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大时代中的“沧海一粟”

发布时间:2018-12-25

1982年12月26日,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刘海粟教授从事艺术教育和美术创作70年庆祝会在南京举行。

“无论创作还是理论,个人抑或体制,刘海粟的实践和思想几乎涉及中国现代美术领域的所有重要方面。在筚路蓝缕的历程中,他披荆斩棘,一往无前,以喷薄的才情、无畏的精神,不屈的斗志和丰硕的成果,把可能变为现实,将要求转为行动,使革命的思想成为思想的革命,谱写了中国现代美术运动初创阶段的华彩乐章”,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如此评价艺术家刘海粟的艺术成就。

十上黄山塑传奇

黄山,天下奇绝,是刘海粟的最爱。

从1918年到1988年,刘海粟从23岁到93岁,70年间,十上黄山写生。

“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这是刘海粟六上黄山之后所写诗句,他也将此刻成了一方印。他笔下的黄山,也从写形悟神到以苍雄之笔墨写黄山之魂,实践了从客观自然到艺术境界的升华。

吴为山说:“他将其眼中黄山、笔下黄山以及胸中黄山融为一体,呈现出气象浑穆、玉宇澄清的宏大气派,与历史上渐江、梅清、黄宾虹等所画之黄山相比,凸显其独特的表现张力与美学风范,别开生面……”


刘海粟《满庭芳(泼墨黄山)》

1980年创作的《满庭芳(泼墨黄山)》,是刘海粟七上黄山所作,也是艺术家泼墨描绘黄山的代表作。题款云:“《满庭芳·七上黄山》:云海浮游,玉屏攀倚,天都插遍芙蓉。山灵狂喜,迎客唤苍松。七度重来无恙,记当年积雾沉。笔补天手,旋钧转轴,旭日又当中。凭高先一笑,齐烟九点,郁郁葱葱。正不知费却多少天工。无限筇边佳兴,都化作挥洒从容。龙蛇舞,丹砂杯底,照我发春红。庚申大暑,刘海粟年方八五。”该作泼墨技法纯熟老辣、气势恢弘,墨分五彩,愈显云气蒸腾所引起的磅礴气势,近景以松梢为入纸处,以烘托云海的蒸腾厚重。远山以浓淡变化之墨泼出山之走势,形态各异,显示了高超的泼墨手法。在展现云海虚白之境中能得厚重之感,非宗师大匠不能为也。


刘海粟《黄山光明顶》

1982年,87岁高龄的刘海粟九上黄山,创作了《黄山光明顶》这幅对景挥毫的泼彩之作。

其泼彩以石青为主,色墨交融,墨块与色块的互融渗透与纵横交错,产生了磅礴的气势和非凡的气魄,体现了浩瀚高峨、天趣横溢的意象。刘海粟特意为此画题写了自作诗云:“黄山卓绝光明顶,叱咤千峰奴万岭。斜阳散映青山红,珊瑚粉插琉璃中。安得高烛传天都,寒烟叠叠蒙云雾。万古此山此风雨,来看老夫浑脱舞。壬戌中秋前五日,登光明顶,霞绮飞流,如天女散花,泼彩成此,颇得天趣。刘海粟,年方八七。”以气象万千、动人心魄的诗句烘托了画面中华滋拙朴、浑厚富丽视觉效果,相得益彰。


刘海粟《奇峰白云》

《奇峰白云》这幅泼彩山水画是刘海粟十上黄山的精品力作,题款云:“何年开混沌,造化夺神工。排闼青冥入,群峰相角雄。戊辰秋刘海粟十上黄山写,九十三岁。” 刘海粟以坚定有力的用笔塑造出崇山峻岭巍然屹立的雄姿,构图丰满。一块幽云从山谷中涌出,他敏感地捕捉到黄山中这种幻变奇境,发于心而应于手,以流动奔放的泼彩,使大面积的石青、白粉相互弥散,与黑沉沉的山体融为一体,形成单纯而富有变化的艺术效果。与刘海粟其他泼彩山水画不同的是,此画具有雅逸轻灵之美,是动静结合的经典之作。

印证“中得心源”的美学理论

刘海粟性情旷达,乐观豪迈,早年书法学康有为,自得法度。晚年沉雄拙厚,取古藤连绵之势,兼具钟鼎、碑石之意,不断深入古人堂奥,得其精髓,且以此融入绘画用笔中。故就一定意义而言,刘海粟表现的大千万态已逾越客观物象,为书法结体线条的抽象意态所统摄,成为其心中艺术之象,也印证了“中得心源”的美学理论。

《毕竟西郊八月中》,尽显大师书法风范。书写内容是:“毕竟西郊八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今日荷花别样红。一九七九年八月,刘海粟年方八十四。”内容取自宋代诗人杨万里的名篇《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改动其中两处,一处是“西湖六月”改为“西郊八月”,一处是“映日”改为“今日”,改动之处的文字更加贴近当时情形。此时刘海粟老而弥坚,下笔有千钧之力,故而此幅作品能拙而生秀,墨色浓重处老辣厚重,渴笔飞白处苍劲雄肆,全篇节奏变化自然丰富,深得中国书法写意精神。

刘海粟中国画题材主要为花鸟、山水,运用的艺术手法有水墨、浅绛、泼墨、泼彩等,堪称全面。其中一件巨幅手卷《清奇古怪舞天娇,风火雷霆劫不磨》为大家理解刘海粟强悍矫健、奇崛圆劲、深厚酣畅、苍莽浑朴的中国画笔墨提供了蓝本。

此外,刘海粟喜以泼墨、泼彩之法画荷花,在大片泼墨、泼彩形成荷叶之后,再补以花瓣、荷茎、浮萍等,构成色块与线条的互动。《白菡萏开初过雨》是刘海粟泼墨大写意荷花的代表之作。题款云:“白菡萏开初过雨,红蜻蜓弱不禁风。刘海粟画。”此作以泼墨、积墨等手法,营造出水墨变幻之境,浓、淡、干、湿,自然渗化,变化无穷,凸显了他高超的笔墨驾驭能力与雄阔的情怀。


国画《白菡萏开初过雨》

探索中国油画民族化道路

在早年研习油画过程中,刘海粟对印象派画家雷诺阿、莫奈,后印象派画家塞尚、梵高、高更乃至野兽派马蒂斯等西方现代画家的艺术情有独钟。两次欧游期间,他全面观摩、领略西方艺术,进一步接受西方新兴画派启发,摆脱了学院主义的保守性束缚。在论及后印象派时,刘海粟说:“后期印象派之画,为表现而非再现也,为综合而非分析者也。”这种思想与中国传统文人画注重写意的观念不谋而合。

刘海粟潜心钻研中西绘画在色彩上的差异,立足于从更为广阔的审美视野中感悟本民族文化中的色彩美学,并长期致力于中国油画民族化道路的不懈探索。他的油画创作甚至大胆借鉴中国画中的勾勒法、留白法、皴染法以及泼墨、泼彩法的表现特点。


书法《毕竟西郊八月中》

刘海粟一直倡导旅行写生,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其创造精神也与各地自然风貌相契合,并成功地把西方现代美术的精华融注于中国民族艺术风格的探求之中,如黄钟大吕,不事雕琢,醇厚朴茂。由此可见,刘海粟先生的油画民族化是形神相契的,不仅在方法,更在于美学风范。

作品《东风吹开朵朵红》,是刘海粟油画艺术创作旺盛期的代表作,呈现出中国油画东方情韵的典型样式。此作既具有静物的写生性,又有中国花鸟画构图的特点,强调骨法用笔与疏密虚实。画面不受自然光色的色相限制,注重主观色彩的意象发挥。(文章引用中国金融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