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化日历 | 扬子江畔 一座英雄火车轮渡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5-17

1950年5月18日,黄埔江面,一艘庞然大物缓缓从水中升了起来。这正是一年多前为防止被溃败的国民党军队劫往台湾而自沉的渡轮——“南京号”。

说到“南京号”渡轮,就不得不提南京铁路轮渡管理所。这是一个神秘的处所,既是铁路运输单位,又是军官单位,而且,刘少奇、毛泽东曾先后到这个“南北交通咽喉”视察过。

如今,轮渡早已不见,但两岸的铁路栈桥却保存完好,透过悠悠岁月,诉说着自己当年的辉煌。


南京铁路轮渡所

诺亚方舟——

“浦口号”接运解放军大军渡江

南京铁路轮渡管理所位于今下关老江口57号,其辖下的场线、栈桥、渡轮等设施在下关老江口与浦口的滨江路口,建成于1933年,是中国第一条铁路火车轮渡线。


南京轮渡建成时的情景素描

轮渡开设初期,只有一艘名叫“长江号”的渡轮,每天作业8次,其中6次为普通列车,2次是上海至北平的特别快车。在当时,乘坐这趟特别快车乃时尚之举,众多富家子弟新婚选择乘坐“沪平特快”作蜜月旅行。

1937年,南京城破,轮渡所落入了日军手中。为了自身的利益,日军先后建造了两艘渡轮用于渡运。

日本战败后,这两艘渡轮分别改名为“南京号”和“浦口号”,而在渡江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的正是其中的“浦口号”。


《申报》关于轮渡通车的报道

解放前夕,南京地下党组织早就偷偷潜入了铁路轮渡管理所,成立了解放工人委员会,为接下来迎接解放军渡江提供了有利条件。

1949年4月23日中午,渡江战役指挥部发出了“立即渡江”的指令。当晚,解放军35军104师侦查员率先与工委会取得了联系。

工人王德太等人早就期待着人民解放军的到来。这不,接到命令后立即将暗中保护的“凌平号”拖轮开赴北岸接运解放军。

可是北岸待渡的部队越来越多,“凌平号”只能载30余人,大伙儿临时又在江边找来一只可载两三百人的趸船。两船同时投入工作,运载量顿时大增,还解决了部分马匹、辎重的渡江问题。

尔后,栈桥修复。“浦口号”火车渡轮也加入了接运解放军的行列,更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装备坦克、汽车、重武器的大部队才得以顺利过江。


如今的南京火车轮渡栈桥已是锈迹斑斑

据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在《我们战斗在敌人心脏——南京》一文中叙述:我们又组织民船和停泊在下关沿江一带公私营轮船公司的大小机动船只一起出动,很快帮助解放军渡过了所谓天险,特别是老江口栈桥、火车轮渡发挥了很大作用,一次便能运载一个团以上的人马、大炮、战车等。

交通咽喉——

刘少奇、毛泽东先后视察轮渡所

1958年10月22日下午,下关的铁路线桥实施戒严。出现了这种情况就只有一种解释——党和国家领导人来视察了。

果然,来的正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同行的还有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以及省长惠浴宇。

刘少奇由马鞍山到达南京,主要调研火车过江事宜,仔细察看了活动引桥的升降调节、渡轮与活动引桥的衔接、车厢上下渡轮的作业等。

作为最熟悉轮渡所的人,时任南京铁路轮渡管理所党委代书记的孙祖德向刘少奇汇报了轮渡所解放以后的发展变化。同时,也反映了旧渡轮能耗过大、工人劳动强度大、维修率高等问题。

“国家已经在考虑渡轮的更新问题了。还希望大家在多拉快跑的同时,更注重安全生产。”临行前,刘少奇留下了承诺。


电影中,当年火车过江的镜头

一年后,“江苏号”和“金陵号”加入了轮渡队伍。5条渡轮轮换使用,让轮渡所达到辉煌。

1962年12月15日,下班在家,刚吃过晚饭的孙祖德突然接到电话,说夜里有紧急的专运任务,需要他立即赶到单位落实各项安保措施。

“专运任务”对于孙祖德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就是运送专列,一级保密的任务,常常是任务完成了,还不知道车上坐的首长是谁。

凌晨2点左右,专列上了“江苏号”渡轮,孙祖德站在甲板上,警惕地看着四周和江面。

这时,一个高大身材的人下了火车,向孙祖德走来。

竟然是毛主席!孙祖德惊喜之余,赶紧伸出手去。毛泽东握住他的手,亲切地道了一句:“辛苦了。”

毛泽东望了望江面,问孙祖德:“长江大桥在什么位置?”

“就在那个位置,要不要叫驾驶员用探照灯扫一下?”孙祖德指着下游不远处隐约能看见的一个水泥墩黑影。

“不用了。”毛泽东想了想,回车上休息了。


长江大桥的开通,轮渡开始走下坡路

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开通,火车过江时间由两个小时变为两分钟。1984年,南京轮渡所撤销,部分人员设备组成芜湖轮渡所南京综合车间。

现在的轮渡所,被划归南京长江大桥管理处,成为“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的一个部门。

参考资料:《中国第一条铁路轮渡线—南京铁路轮渡管理所》