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新四军激战溧高 生擒伪军副师长

发布时间:2018-11-20

1943年秋,日军进犯苏浙皖边区。为粉碎日军进攻,新四军十六旅尾敌南进,先后挺近郎(溪)、广(德)等地敌后,开辟新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正当新四军乘胜追击之际,驻守在东坝、漆桥、东流一线据点的伪军,妄图以“蚕食”政策扩大伪化区,阻挠新四军继续向南发展。

对于敌人的“蚕食”政策,新四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11月20日夜,新四军十六旅向东流据点发起强攻,揭开溧高战役的序幕。

果断出击,拔掉日伪两个据点

“溧高战役”由十六旅政委江渭清、副旅长钟国楚组织实施。当时,敌人立足未稳,新四军决定果断出击,以求将敌人就地歼灭。


江渭清


钟国楚

11月20日夜,十六旅特务营向溧水县境内的东流镇日伪军发起强攻。拔掉日伪东流村据点后,21日,新四军又组织攻打新桥据点。

这天,新四军紧急进行战斗部署,包围了新桥。黄昏时分,随着江渭清下达攻击命令,战士们在炮火掩护下突破敌人防线,打得伪军措手不及。仅20分钟激战,新四军全歼驻守的伪军,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漆桥是高淳著名古镇,在民国时期位于从皖南通向南京的必经之路上,战略地位重要。在漆桥,日伪军驻有1个加强连,从军事上、经济上实行封锁,牵制新四军主力向南发展。


新桥战斗指挥所及炮阵地遗址(摄于2018年)

新桥战斗获胜后,江渭清、钟国楚决定对漆桥据点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11月22日晚,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六团二营在炮火支援下,向漆桥之敌发动猛攻。

当时,距离漆桥不远的东坝也驻扎有伪军。为了防备这个方向的敌人增援,十六旅特务营埋伏在大游山、小游山、小茅山一线设伏,占据了有利地形。

战斗打响后,由于新四军只有一门炮,且命中率低,而敌人工事坚固,火力占优,双方形成对峙局面。为此,新四军按照预定部署,暂停进攻,将漆桥据点团团围住。

此时,伪军第3师副师长陈炎生正在东坝巡视。漆桥战斗打响后,陈炎生认为新四军只善于夜战,进攻受挫必定会撤出漆桥,有机可乘。23日早上,陈炎生率领伪军一个连前往漆桥据点,准备合围新四军。

围点打援,粉碎敌人蚕食计划

陈炎生的增援,恰恰形成了“围点打援”的有利态势,即利用围困漆桥据点的局面,伏击增援之敌。伪军,正慢慢走进新四军的包围圈。

当时,伪军担心中埋伏,取大游山和小游山之间的小道,向漆桥前进。他们边搜索边行进,对大小游山进行盲目射击,实施火力侦察。埋伏于此的十六旅特务营没有理睬,继续隐蔽,沉着等待时机。

当伪军进入新四军火力有效射程时,指挥员一声令下,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射向敌阵地,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伪军吓得立刻向东坝逃窜,新四军战士紧追不放,还抢在敌人前面占领其逃跑路上的要点,切断敌人退路。

发现退路被切断,伪军转身向西南面的张沛桥溃逃,企图由此逃往高淳县城。新四军行动神速,很快将残敌包围。激战不到半小时,陈炎生及其率领的1个伪军连全部被俘或击毙。


溧高战役遗址(摄于2010年)

陈炎生被俘时,漆桥战斗尚未结束。新四军利用陈炎生,迫使漆桥伪军缴械投降,至此,溧高战役胜利结束。

漆桥、张沛桥战斗共俘虏伪军副师长及其官兵160余人,击毙伪中校参谋以下40余人,缴获长短枪150余支。延安《解放日报》还以醒目标题对俘虏伪军副师长陈炎生的战斗作了报道。

溧高战役的胜利,粉碎了日伪军的蚕食计划,巩固了溧水、高淳抗日阵地,也为开辟郎、广等地新区工作创造了良好的后方基地。

参考资料:

《南京革命事典》

《南京红色印迹》

综合南京日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