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宋元时爆竹成年货 清代曾禁放

发布时间:2018-11-30

1994年12月1日,南京市开始实施《南京市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放爆竹是中国传统民俗,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相传是为了驱赶一种叫年的怪兽。当午夜交正子时,新年钟声敲响,整个中华大地上空,爆竹声震响天宇。在这“岁之元、月之元、时之元”的“三元”时刻,有的地方还在庭院里垒“旺火”,以示旺气通天、兴隆繁盛。

春节早晨,开门大吉,先放爆竹,叫做“开门炮仗”。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称为“满堂红”。这时满街瑞气,喜气洋洋。


爆竹源于祭祀时燃烧竹子

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进学升迁,以至大厦落成、商店开张等等,只要为了表示喜庆,人们都习惯以放鞭炮来庆祝。

燃放爆竹在我国的历史相当悠久。民俗学家认为,爆竹起源于先秦时期已存在的“爆祭”活动。“爆祭”,是燃烧柴火以敬神驱邪的一种宗教行为。《周礼·春官》篇所记载的“九祭”中的第三祭,即是“爆(炮)祭”。

爆不同于一般安静地燃烧,而是要轰轰烈烈地烧,烧的时候要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样才有气势,而竹子在燃烧的时候会因受热猛然炸裂而发出很大的响声,相当劲爆,比木头燃烧时动静大得多,所以竹子成为“爆祭”时最受欢迎的一种燃料,“爆祭”也就渐渐演变成了“爆竹”。

从《诗经·小雅·庭燎》中,可读到这样的诗句:“庭燎晰晰,君子至止。”庭燎,是古人将竹子、草或麻秆,捆绑在一起燃放使夜晚耀如白昼,有照明与驱邪的作用。这可能是我国燃放爆竹的雏形,距今已有两千多年了。

过年燃放爆竹和避“山臊”有关。《荆楚岁时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据《神异经》记载,古时候,人们途经深山露宿,晚上要点篝火,一为煮食取暖,二为防止野兽侵袭。然山中有一种动物既不怕人又不怕火,经常趁人不备偷东西。人们为了对付这种动物,就想起在火中燃爆竹,用竹子的爆裂声使其远遁。这种动物名叫“山臊”。古人说其可令人寒热,是使人得寒热病的鬼魅,吓跑“山臊”驱逐瘟邪,才可吉利平安。

而过年燃放爆竹是从唐代才开始盛行的。唐朝诗人张悦的《岳州守岁》写道:“桃符堪辟恶,竹爆妙惊眠。”这位宰相在睡梦中被惊醒,连声称赞妙,可见其在除夕之夜的兴奋和愉快。薛能也在《除夕作》中吟道:“兰萎残此夜,竹爆和诸邻。”就是说燃放爆竹还有融洽邻里感情的作用。

这时广泛流行的“爆竹”还是点火燃烧真竹子,又叫“爆竿”,并没有火药参与进来。现代乡村仍能看到的烧“岁火”现象,便是此遗俗,岁火越旺越吉祥。

宋元时“药线爆竹”成为年货

在航空器诞生之前,人没有能力飞到天上去,而烟花爆竹能够升到空中炸响,随着一道闪光、一声巨响,花炮带着人们潜意识中的全部欲望和幻想,在瞬间冲破所有的压抑,驱走忧郁与恐惧,让人们感受到生命的原始力量。

正是火药赋予了花炮这样的力量。火药是我国四大发明之一,隋代时就诞生了硝石、硫磺和木炭三元体系火药,唐代大医药学家孙思邈在《孙真人丹经》中记载了世界上最早的火药配方:硫磺、硝石、皂角一起烧的硫磺伏火法。在公元12世纪后,阿拉伯等国的书上才提到硝石,阿拉伯人称它为“中国雪”,波斯人则叫“中国盐”。火药和火器的制造,通过阿拉伯人先后传到了欧洲各国,欧洲人学会使用火药和火器时,我国早已使用几百年了。

不过,炼丹家们发明的火药最初被运用在杂技演出中,以营造神秘气氛。相传唐朝道士李畋发明了花炮。《唐史》载:“李畋,江南西道袁州府上栗麻石人氏,生于唐武德四年四月十八日。”相传唐太宗李世民被山鬼迷缠,久治无效,遂诏书全国求医。布衣猎人李畋应诏揭榜,借打猎用土铳原理,用竹筒装入硝石,燃爆驱逐山魈邪气,皇上龙体康复,遂封李畋为“爆竹祖师”。后李畋回乡以爆竹为业,并逐步把制造爆竹的工艺传给乡邻,得到百姓的尊重。

北宋末期,火药制作的“爆仗”被用于军中仪仗表演。据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记载,表演开始时发号令,“忽作一声如霹雳,谓之‘爆仗’”。这种“爆仗”即是现代爆竹的雏形,因燃放时声响如炮,又被称为“炮仗”。

用火药引燃的爆竹,在宋朝十分流行,到宋末元初时药线爆竹已成时人过年时必备的“年货”,燃放方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周密的《武林旧事》称,“至于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不一。而殿司所进屏风,外画钟馗捕鬼之类。而内藏药线,一爇连百余不绝。箫鼓迎春。”就是将爆竹编在一起,称“编炮”,因炸时如舞长鞭般响震,又被叫作“鞭炮”。

明清时期各地有禁有限

随着药量的增大,花色的增添,爆竹的危害已经不仅仅是噪音扰民而已,还很容易引发火灾,关于爆竹禁放、限放的规定随之产生。

明嘉靖年间,江西巡抚张时彻就发布告示,称“今新岁将临,诚恐习俗相踵,花灯彩胜以争奇,火树烟楼之斗巧。岂惟靡费民财,抑且招来火盗。合行禁革,以安地方。为此案,仰该司官吏照案办理,即便出给告示,晓谕官吏军民人等知悉,新岁不许粧架烟火,燃点花灯,及起放流星火炮、纸花爆竹等项。”(张时彻《芝园集》之别集《公移》卷五)

明代紫禁城内因燃放烟花而发生过多起火灾。永乐十三年正月,明成祖朱棣在刚刚建成的午门城楼上观赏大型烟花“鳌山灯”,因鳌山搭建过高,距午门过近,燃放时忽来一阵大风,致使午门城楼被引燃,烧死很多人。嘉靖四十年时,嘉靖皇帝在寝殿的貂皮帐幕中燃放烟花取乐,不料将帐幕引燃,大火蔓延使整座宫殿被烧毁。清廷入驻紫禁城后,吸取了前朝的教训,将燃放烟花的场所移至皇城之外,康熙年间又移至西苑(畅春园),紫禁城也因此成了第一个烟花爆竹“禁放区”。

清朝时宁波也曾有过地方官为防止火灾而“禁元宵花爆”,然而燃放烟花爆竹这种举国并行的风俗一旦形成,一时一地的地方官员实际很难移易,尤其是像张时彻等人这样,统统禁绝一切种类的烟花爆竹,恐怕更难切实贯彻施行。

禁放难施可以限放。清道光十五年正月,江苏按察使裕谦提出对烟花爆竹的种类加以区分管理,禁止燃放那些严重危害社会安全的花炮(时称“花爆”),并发布了一篇《禁引火花爆示》:“当此岁序更新,比户迎年迓祉,往往喜放花爆,以资娱乐。此固升平景象,不能概行申禁。但花爆种数不一,有种流星、双响、飞老鼠、炮打灯及金盆捞月、飞天十响等项,名色不可枚举。凡此之类,药性上冲,火星下落,设遇板墉竹壁,草舍柴篱,每生事变……嗣后点放花爆,凡有流星、双响、飞老鼠、炮打灯及金盆捞月、飞天十响等类,并一切易于引火之物,概不准放。其卖花爆之店户,除寻常花爆外,其有前项花爆,亦不准再行制卖。倘敢不遵,一经查出,定即从重究惩,决不宽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