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吴仁宝身后的“华西村”

发布时间:2018-12-20

(吴仁宝)

2005年12月22日,中共江苏省委在南京举行吴仁宝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

谈到华西村,不得不提吴仁宝。从1954年参加工作到今年去世,吴仁宝的一生都没有离开华西。这个在中国的行政序列中微不足道的芝麻官——村支书,在吴仁宝的生命中,一任就是近50载。

喜爱开会的村支书

吴仁宝喜欢开会,但他开会有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会议时间经常在凌晨。他一般23点左右睡觉,凌晨两三点就起床。他起床后习惯性地打开电视看新闻,一边看一边喝茶抽烟,想到哪些工作要布置,就召集村干部开会。

1992年3月1日凌晨3点钟,华西村主要的村干部接到总机通知:赶紧到南院宾馆403会议室,参加紧急会议。在会上,吴仁宝宣布了他对时局的判断:邓小平讲话了,经济要大发展。当时邓小平南巡讲话还没有传达到基层,但《深圳特区报》刊载的8篇评论文章引起了吴仁宝的注意,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些文章传达的是邓小平的思想。吴仁宝进一步判断,经济发展必然导致原材料涨价,于是连夜开会,定下了“借钱吃足”的策略,借款2000余万元,又从银行贷款6000万元,购进了钢坯等大量原材料。没过多久,邓小平南巡讲话传遍中国,原材料价格果然上涨。外界盛传“吴仁宝开了一个会,赚了一个亿”。

这笔财富,成为华西村腾飞的第一桶金。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吴仁宝的会越来越多,华西村的工业企业数量也在不断攀升,经济效益指标不断被刷新。2008年,吴仁宝的会议内容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主张扩大企业规模,主要开始讨论如何控制企业规模和去库存等问题。时隔不久,当全球金融危机肆虐,雷曼兄弟、花旗、高盛、摩根斯坦利等国际投行巨鳄一个个陷入困境时,中国的一些企业在“多米诺骨牌”的摧残下也未能幸免于难。而偌大的华西产业却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天才是不可复制的。吴仁宝在华西村发展集体经济的舞台上恰恰展现出了其天才般的才华。有人说吴仁宝是“农民企业家”,似乎用“农民思想家”形容他更为贴切。没有哈佛背景、没有MBA经历,却有着丰富的经商头脑和稳健的政治思路,正是这些成就了吴仁宝成为中国第一代农民企业家、华西村的掌舵人。

新老更替

(华西村)

从10年前开始,在华西村村民眼里有两位书记,一位是吴仁宝,另一位是他的四儿子吴协恩。吴协恩虽然在2003年便接任华西村书记,但10年之后,华西村民仍然称吴协恩为“新书记”。改任村总办主任的吴仁宝仍然将整个华西村置于自己双翼保护之下。华西村事无巨细,吴仁宝都了如指掌。直到无法下床前,吴仁宝仍然是华西村的最终决策者。

和吴仁宝相比,吴协恩对资本运作更为偏爱,在管理方面也更希望调动下属的积极性。他曾直截了当地指出,华西村有“依赖领导”的问题,“一把手干得好,威信太高,便认为一把手什么都好。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对我说的话,大家都说好,那我就要考虑换人了。’什么都依赖领导,不愿动脑筋,这不好,我要逐渐改变这种依赖,要他们动脑筋。”

在华西村班子交替的同时,华西集团也正在经历着转型。转型既带来希望,也不免有阵痛。

1999年,华西股份(上市时名为“华西村”)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8.3元,成为全国第一家村级上市公司;2004年,上市公司华西股份通过与华西集团资产置换,将化纤项目——当时的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2010年,随着棉价的大幅上涨,化纤厂的主要产品涤纶短纤(人造棉)的价格也跟着大涨。7个月之后,随着棉价下跌,涤纶短纤也随之降价。更为糟糕的是,由于同类企业的产能大量扩张,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

在主营业务难以盈利的情况下,华西股份业绩靠其他业务支撑。2012年年报显示,华西股份的主要利润来源有两块——出售华泰证券的股权、化工码头的仓储费。前者获利9000多万元,后者获利5000多万元。码头公司总经理陈朗表示,码头仓储费的来源是两座化工码头。然而最近几年,周边同类的码头纷纷新建、扩建,随着一些重化工项目逐渐搬离长三角,客户的仓储需求却没有增加。在这样的背景下,2011年,码头收入达到历年来的最高峰之后,2012年开始下滑。陈朗预计,今后码头收入将趋于平稳,要想大幅增加并不现实。

那几年华西的工厂普遍效益不好,有些甚至停产倒闭了。

2001年,华西村实施了并村计划将周边的13个行政村陆续并入,这让华西村的面积由0.96平方公里扩张到35平方公里,大大拓展了工业的发展空间,钢铁和纺织成为华西村两大支柱。2008年之前,钢铁产业在华西集团的利润贡献率一度达到近50%。

但2008年以后,随着钢铁行业整体产能过剩,华西钢铁的利润也越来越薄,仅仅几年时间,大发展形成的工业产能不仅没有带来盈利,还成了华西向服务业转型的沉重包袱。

吴协恩上任后提出“华西转型”的目标,认为要由“体力转脑力、数量转质量、传统转现代”,实际上就是由工业向服务业进军,首当其冲的就是进军金融业。

在金融资产之外,华西集团旗下还有旅游、酒店、远洋航运、海洋工程等服务业资产,这些产业大多还在培育期,尚无法提供稳定的利润来源。

旅游业是华西村发展时间最久,也是效益相对较好的第三产业。在华西村,每天都能见到多个旅行团前来参观,高峰时期,旅行团的大巴会将龙凤广场停得满满当当。

吴协恩曾表示,2012年华西村旅游业的毛收入达6亿元,游客总数超200万,且这一数字已经稳定了几年。

微妙时刻

长期关注华西村的学者温克坚指出,吴仁宝去世之后,华西村迎来了一个空前不稳定的微妙时刻,因为没有人具有吴仁宝那样的政治资源、威望和凝聚力,在这个时候,外部的压力和内部的权力失衡都可能导致华西村陷入困境。

如今的华西村在世人眼中是一艘航行在大洋中的巨型航母。随着吴仁宝的去世,这艘航母能否继续按照吴仁宝的发展思路继续航行下去,的确值得思考和推敲:

失去了老舵手吴仁宝的引领,吴协恩的改革和经济转型是否能够得到内部强有力的支持?

金融等新培育产业是否能够尽快为华西村产生巨额经济效益?

国内外经济增速降缓对华西村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这些问题同时到来了,华西村能否经得起内外压力的冲击?

吴仁宝曾经说:“共产党员就应该见到荣誉就让,见到困难就上,只要明富,不要暗富,明的少拿,暗的不拿。”

“我要始终做到‘三不’:不拿全村最高工资、不拿全村最高奖金、不住全村最好的房子。”

如今,华西村的领路人能继续坚持这种精神和风范,团结一心,也是成功渡过这次微妙发展的先决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