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松山芭蕾舞团:60余年演同一个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12

1964年11月13日,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一行50人来到南京访问演出。至19日,该团演出了反映16世纪日本人民反抗压迫的大型芭蕾舞剧《祇园祭》以及芭蕾舞小型优秀节目《红战袍》、《大风舞》(《白毛女》片断)、《日本民族舞》等。

从1955年到2017年,无论在任何历史时期,一个日本芭蕾舞团都要坚持讲一个中国故事——不仅早于中国芭蕾舞剧《白毛女》10年就已经开始讲,并且一讲就是60余年。

松山芭蕾舞团是世界上第一个将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的艺术团体,曾先后12次访华演出,记载着一段“芭蕾外交”的历史。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前,该团访华演出次数高达8次,这在众多来华演出的外国文艺团体中恐怕独一无二。该团长期致力于促进中日两国文化交流和友好关系的发展,早在1955年就与中国开始了交流。就在1958年即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松山芭蕾舞团就冲破阻力,来中国上演芭蕾舞剧《白毛女》。主演松山树子因此被称为芭蕾“白毛女”的“祖奶奶”。他们克服重重阻力和困难,将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并于1958年首次来华公演,获得圆满成功。60年来,他们一直致力于芭蕾舞艺术的发展和提高,为中日两国文化交流史留下了精彩的记录。并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白毛女》情缘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先生和松山树子女士

1952年秋天,清水在东京江东区的一个小会堂里看到了电影《白毛女》,深受感动,便竭力推荐松山也去观看。两位多次去看电影《白毛女》,最后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将其改编为芭蕾舞,搬上日本的舞台。

虽然他们决定创作芭蕾舞版《白毛女》,但他们也只看过电影,手里什么资料都没有,因此,他们给中国戏剧家协会写了一封信,请求他们提供有关《白毛女》的资料。

1953年底,他们收到当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先生的回信,信中附了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和乐谱,以及舞台剧照。1954年,日本东京未来社出版了以歌剧版剧本和曲谱为内容的《白毛女》,日本作曲家林光参考歌剧版《白毛女》的乐谱,创作了芭蕾舞版《白毛女》的音乐。

两代“白毛女”松山树子(左)和森下洋子

为了显示出芭蕾舞演员苗条的身姿,更符合芭蕾舞的特色,松山专门为喜儿设计了银白色的造型服装。由于信息实在匮乏得可怜,第一版芭蕾《白毛女》还闹了一些笑话。例如,“大春”竟穿了一双白军靴——中国的八路军哪有军靴可穿!经过2年多的艰苦创作,1955年2月12日,芭蕾舞剧《白毛女》终于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上演。

清水回忆:“那天天气非常冷,但是观众人山人海,连补座都没有。看上去,大部分的观众都是大学生和工人等年轻人。”松山说:“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芭蕾舞《白毛女》的首演,我亲自感受到观众的热情,我只是拼命地跳舞。谢幕的时候,观众的掌声经久不停。我看到前排的观众都流着泪水,有的甚至大声地哭了起来,台上的演员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都流着眼泪谢幕”。

之后,他们一直致力于芭蕾舞艺术的发展和提高,为中日两国文化交流史留下了精彩的记录。

因为演绎中国故事,他们见证了历史

“管他呢!去了再说。”在松山树子赴赫尔辛基参加世界和平大会前夕,清水正夫这样鼓励妻子。

当时日本政府不肯给松山树子发去苏联和中国的护照,但她依旧决定有机会从赫尔辛基飞到中国和苏联看一看,即使这样会冒着被逮捕回来的危险。然而就是年轻时这个“管他呢,去了再说”,开启了松山芭蕾舞团的“芭蕾外交”历程:

1955年5月,松山树子在赫尔辛基世界和平大会上遇上了郭沫若,郭沫若邀请松山树子所在的日本代表团访问中国。

1955年,郭沫若与松山树子在赫尔辛基

1955年10月,中国贸易代表团赴日访问期间,周恩来邀请松山树子赴京参加国庆庆典。宴会上总理将演歌剧《白毛女》的王昆和演电影《白毛女》的田华介绍给松山树子,并表达:“下次带着《白毛女》,大家一起来。”

1956年,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立。次年,梅兰芳一行访日,带去的众多文件中有一份“松山芭蕾舞团访华计划”。

1958年3月,松山芭蕾舞团作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立以后第一个访华使节赴京。8日,田汉、阳翰笙、欧阳予倩组团到北京车站欢迎。9日至11日,芭蕾《白毛女》在天桥剧场排练,观众席挤满了新闻记者和文艺工作者。13日,舞团开始公演,观众彻夜排队买票,座无虚席。

同年,中国京剧院也上演了京剧《白毛女》。

1958年,王昆(右)与松山树子

1958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白毛女》在天桥剧场演出时的节目单封底和封面

1963年,周恩来会见自民党元老松村谦三,希望在“政治三原则”的基础上改善两国关系。中日遂恢复民间贸易。1964年,中日民间贸易组织从中斡旋,两国开始交换记者。

1964年9月,松山芭蕾舞团开始第二次大规模访华演出。22日开始,松山芭蕾舞团在首都剧场演出《祗园祭》,周恩来三次观看演出。访华期间,周恩来邀请芭蕾舞团观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受邀嘉宾还有为研制原子弹作出贡献的科研人员。

不久,中国宣布第一颗原子弹研发成功。

1964年11月3日,松山芭蕾舞团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小礼堂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国家领导人演出芭蕾舞剧《祗园祭》。演出休息时,舞团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此时,上海舞蹈学校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创作排练已经接近尾声,1965年上演。

1964年11月3日,毛泽东接见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夫妇

1966年9月,松山芭蕾舞团包括清水哲太郎在内的19名团员组成“日本青年交流团”,和中国青年在中山公园露天剧场参加“青年大联欢”。 当时,清水哲太郎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经常跑去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的练功房练功,甚至把床也搬到了更衣室。他本来想学的是音乐,但这段经历,奠定了他子承父业的决心。

1971年9月22日开始,松山芭蕾舞团进行了为期两个半月的访华演出。10月1日,国庆22周年大会举行,森下洋子和清水哲太郎在中山公园主演《白毛女》。10月3日,天桥剧场上演了第二版《白毛女》,与老版相比,最大的改编除了大春的八路军身份变成解放军,松山树子也从演员变为编导,将“喜儿”传给了第二代“喜儿”森下洋子。

10月15日,周恩来总理陪同柬埔寨国王观看松山芭蕾舞团演出。10天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1971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访华演出时的节目单封面以及封面内的郭沫若题词

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饰演的大春和喜儿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发表联合公告。

1972年7月7日,日本田中角荣内阁宣告成立,在首次内阁会议上, 田中首相表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机已经成熟”。 7月9日, 周恩来总理便作出了积极回应, 并指示有关部门“必须抓住大好时机促成首相访华, 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

7月10日,上海芭蕾舞团访问日本,14日晚在东京日比谷的日生剧场进行首场演出, 谢幕时剧场里打出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万岁”的横幅, 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上海舞剧团日本之行由松山芭蕾舞专人全程陪同,在东京、神户、大阪、名古屋、京都等地演出了《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芭蕾舞剧。8月14日晚, 上海芭蕾舞团在东京新大谷饭店举行告别酒会, 扮演喜儿的茅惠芳和森下洋子热烈拥抱, 成了在场记者的追逐目标。

同年9月25日至30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应周恩来邀请访华,9月29日,中日发表声明,中日邦交恢复正常。

1973年1月10日,松山芭蕾舞团一行中国向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学习《红色娘子军》。一周内学会了所有动作。不久,两个芭蕾舞团在天桥剧场联合汇报演出,主角几乎全部由松山芭蕾舞团演员担任。

1977年11月,松山芭蕾舞团组成小型“友好访华团”,在北京和上海演出《天鹅湖》。这是“文革”以后第一次上演古典芭蕾舞。时任副总理的李先念发出邀请:“下次请带领全体团员一起来。”

1978年,松山芭蕾舞团访华,带来的剧目就是《天鹅湖》。在人民大会堂的招待会上,中日“白毛女”再度重逢,只不过这次赴约的不是周恩来,而是邓颖超。她说:“恩来走了,我来代替他。”

这里列出的只是截至1978年的一个很不完整的清单。中日民间交流起步时,松山芭蕾舞团来了;中日邦交正常前夕,松山芭蕾舞团来了。不夸张地说,一部松山版《白毛女》的历史就是中日邦交良性发展的历史。中国造出原子弹,进入联合国,松山芭蕾舞团来了;中国有了新编京剧《白毛女》,跳出革命舞剧《白毛女》,松山芭蕾舞团来了。不夸张地说,一部舞蹈交流史见证的是新中国众多历史和文化事件。

必须传承这个中国故事,他们来续写历史

松山芭蕾舞团的练功房后方“昔日之恩,无以为报”八个大字格外醒目。除此之外,还悬挂着周恩来和邓颖超青年时的照片。原来,森下洋子于1971年访华时第一次见到周总理,那时她刚继松山树子接任“白毛女”。总理叮嘱她不忘“挖井人”。森下洋子把这句话挂在了墙上,也记在了心里。

1955年,周总理和三位“白毛女”(从左到右:王昆、松下树子、田华)

总理和“白毛女”的故事真正开始于1955年的国庆晚宴,那时正值宴会高潮,总理突然说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宣布,搞得气氛变得有些紧张。此时,总理笑盈盈地领着两位美丽的中国女性走到松山树子面前:“朋友们,这里有三位白毛女。”总理将演歌剧《白毛女》的王昆和演电影《白毛女》的田华介绍给了松山树子,也将演芭蕾《白毛女》的松山树子介绍给了中国。从此,总理缔结了《白毛女》的跨国姻缘,也缔结了中日艺术交流的深厚友谊。

学习建筑出身的清水正夫在1985年的回忆录序言中写道:

“要在扬子江上架桥,这是中国人民长达两千年的愿望……我虽然学的是河流、港湾、道路、建筑等专业,设计过一些小型桥梁,并且在这个领域里做了一些工作,但我已打定主意今后将围绕着文化交流这一中心课题,用芭蕾舞这门在日本新兴起的艺术,为在日中两国间架起一座哪怕是一座小小的桥梁而献出自己的一生……我坚信芭蕾舞《白毛女》也会成为连接日中两国交流的桥梁。”

如今,松山芭蕾舞团和她的《白毛女》确实如清水正夫所愿,已经成为了中日友好的象征。(文章引用中国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