的文章,深感陈独秀是一位很有学问的人。后来,在一次党义课上(类似现在的政治课),一位党义教员讲陈独秀是共产党(员)。萌动中,他在佩服共产党人的博学才识的同时,尝试阅读介绍马克思主义及学说的书籍。

1936年初,胡绳开始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着手对中国近代史进行解读。在少所依傍的情况下,完成了《〈中国近代史〉评介》。这篇文章将马列主义原理植入中国近代史学的研究领域,具有筚路蓝缕之功。

1938年,在武汉沦陷前夕,胡绳到襄阳(今湖北省襄阳市城区)开展统战工作,并任《鄂北日报》总编辑。当时襄阳是抗战后方,他顺利地收集了大量的图书资料。而对于当时的收藏者来讲,清末民初的图书一般是不予以重视的。

1946年,胡绳从扬州亲戚处得到一些文献。在那流离转徙年代,保存书籍也并不是一件欢愉的事情。胡绳只是挑选了一些涉及中国近代史方面的图书,尤是钟意那些清末出版的有关时事和“新学”的图书。1947年他利用这些资料,在香港完成了《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一书。对此,他后来写道:“应该承认,那时我在中国近代史方面拥有的材料是远不够充分的。没有什么图书馆可以依靠,使用的材料基本上是在上海和香港的旧书店中收集来的。其中不乏对我有用处的资料,例如商务印书馆在1923年出版的英文《当代中国历史文选》一厚册(《Modern Chinese History: Selected Readings》)。那虽然是带着西方帝国主义者的偏见来收集和解释材料的一本书,但其中许多材料是有利用价值的。”

胡绳勤于中国近代史课题研究,并援引各地古旧书店、藏书楼所获琐碎资料,不仅为《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多次再版时的修订和补充起了作用,并奠定了其藏书的格局与基础。

1982年,胡绳完成并出版了《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一书。该书被学术界认为是“近代史研究领域中一个良好开端”。1991年,胡绳所撰《中国共产党七十年》又公开出版。

不是无心出岫云

胡绳一生爱购书、收书,但并不是为藏书而买书。他反对“古董家式”的搜集图书,也不谈什么珍稀版本。他认为买书、藏书旨为多闻阙疑,离经辨志。“古董家式”的收集讲究的是版本。一旦讲究版本,对于版本价值过高的本子,必然会秘不示人,束之高阁。收藏对自己无用或是连自己都舍不得使用的孤本秘笈,本身也是浪费的。胡绳以“藏以致用”,作为自己书刊入藏及选购的原则。

胡绳认为,精校本大多是悉心校勘,犹如“佛手除尘,旨在脱谬”。而那些不事校雠的书籍,或是不慎征引了伪托造假之书,却似“鸡毛掸子刷尘,一面扫一面生”,既可笑,又误人。

在写本与刻本,官本与私本,真本与异本,内容与形式的取舍时,胡绳反对收藏中的迷信和盲从,对图书内容的完整性颇为重视。他认为,古人收藏古本,发展到后来甚至不惜作假,以新充旧,冒充善本,妄伪乱真。因此,不能盲目认为善本必然是古本、旧本,当以文势义理为准。

虽说胡绳萦牵于内容详细、可靠的本子,但这并不表明他无一点尚古之意。胡绳推崇古本、旧本、写本的收集,是从文献的版本内容方面来考虑的,有些文献即使有脱谬,因为是古本,有独特的证衍价值,也是不可多得,故“以其旧物而尤惜之”。

胡绳好金石拓本也是缘于这种观点。如他对黄庭坚、苏轼的书法颇为钟爱,其锐意访寻山谷、东坡法书拓件近40片。胡绳虽然没有像欧阳修著《集古录》般,考书传诸家同异,订其得失,进而形成著述,可这些旧藏拓本,胡绳或注记,或另纸题跋,或随手圈注之处也近万字。可见,胡绳收藏金石片子一方面是供研究时所需,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把玩和欣赏书法的需要。

石案犹存叙趣书

胡绳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写作过程,也是其藏经纳典、含英咀华的过程。1996年4月,他谈及藏书历程之艰辛时说:“我的藏书是三起三落,第一次是抗战前的书,由于抗战散失了不少,保存到现在仅剩下部分;第二次是解放战争时期,虽然在重庆、香港等地积累了一些书,但由于工作需要,住址不安定,辗转各地,也丢失了不少;第三次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北京生活安定了,积累了一些书,虽然‘文革’时期损失了一部分,但大部分保存下来了。”

在这些保存下来的书籍中,著者在书册上钤印或签名,并由胡绳用了藏书印鉴或注记的约占整个藏书的10%,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签名本反映了著者与胡绳非同一般的宿缘;胡绳加盖藏书印,表明了他对此作的心仪。

另外,由于胡绳一览成诵、涉历众书的雅趣,和他繁征博引、操翰成章的鲜明写作特色,其充箱盈架的藏书里,蕴聚的人文信息也是很丰富的。特别是一些旧藏,承传清晰,注释精确,或可考证书之渊源,或可解析版本价值,如溥儒藏印、程瑶田观款、张伯英跋语、郑元佑注解、陆心源题签等。有关近代史的大量图片、名人手迹等,一般人也是恐难轻易拾得半瓣落英。再有毛泽东圈阅过的两本书更是弥足珍贵,非一般的藏家可聚。

综观胡绳20000余册(件)的旧藏文献,其分类为:哲学、宗教705种;政治、法律1717种;军事50种;经济975种;语言文学、教育科学类499种;历史人物传记类2458种;地理568种;各类参考、检索工具书、丛书、年鉴、全书1408种;古籍、图册2403种。(文章引用《收藏》,稍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