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两浦风云,这里的“二七”大罢工取得胜利

发布时间:2019-02-01

浴堂街,位于南京江北新区顶山街道。浴堂街34号,坐东朝西,黑瓦红窗,一座普通的民居。

曾经,这里是浦厂附近唯一的浴室,浴堂街这个充满市井气的名字由此衍生。

1923年2月,农历春节临近,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荷波在此,领导工人声援和呼应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

酝酿

1923年2月6日,王荷波步履匆匆赶回浦镇。五天前,王荷波作为浦镇铁路总工会筹备委员会代表,列席在郑州举行的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荷波

面对军阀的干涉和武力镇压,各路代表离开郑州前约定:如果京汉罢工在3日内仍无切实解决办法,各路即陆续罢工声援。

从郑州到浦镇,王荷波一直在思考,如何声援京汉铁路总工会。

恰好,另一个消息传来。1月底,浦口港务处工人李进台、沈永义遭无理开除,港务处工会正发动全体工人,积极酝酿罢工。

当晚,王荷波紧急召开两浦地区(浦口、浦镇)铁路中共党员、工会骨干会议,讨论如何声援京汉铁路总工会,同时支持港务处工会的斗争。

“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位于浴堂街34号,原来是浦厂附近唯一的浴室

一番讨论后,会议决定,浦口、浦镇全体铁路工人于1923年2月8日带头罢工,并向路局提出加薪、增加假期等八项要求。

爆发

2月8日凌晨,港务处“澄平”“陵通”两艘过江轮渡首先罢工。正午,机务处全体工人罢工。

斗争爆发,浦口机务段工会会长却被收买,未参与罢工。王荷波连夜派人前往浦口机务段,将一辆机车开到总道叉跟前,歪倒在那里,堵死机车出库的通道,整个津浦铁路南线基本瘫痪。

2月9日,距离除夕还有6天。浦口火车站内,人头攒动,旅客背着重重的行囊,焦急等候列车。

浦口机务段张殿也万分焦急,客车没有机车牵引,旅客只能滞留。束手无策时,一列从蚌埠来的运煤货车引起张殿的注意。张殿买通司炉,叫他用货车车头牵引客车北上。

火车刚开出浦口站,一个电话便打到了浦口工会。王荷波当即率领几百名工人高举红旗,跑步前往浦镇车站南首,挡住列车去路。

“打倒军阀!”“坚决不让火车开出去!”工人的高呼没能挡住前行的火车。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旧址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摄于2010年)

几位老工人见状,带头脱掉上衣,横卧在冰凉的铁轨上。很多工人也跟随着卧倒,决心以鲜血和生命坚持罢工斗争。

司炉被迫紧急刹车,工人们立即包围住机车。王荷波指挥工人将列车开进浦镇车站,并给车上旅客准备饭食,向他们宣传罢工斗争的意义,得到了旅客的同情和支持。

谈判

卧轨斗争惊动了江苏督军齐燮元,当天下午,齐燮元派旅长吴洪赞带领两营士兵前往浦镇镇压。

一时间,位于浴堂街34号的罢工指挥部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

工人们也在党小组领导下迅速集聚,在指挥部前昂首挺胸,怒目而视。被逼之下,吴洪赞与铁路局车务处处长李显庭只能徒手进指挥部谈判。

一见面,李显庭便指责王荷波等人“断绝交通,损坏国产”。王荷波据理力争,以私自开枪、压迫工人等强硬回击。一番唇枪舌剑后,吴洪赞、李显庭败下阵来,无言以对。

王荷波斩钉截铁地提出八项复工条件并说明理由。李显庭无奈,只好打电报向路局局长请示。局长回电,只能接受部分条件。

尾声

恰在此时,“京汉铁路罢工工人遭到血腥镇压”的消息传到指挥部。

复工还是继续斗争?王荷波立即召集工人代表到后屋开会,冷静地分析道:一方面,春节临近,大量旅客滞留浦口;另一方面,斗争已经取得胜利,如果继续罢工,可能让工人流血牺牲,不如保存革命力量。

王荷波的建议得到了支持,震惊全国的两浦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正式结束。

复工后,路局给工人加薪一成,逢年过节放假发给一半工钱,还答应给各路联运免费票。

如今,两浦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被改造成南京工运纪念馆(摄于2009年)

这次罢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京工人第一次罢工,有力地打击了反动气焰,给予京汉铁路工人的罢工斗争声援和呼应,同时,避免了一场流血惨案,保存了两浦地区的革命力量。

参考资料:

《南京红色印迹》

《南京党史资料》

《85年前的“二七”大罢工》——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