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张太雷:愿作改造社会的“巨雷”

发布时间:2018-12-07

1987年12月8日,常州市举行张太雷烈士故居修复落成典礼。

张太雷,原名张椿年,参加革命后改名,立志把自己化为改造社会的“巨雷”。

他的名字,是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及广州起义紧密相连的。张太雷由英文翻译出身,成为党内最早的国际活动家,在武装暴动中又担任指挥。与那些被害于刑场、监狱的烈士们不同,他是第一个牺牲于战斗火线的中央政治局成员,其英勇精神长期受到人们称颂。

1898年,张太雷生于江苏常州一个没落封建世家。童年靠寡母做针线活和借债上学,读一年私塾后转入新式小学。校长见其成绩优秀,资助他考入常州府中学堂。辛亥革命时,他参加过街头宣传和军训。1915年,他考入北京大学法科,后因家境困难转入天津北洋大学法政科,边读书边搞翻译。

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他作为天津学联的代表赴北京结识了李大钊等人,随后接受共产主义思想。1920年春天,共产国际代表魏金斯基来华找李大钊、陈独秀商议建立共产党的事宜,张太雷担任翻译。随后,他参加了北京的共产党小组,并于1921年初奉派赴苏俄,担任国际远东局中国科的书记。

图为马林与孙中山会见场景(油画),张太雷担任翻译。

“共青团”第一任书记

1921年8月,张太雷回国,为刚刚参加完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当翻译。翌年,他回国参加中共“二大”。1925年1月,刚回国工作不久的张太雷主持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三大”,会上决定改团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他还担任了团中央书记。随后,张太雷到广州,担任苏联派驻国民政府的顾问鲍罗庭的翻译,同时兼中共广东区委宣传部长。

1927年春,他在中共“五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大革命失败、陈独秀离职的紧要关头,张太雷又与周恩来等五人共组中央常务委员会领导全党。9月间,他代表中央赶往广东潮州,迎接南下的南昌起义部队。起义部队失败后,张太雷布置了疏散工作后才返回上海向中央汇报,马上又奉派回广州领导起义。

纵观他参加建党后的七年间,在国际国内从来都是东奔西走,是当时党内旅程最长的活动家。1927年11月末,张太雷经香港秘密潜入广州,担任领导起义的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指挥。

在筹备暴动的十几天,他不顾危险奔走于街巷和江汊,在船舱内、大桥下和小戏院内召开各种会议,亲自向工人、教导团官兵和党员积极分子做动员。12月11日凌晨起义爆发,他身穿军装,脖系红领带,在攻占的公安局大楼上竖起广州苏维埃政府的大旗,这是中共在大城市内通过暴动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政权。

1927年12月11日凌晨3时半,在张太雷、叶挺、叶剑英、周文雍等领导下,广州起义爆发。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起义军占领了广州市公安局和珠江北岸大部分地区。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张太雷任代理主席。图为张太雷主持教导团誓师起义(油画)。

广州起义时,各方面工作都由张太雷主持,他连续两三天不休不眠。12月12日,城外和部分街道上已是枪声大作,张太雷仍毫无畏惧地召开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并向群众发表演说。午后大会结束,他乘汽车途中遇敌牺牲。张太雷牺牲后,整个起义失去指挥,12月13日只有教导团撤出奔向海陆丰。广州起义虽然失败,却为后来的革命胜利奠定了一块重要基石。

身中三弹倒在插着红旗的汽车里

张太雷领导的广州起义进入第二天,将近三个师的国民党正规军反扑过来,全城四面受敌。张太雷在中午召开的西瓜园群众大会上进行了动员,会后听到大北门附近枪声激烈,便同共产国际代表———德国人纽曼以及警卫、司机共四人乘一辆插着红旗的敞篷汽车向那里驶去。

汽车行驶至惠爱西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群穿便衣拿枪的人,一时也看不清他们脖子上是否有红领带。缺乏经验的警卫和司机还以为是赤卫队员,没有防备。这批人却一声呼啸,散到路边举起枪射击,原来他们是工贼组成的称为“体育队”的反动武装。后座上的张太雷和前座上的卫士见状马上拔枪,对方的枪却先打响。张太雷身中三弹,倒在车内牺牲,卫士和司机也当场身亡。纽曼有作战经验,枪响时缩在后座里,枪声过后便跳车飞跑脱险,事后是他报告了张太雷遇难的过程。

广州起义时在军委工作的一位领导同志后来很惋惜地回忆说:“太雷同志虽然是我们党内有威望的领导者,是一位好同志,但他是书生出身,缺乏军事常识,缺乏领导武装斗争的经验。就以他在十二日中午出席西瓜园工农兵代表大会之后遇难这件事来说,对警卫工作没有注意,结果却给敌人的冷枪打死了。”身为书生出身的最高领导,在缺乏经验时仍敢于拼杀,表现出战士之勇并在火线牺牲,这种无畏的革命精神还是值得后人敬仰的。(资料来源:人民网、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