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国民政府迁都重庆

发布时间:2018-11-20

1937年11月20日,“中央电台”广播《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党政人员纷纷乘轮西上,中央电台人员也撤离南京去长沙。同日,国民政府还决定,财政部、外交部、内政部以及卫生署迁至武汉。

1937年8月13日,日军侵略上海,淞沪抗战爆发。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揭露了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种种侵略,揭示了七七卢沟桥事变及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的原因及其经过,表明了国民政府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心路历程,最后郑重声明:“中国绝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

1937年8月15日,日机多架,分两次轰炸南京。16日,日机分5次轰炸南京。自此之后,日机不分昼夜,多次轰炸南京,使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工作、学习与生活秩序也受到重大影响。在此形势下,国民政府不得不将白天办公改为夜间办公,并对房屋等建筑物进行伪装涂色,以防日机轰炸。

与此同时,前方战事也不断传来坏消息:8月27日,华北的张家口、房山被日军占领;在上海坚持抗战的中国军队,也开始丧失先前的主动性和优势,逐渐陷于被动地位。28日,作为“淞沪抗战”战略要地的罗店失守。9月1日,另一重要阵地——吴淞被日军攻陷。面对前方战场所处的不利形势,蒋介石表面虽坚持抵抗,但内心也有着清晰认识。蒋介石秉承国人应对日本侵略时所倡导的“向内地发展”理念,在1935年已基本确定四川为对日抗战最后根据地的条件下,坚持其1935年底即确立的对付日本侵略、保全国土所必须依靠的“合理、切实、和谐、一致的政略与战略”——退却。有关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一事,开始在蒋介石脑海中盘旋、清晰,并最终转化成为国民党中央的决定而付诸实施。

到了9月下旬,随着前方战局日益紧张,特别是上海局势的吃紧以及日机对南京的频繁轰炸,使得南京所受的威胁更趋严重。部分大学开始作外迁的准备,个别的外国驻华大使馆也开始转移到军舰上办公。人心受此影响,开始惶惶不安。9月25日,保定、沧州陷落。同一天,日机94架分5次轰炸南京,使全城整天处于警报之中,工作无法进行,生活也因电厂、水厂被炸大受影响。这一天,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敌寇以为反复轰炸可以逼我迁都或屈服,其实惟有增强我抵抗之决心而已。”

随着时间的延续,战事越来越不利于中国。到了1937年10月下旬,上海战事已出现失败的征兆,华北形势也不容乐观。如果上海失守,距离上海仅300余公里的南京,将直接处于日军的威胁之下。11月11日,长达3个月的淞沪会战,以中国军队的失败宣告结束,上海守军奉令撤退。上海沦陷后,近在咫尺的南京,危机四伏。

见此情形,蒋介石于11月10日上午再次考虑国民政府的迁移问题。12日,蒋介石谒见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会商有关国民政府迁都的问题。经过商议讨论,决定将首都一次性地远迁至数千里之外的四川重庆。国防最高会议关于迁都重庆的决定,密发到各相关的院部会后,各院部会遂遵照决议,纷纷开会决定自己及所属的迁移办法。

11月20日,由南京西迁重庆的林森一行抵达武汉,国民党中央遵照先前的决议,于是日正式、公开地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名义,向全国及全世界发表了《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办公宣言》。至此,国民政府迁都重庆的决议,由秘密转为公开,并公之于众,让举国明白,世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