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第一座八办 国统区里的“红色驿站”

发布时间:2019-03-07

1947年3月7日,董必武等74人乘美军飞机由南京返回延安。至此,第二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

早在两党此次合作之初,共产党就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一些主要城市设立了办事机构,其中就包括设在当时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八路军驻京办事处。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旧址

国统区第一个公开的中共办事机构

1937年2月到7月,国共两党代表先后在西安、杭州、庐山等地,就国共合作、红军改编、中共地位及释放“政治犯”等问题进行多次谈判,始终未达成共识。

“七七事变”后,中共中央当即发布通电号召全中国军民团结起来,抵抗日本的侵略。面对全国日益高涨的抗日呼声,蒋介石迫于形势,在南京召开国防会议。

8月9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飞抵南京参加会议。经过再三交涉,终于达成将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设立八路军总指挥部等协议。

八路军驻京办事处的工作具有一定危险性,地址选择上需兼顾安全隐蔽与交通便捷两大需求。此时,深藏在小巷尽头的傅厚岗66号(现青云巷41号)进入大伙的视野。

这座绿树掩映下的院落小巧而整洁,院内有一幢两层带阁楼的西式洋楼。这里原先是南开大学创始人张伯苓的公馆,因其与周恩来有师生之情,便慷慨地将房屋让了出来。

1937年8月中旬,周恩来和国民党代表张冲在办事处合影

周恩来、朱德8月19日返回陕西后,叶剑英和秘书童小鹏则留于此处进一步组设办事处。

此后为开展工作,又先后在高楼门29号(现高云岭29号)和西流湾1号租下两处住所,用作宿舍兼办公用房。

营救爱国进步人士出狱

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成立后首先面临着一项紧迫任务:营救监狱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

此前在与国民党的数次谈判中,共产党都提出了释放“政治犯”的要求,皆被国民党推脱。

周恩来、叶剑英趁着在南京参加国防会议之机,亲自到晓庄附近的首都反省院,探视在押“政治犯”。

首都反省院旧址

8月的南京格外炎热,首都反省院的大礼堂挤满了人,“我们有最坚强的民族意识和最英勇的战斗牺牲精神”、“把每一支枪口都向外,每一颗子弹都瞄准共同的敌人”,周恩来的一席话语引起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他表示:只要大伙抱定牺牲的决心,就一定有出去杀敌的机会。而这,也再度点燃爱国政治犯人的满腔热血。

随后的9月,国民政府司法部批准了《临时处置监犯办法》,根据此规,刑期较短的政治犯于8月下旬起陆续被释放,刑期较长的就由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以朱德、彭德怀或叶剑英的名义,写信给军政部部长何应钦,指名要求调往八路军“服役”。

此前经周恩来点名而获释的夏之栩等三人对狱中情况较为了解,便跟着负责人做营救工作。夏之栩回忆说:“一封信如果写十个名字,往往只能放出七八个人。”

1937年8月至10月,南京、上海等地监狱和反省院先后释放大批“政治犯”,其中经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接待和初步审查的就有1000多人,其中700多人因在狱中表现良好经西安转送延安,重新回到抗日队伍中。

针锋相对促成《宣言》发表

虽然此前周恩来已与蒋介石就国共第二次合作达成共识,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迟迟未发表,共产党不能取得合法地位,始终是个问题。

9月,博古来到南京办事处后,蒋介石又派康泽与博古谈判。

康泽坚持认为《宣言》稿中部分政治主张是多余的,理应删除,博古则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据理力争。两人针锋相对,几乎到了拍桌子的程度。

最终,博古请示后做出一些让步,《宣言》得以在9月22日的报纸上公开发表。次日,报纸发表《蒋介石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正式承认了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就此,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

除了坚持与国民党谈判,办事处还肩负了采购陕甘宁边区和八路军的军需、民用物资,搜集抗日战争情报,恢复建立长江流域和华南各地党组织,筹办《新华日报》等繁重任务。

1937年11月,八路军驻京办事处因时局紧张分批撤往武汉。从成立到撤退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在国民党特务的监视下,办事处有条不紊地安排大量工作,为建立、巩固抗日统一战线作出了难以计量的贡献。

如今,傅厚岗66号已成为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纪念馆,馆内保持办事处原有办公生活场景,长期对外免费开放。

参考资料:《抗战初期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