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打入修械所 他复写了送给蒋介石的机密

发布时间:2019-04-30

1948年5月2日,2000余人冒雨聚集在南京玄武湖音乐台,一首首爱国歌曲激荡着年轻的心。

五二〇运动周年来临之际,南京开展轰轰烈烈的“红五月”活动,劳动晚会、爱国歌曲合唱大会、五四史料展览……一系列活动激发了广大师生的爱国热情。

长期战斗在第二条战线上的盛天任,是活动的策划者之一。

立足南京,果园成了固定联络点

盛天任出生于江苏太仓的一个书香门第,后迁居上海。在新式学堂里学习的他,深受进步书籍影响,立志要寻求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1942年4月,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上海地下党员撤退至根据地时,盛天任却背上行囊前往日伪统治下的南京。原来,组织上得知盛天任的未婚妻洪仪征在中央大学读书,便派他到南京开展地下工作。

断绝和上海的关系后,盛天任回到家乡办了一张“良民证”,再经昆山前往南京上学。这样一来,他便是从日伪“清乡区”出来的,处境相对而言比较安全,对隐蔽下来长期埋伏非常有利。

到中大进入农专科学习后,长期进行地下工作的朱启銮来和他单线联系,要求他不要在校内做群众工作,并将校外的几名党员交由他联系。此后,盛天任便以群众的身份参加校内重大活动,如1943年年底的清毒运动,抄抓“白面大王”曹玉成的队伍里就有盛天任的身影。


朱启銮陪同周恩来、陈毅视察

新学期开始后,中央大学因行政人员变动,从毕业班选调一批同学提前参加工作,盛天任就是其中一位。他被分配到南京太平门果园,在这里,他将自己的宿舍变为和朱启銮的固定联络点,结束了一年多来在马路上对接关系的历史。

一次洪仪征来果园看望盛天任,恰逢他不在,便坐在床边等待。无意中,她发现枕头下露出书的一角,掀开一看居然是《共产党宣言》。盛天任回来后,她板着脸批评他太大意了:“隔壁有人,如果给旁人看到,那怎么得了!”

经此一事,盛天任和洪仪征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不仅可以和她坦诚地研究时政,还可以布置一些任务。后来,洪仪征也加入了共产党。

打入修械所,洞悉国民党军事部署

1944年夏,洪仪征毕业后留在汪伪陆军部修械所任职,盛天任也突然从果园被调进修械所工作。而这,其实正是朱启銮布置的任务。

“利用矛盾,利用合法。”如何打入修械所,朱启銮只意味深长地说了八个字。盛天任从洪仪征处得知,修械所的工务处常吃空额和拿回扣,对此总务处十分不满。

总务处长潘树基曾是洪仪征的系教授,洪仪征便在盛天任的指导下,利用两处的矛盾,劝潘举办职工福利农场,从工务处要了10个工人名额给总务处。盛天任作为修械所职工的未婚夫,又是学农的,调进修械所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盛天任与洪仪征结婚照

盛天任顺利打入修械所后,两名共产党员陆续作为工人进所,在敌人的眼皮下,修械所里建起了党组织。

1945年3月,中共南京工委打算成立军事工作委员会,由朱启銮负责。朱启銮要盛天任利用在修械所的条件,做好军事方面的工作。此时,盛天任已改任为总务处文书课课员。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政部接收汪伪修械所。盛天任凭借一手漂亮的小楷和父亲拜把兄弟的关系,打消了兵工组组长邓广泽的戒备,留下来处理日常公文。

一天,邓广泽拿来一份报表,让盛天任复写五份。盛天任拿到报表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工作,内心早已起了波澜,报表的内容竟然是国民党部队调动及换械情况,详细包括部队番号、装备情况、抵达时间等项。当时国民党正在准备内战,部队调动频繁,盛天任所写的报表涉及国民党在各大地区的军事部署。

连续几日的复写,邓广泽都紧盯盛天任,写完后就收走草稿,生怕消息外漏。但是他却疏忽了一点,复写所用的复写纸上仍留有印迹。盛天任每晚将复写纸拿回家,让洪仪征对着光写成蝇头小字,再由朱启銮汇集其他情报,一同送到了解放区。

直到半个月后,盛天任才从邓广泽的口中得知,每次复写的报表,都有一份是送到蒋介石的手中。

领导学生运动,迎接胜利的曙光

1945年11月,盛天任接到党组织新的任务:到南京学工委工作,组织学生进行反甄审斗争。

离开国民党军政部,盛天任来到汇文女中做教师,并组织和领导南京学生工作直至南京解放。


汇文女子中学

当时,国民政府下令解散汪伪时期的公立学校,规定学生必须经过甄别、考试合格,才能承认学生学籍。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们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开展罢课、绝食等一系列斗争,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声援。国民党当局被迫作出让步,使甄审变成了走过场。

反甄审斗争是学委成立后领导的第一次学生运动,打碎了部分群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原有观念,盛天任也借机发展了不少党员。

此后,学委配合各校党组织开展学生运动,举行五四纪念会、“反饥饿、反内战”斗争等,推动全国革命新高潮的到来。

1948年5月21日,南京全市一万多名大、中学生,集中在中大四牌楼操场举行群众大会。国民党青年部闻讯后,临时调集人员分批混进会场。由于盛天任等人事先做了严密戒备,破坏活动没有得逞,会议直到深夜才有序解散。

归途中几名学生因离队单独行动,被特务架走拖进国民党青年部。各校学生同学闻讯将青年部包围,迫使敌人将被抓学生释放。此番国民党当众丢脸,恼怒的敌人进一步加强对学生的镇压。盛天任一边组织学生党员撤退,一边巩固留下来的党员,开展爱校护校运动。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第二天天还没大亮,盛天任就和各校学生一起涌向下关迎接人民解放军。在进行近7年的地下斗争后,他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参考资料:《重温激情岁月——革命者口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