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信仰的力量 南京党组织八次浴火重生

发布时间:2019-04-29

1932年4月30日,雨花台的上空回荡着《国际歌》,25名共产党员高呼着“打倒国民党”的口号,慷慨就义。

酝酿已久的南京大暴动计划尚未行动便告失败,中共南京党组织也遭受严重破坏。

从1927年至1934年,中共南京党组织先后八次遭受重大破坏。但每一次被破坏后,又有数不清的勇士前仆后继,沿着先行者走过的道路,重建党组织,如同凤凰涅槃一般,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坚贞不屈,九龙桥下英魂在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前后,在全国掀起了捕杀共产党员的腥风血雨。南京作为国民党统治中心,对中共地下党的搜捕更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1927年“四一〇”反革命事件使很多革命同志被捕,但他们抱着不畏牺牲的勇气,在革命的道路上前赴后继。“要救中国,要救我们自己,只有革命,只有打倒帝国主义。”这是刘重民曾说过的话。被捕后,他痛斥蒋介石无耻背叛革命、屠杀人民的罪行,敌人残忍地割去了他的舌头。


左:刘重民 右:侯绍裘

侯绍裘,曾主持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工作。当天参加会议出门前面对儿子的不舍,他坚定地表示“革命一定会胜利,我会回来的”。被捕后,蒋介石以“江苏省主席”为诱饵招降,侯绍裘仍咬紧牙关,不肯透露一点有价值的信息。

谢文锦、文化震、陈君起等人也皆是如此,历经酷刑仍坚贞不屈。几天后,蒋介石密令将他们处死。尸体装入麻袋后,被运到通济门外,投入九龙桥下河水中。

这是南京党组织遭受的第一次破坏,此后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国民政府,轰轰烈烈的南京人民革命运动由高潮转入低潮。

白色恐怖,党组织艰难重建

南京党组织遭到第一次破坏后,国民党企图一鼓作气消灭革命力量,但共产党怎能让他如愿。中共江浙区委(后江苏省委)多次派人到南京,恢复重建党团组织,带领南京人民坚持革命斗争。但仅时隔三个月,中共南京党组织第二次遭到破坏。

1927年6月初,继刘少猷之后,江浙区委又委任黄逸峰为中共南京地委书记。黄逸峰化名黄国材赴任后,迅速恢复了浦镇机厂、和记洋行、各大中学校等单位的党团组织,党员人数恢复到200人。地委还制定了武装起义的计划,拟武装工人、破坏铁路、夺取兵工厂、炸毁火药库等,配合武汉东征军东征。后因宁汉合流,武装暴动计划未能实现。


黄逸峰

当时,团地委机关设在鼓楼兴皋旅社。由于机关组织初恢复,保密纪律不严、工作制度不够健全,过往人员尚不知道伪装身份,隐藏自己的行迹。频繁的进出与复杂的人员结构,使得这个小旅社很快引起了反动军警的注意。

6月29日,团地委机关遭到破坏,团地委书记刘竹贤等被捕。从搜查到的文件中,敌人得知党地委机关所在地——高家酒馆6号。而这边的党地委机关对此却毫不知情,仍在酒馆中继续开展工作。几日后,黄逸峰等5人当场被捕,此后陆续又有十余名党员被捕。

由于被捕的同志矢口否认党员身份,敌人掌握证据不足,无法判断身份,后将他们释放。

“左”倾错误,革命力量严重受损

此后,中共南京组织不断重建、又连遭破坏——

第三次被破坏:1928年7月,孙津川等市委负责人先后被捕。九、十月间,37名党员干部在雨花台就义。

第四次被破坏:1929年5月,市委军委委员王昭平被捕叛变,致军委系统32人被捕,其中4人遭杀害,市委书记黄瑞生于5月18日被捕后也被杀害。

第五次被破坏:1930年,李立三做出错误判断,提出组织南京暴动,4月27日,共青团南京市委委员梁公弼等在南京国民大戏院散发传单时被捕,后市委书记王文彬等人受牵连被捕入狱。


关押过大批共产党人的江苏第一监狱

5 月,红五月行动委员会成立,其行动纲领为组织罢工和地方暴动,并准备全国暴动。市委宣传部部长刘焕宗因散发传单被捕后,委员会被撤销。此后又准备在夫子庙举行飞行集会以反对军阀,可集会不但没举行成功,还导致石俊等一批党、团员被捕,后在雨花台被害。

7月25日,李立三亲自兼任江苏省总行委书记,确定以南京暴动为中心,到处布置暴动。由于传单、标语满天飞的不恰当手段,敌人到处侦查盯梢,兵暴未成,却促使中共南京党组织受到第六次严重破坏。原本200 多名党员、32 个支部,到11月时只剩下47名党员、8个支部,革命力量损失惨重。

1931年,南京党组织恢复后形势良好,不仅在工厂、学校、电台、军队中恢复和发展了党组织,还在邻近的溧阳、句容发展了多名党员。但“左”倾错误路线又给党组织带来了第七次破坏。

当时,浦口兵变并未完全成功,由王明兼任书记的江苏省委却认为“大规模举行兵变的条件已经成熟,兵变已成为刻不容缓的紧急任务”,派秘书施其芦到南京视察,要求发动工人进行总同盟罢工,配合南京的大暴动。

1932年2月,宣言、传单都已印好,只待罢工时散发,一场灾难悄悄降临。京华印书馆党支部书记李向荣、军委书记路大奎、市委书记王善堂等相继被捕,供出暴动计划和全市党员名单。

从1932年2月到1933年2月,国民党的搜捕、镇压达一年之久,九一八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南京中共地下组织又被全部破坏。

此后,在仅有六名党员的情况下,顾衡出任中共南京特别支部书记。

1934年,江苏省委被破坏,大量秘密文件被抄走,南京市委负责人顾衡于8月4日被捕,12月就义于雨花台。众多共产党员被迫离开南京或与组织失去联系,中共南京组织第八次被破坏。

顾衡牺牲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南京党组织活动中断,但仍有部分革命同志坚持在南京活动。

参考资料:《南京革命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