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中山陵祭堂孙中山坐像之谜

发布时间:2018-11-13

(中山陵)

1966年11月14日,江苏省举行孙中山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会后,省暨南京市各界负责人、群众代表200余人晋谒中山陵。

到中山陵,必要到祭堂拜谒孙中山的大理石坐像。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尊坐像背后竟然隐藏着一连串的谜团——

为什么是在孙中山先生安葬到中山陵一年后,它才雕刻完毕,这中间经历了什么曲折?

关于坐像的着装问题,当年真的有“长袍马褂”和“中山装”之争吗?

身世之谜

当年为寻雕塑家怎样煞费苦心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与世长辞。之后,不到一个月,葬事筹备处成立。葬事筹委会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紫金山为孙中山建造墓地。

又过了不久,筹备处开会讨论,认为中山陵的祭堂里,应该安放一座孙中山的雕像,供人们凭吊、瞻仰。可是由谁来雕刻呢?

一开始,筹备处聘请了几位雕刻家进行试雕,包括留法美术家王济远、上海雕刻家李金发,还有后来陵墓墓室的孙中山卧像雕刻者、捷克雕塑家高崎,都制作过石膏小样模型。但是筹备处的成员看后,都不满意。

于是,孙科与宋庆龄商量后,提议来一个公开征集。于是1925年12月,征集启事在上海申报以及日本、苏联等国的美术杂志上刊登,写明“头奖二千元,二奖一千元,三奖五百元”,期限是6个月。

很快,6个月过去了,应征者却寥寥无几。于是筹备处召开会议,把招标期限延长了半年。1926年12月,招标结束后,共有14位中外雕塑家投标,送来的石膏或铜质模型总共有17件。可是,没有一件作品让评审员满意。雕像的工作就暂时停顿下来。这一停,就差不多一年。

1927年11月11日,筹备处召开会议,再次把雕像事宜提上日程,决定由夏光宇和吕彦直一起寻找雕塑家。夏光宇是当时的筹备处主任干事,吕彦直是中山陵的建筑设计师。

夏吕二人先是找到了在法国进行多年雕刻的王静远女士,又找到一位日本雕塑家,但是他们的模型送到筹备处后,评审员们还是不满意。最后,担任陵墓设计图案评审顾问、曾在法国巴黎帝国美术学校留学的雕塑家李金发,推荐了法国著名雕塑家——保罗·朗特斯基。


(几经周折,保罗·朗特斯基(中间叉腰者)最终成为中山陵孙中山坐像的雕刻者,而现存上海的那尊铜像,就是他送审的样稿。)

朗特斯基先试着雕了一尊半身石膏像,送去中国。因为路途遥远,石膏像的鼻子和下颚部位都损坏了。但是评审委员们觉得比较满意,就决定由他来雕塑孙中山坐像。

1928年6月,孙科带着父亲的生活纪录片,和几十张照片赶赴巴黎,与朗特斯基进行接洽。据说,他还带去了几十张自己不同侧面的照片,但由于他身材较高,而孙中山姐姐孙妙茜身材与孙中山相仿,因此他也拍了一些孙妙茜坐姿的照片,供朗特斯基参考。朗特斯基看了这些资料后,还要求孙科每天下午到他家端坐,让他仔细观察,从中来描摹中山先生音容神态。

朗特斯基对这件作品倾注了很大心血,不断修改泥塑,每完成一个阶段,就将照片寄回中国。到了1930年初,才最终定稿。随后,他选用意大利白色大理石,经过几个月的精心雕琢,这座高4.6米的坐像终于诞生。

1930年11月12日,国民党中央在中山陵祭堂,举行了十分隆重的石像揭幕典礼。

服装之谜

中山装与长袍马褂之争有无证据

祭堂里的这座大理石坐像,孙中山穿的是长袍马褂,而墓室里的那座汉白玉卧像,孙中山穿的却是中山装。这又是为什么呢?

1928年,葬事筹备处在一次会议上,对坐像中的孙中山应该穿什么服装这个问题,分成了两派。胡汉民、蒋介石认为孙中山是从清朝过来的,应该穿传统的长袍马褂。宋庆龄、何香凝极力反对,说,“你们搞的是复古主义,中山先生最喜欢穿的是中山装,坐像也应该是中山装。”主持会议的是林森,他顿时很为难。为了照顾两方观点,他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坐像身着长袍马褂,卧像着中山装。

但是,对于这种说法,也有学者认为只是传说,现在并没有确凿的史料佐证。宋庆龄当时正在欧洲,她可能会对孙中山雕像的服饰发表一些意见,但不会一定坚持用中山装,因为孙中山生前也常穿中式服装,他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也是身穿长袍马褂的中式服装。而且,筹备处1928年8月给朗特斯基寄出一封信,让朗特斯基从中式服装、西服、中山装中选择,他从艺术角度选了中式服装。

与朗特斯基交往甚密的画家刘海粟,也曾对此产生过疑虑。上世纪20年代,刘海粟赴巴黎考察时,去看过朗特斯基好几次。当时他看到正在雕塑中的孙中山坐像,就问朗特斯基设计坐像的一些情况。朗特斯基说,这尊坐像将被放到宫殿式的大殿里,所以要设计一个方座,会显得很庄严;而孙先生是中国人,长袍马褂是中国的传统服装,所以这尊坐像就采用了长袍马褂的着装。刘海粟觉得中山先生有特定的“中山装”,又何必非用长袍马褂不可呢?不过,这时坐像已经接近完成,提意见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