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戈宝权与三家图书馆的不解情缘

发布时间:2018-11-21

(戈宝权,著名外国文学研究家、翻译家,苏联文学专家)

1988年11月22日,著名外国文学翻译家、研究家戈宝权藏书室在南京图书馆正式开放。藏书室陈列了戈宝权捐赠的近2万册英、法、俄、日、汉等10多种语言文字的书刊。

戈宝权在他独领风骚的学术领域是一位“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先驱者,而他三次捐书之举,更彰显了他惠及万邦、德被后世的高尚情操。

与南京图书馆的情缘

1986年,戈宝权将50年来精心收藏的2万册中外文图书捐赠给江苏省,存放在南京图书馆。

戈宝权藏书以外文为主,又以俄文居多,有19世纪俄国各名家文集以及有关研究论著,以研究普希金专著最为丰富。在俄国革命民主主义作家中,他还收藏别林斯基全集、车尔尼雪夫斯基全集、杜勃罗留波夫全集。

戈宝权所收集的俄国大文豪列夫·托尔斯基百年纪念版九十一卷本的《托尔斯泰全集》,堪称南京图书馆镇馆之宝,不仅在我国国内,即使在苏联也不多见。他收藏的这套九十一卷本的《托尔斯泰全集》,苏联从1928年就开始出版这部工程浩大的全集,一直到1957年才出齐,先后经历了30年,而戈宝权从1935年起就开始搜购,经过多方面努力方才补成全集。从莫斯科运回后,又几经迁徙,复经“文革”浩劫、唐山地震,幸以保存。

《托尔斯泰全集》在我国别说个人,连北京图书馆都没有配齐,这套全集的搜集,倾注了戈宝权数十年的心血。

戈宝权喜爱托尔斯泰著作有历史渊源。1923年,戈宝权刚刚10岁,他收到了叔父戈公振从上海寄来的一套由唐小圃编译的《托尔斯泰儿童文学类编》,在第一页的扉页上写道:“宝权侄览,公振,1923年3月28日。”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套书一直珍藏在戈宝权书柜中。戈宝权晚年回忆说:“因为这套书为我打开了第一扇通往外国文学的窗户,也是我最初接触到俄国文学,更何况是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呢。”

戈宝权精心收藏的2万册中外文图书中,不乏众多中外著名作家的签名本。戈宝权爱书,又特别地护书,在他收藏的30年代文艺书中,有不少毛边书,至今仍完整无损,而且在书的后页空白处,都清楚地注明书的来历,有的书还记载了是谁寄赠给他的。尽管他对书如此钟情,还是将他毕生藏书的大多数选择了南京图书馆作为最后的归属地。

与上海图书馆的情缘

戈宝权做学问除了利用自身学识和自家的藏书之外,每到一地讲学、考察、参观、访问,都忘不了去书店、图书馆访书、查书,寻找自己研究过程中的未解之谜,一生都是如此。他深深懂得图书乃社会之公器,务必与众人共享的道理。

新中国成立之初,戈宝权就和上海图书馆保持密切联系,每次出差到上海,他都要到上海图书馆去拜望熟识的同志,还要到徐家汇藏书楼查阅旧报纸杂志。他平时也常与上海图书馆群众工作部有书信往来,请他们代查资料或借书报刊物,这一切促成了后来戈宝权捐赠叔父戈公振藏书给上海图书馆的义举。

戈公振的藏书主要是关于新闻学和报业的。

1929年春天,戈公振在上海法租界淞云别墅租了一栋三层楼房,他自己住在三层楼上,靠左的墙壁放着四五个五层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和报刊,有中文、英文和日文的,先放在中华学艺社,后又寄存在亲戚家。日本侵略军进入上海租界后,为了这批书的安全,由戈公振的儿子戈宝树存放到了上海徐汇公学的仓库里。戈宝权想起叔父戈公振为了编写《中国报学史》这本专著,常向私人和公家图书馆借用书籍,也曾经在上海徐家汇天主教堂藏书楼刻苦研读,并且和对藏书很有研究的徐家汇天主教堂的徐宗泽修士结下了深厚友谊。戈宝权和姑母戈绍怡商量,考虑到这些书刊资料对研究新闻学和中国报学史的参考价值,不宜由自家收藏,加之戈公振多年来在上海新闻界工作以及与徐家汇藏书楼的关系,毅然决定捐赠给上海图书馆珍藏保存。

20世纪60年代初,上海图书馆编成了《戈公振先生藏书目录》,记载共计1533册、156份、1748张、1盒、16包、7扎、22袋书籍、资料,这其中还包括戈宝权先后送来的新发现的戈公振藏书以及上海图书馆误收进去的戈宝权放在叔父戈公振藏书中的书。

1980年,戈宝权响应打破干部终身制的号召,第一批办了离休手续。此后的10多年里,他“离而不休”,经常活跃在国内外高等学府的讲坛上,或出席各级各类学术会议。1987年,他获得苏联文学基金会授予的苏联文学最高奖“普希金文学奖”,获得法国巴黎第八大学、苏联莫斯科大学名誉博士学位。1988年,他获得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授予的“各国人民友谊”勋章。

与家乡图书馆的情缘

戈宝权曾经深情地说:“我是吃东乡的盐、西乡的米、泰东河的水长大的啊!”他没有忘记东台这块生他养他的故土。1988年,戈宝权专程回到家乡东台,在市人民大会堂做学术报告,并郑重宣布将他珍藏多年的译著及杂志两千册赠送给东台市图书馆,其中有一册是叔父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在他赠送给东台市图书馆的新版《鲁迅全集》中的第十卷《译文序跋集》,就是经他审编和建议收入全集的。在这套《鲁迅全集》上,他写道:“当到鲁迅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时出版,我特把这套全集赠给我家乡——东台市图书馆收藏。”

始建于1958年的东台市图书馆,原址在新东桥以东、竹排巷后巷头沿河边的一所张姓民宅中,初始阶段只有八千多册书刊。后迁至东虹坝口的范公馆(范景丞私邸,范景丞是“中华民国”大总统府第一任侍从卫士长),“文革”期间迁至中文庙文化馆内。1968年后才有独立的图书馆舍(丁字街12号),350平方米的三层小楼,书库还在楼后的平房,每到节假日,借书处和阅览室人满为患。戈宝权几次返乡看到如此情景,主动请缨,代为向国家文化部请示择地重建新馆,后经审批,国家拨款,最终建立。

家乡人民为了感谢戈宝权对家乡的厚爱,将东台市图书馆命名为“戈宝权图书馆”,图书馆以个人命名这在当时的中国实为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